凡尘俗世中的生活剪影

    去上班的路,几乎天天碰到她,从她前过去时,她向我会点头微笑,算是打招呼,尽管她戴口罩,没看到她脸上美丽的笑容,但我从她明亮的眼睛里看到笑容。

    今早我出来晚点,没有碰到她,但在路旁看到她在扫着落叶,橙红色马褂背身影,真美。

    办公室楼下的包子店,我每天的早餐大多买两个青菜包和两个酸菜包。

    以前都是看到店家夫妇在忙,今天看到一个穿白色T恤短裤的小孩,年纪大约八九岁左右,在帮店家的忙。他托着两小笼蒸饺出来,满头大汗。

    我问老板娘:你儿子啊,这么小就知道帮忙。

    老板娘一边应付着客人,一边扭头露出鲜花般的笑容:放假了,他自己提出要出来帮忙的。

    办公室喝水的杯子特大,杯直径大约七厘米,深大约十五厘米。买大杯是想在办公时,倒一杯水就不用为喝完水又去倒水。做着手头的事,一下子放停去倒水,担心思路断了。

    杯子大,但有利有弊,清洗难度大,杯子深,手指不够长,杯底留下的茶渣污迹经常洗不了。记得父亲以前说过:喝茶的杯买大的,要注意它的深度。买径口大的,不要买深的,杯底深了,清洗时非常困难。

    沙发上不知道是谁放了一只红“帅”,我估计是班哥,我也明白他的意思。班哥可不是暗喻我长得帅,还是红色那种。其实班哥是用一只“帅”来提醒我:别人都放假了,就剩下你孤家寡人了。

    “帅”孤单吗?孤家寡人吗?我认为没有。沙发虽然只有它一个,“帅”字既然不是帅气的帅,那它就不孤独了。这时的“帅”,就可以看到千军万马了。就算没有这些,不是还有几个窗可以作伴吗?

    年轻时睡觉,喜欢开着灯睡觉,只有开灯睡觉,才让自己睡得踏实,感到是安全的。

    现在睡觉,不敢开着灯了。开着灯光睡觉,感觉自己翻个身,都会有几百双眼睛盯着。

   特别是自己的睡相,张着全是烂牙的大嘴,雷声轰鸣,口水沿着嘴角淌流。

    所以,为了隐遮这些缺点,保持高大形象,不敢开灯了。

    喜欢在黑暗里睡觉,喜欢在黑暗里独处,最少,没人看到自己流口水。

2019-10-2西海办公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197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