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海话短语与歌谣

趣说海话短语与歌谣

 
 
 
朋友阿庄的父亲和叔父是孪生兄弟,阿庄和兄弟姐妹们经常搞错对象。叔父非常幽默,阿庄错把他当作父亲时,叔父就会说:“不同朝,三错雷了”。“不同朝”和“三错雷”是电城俗语,“不同朝”意思是不同一个国家,“三错雷”意思是搞错了。电城的方言俗语短小精炼,简洁明了,非常幽默风趣,耐人寻味。
小时候,我和堂弟常常与邻村的阿牛打架。阿牛个子比我俩高大,岁数比我们年长。我们被打输时,阿牛就会不屑地说着:“塞你天河,土虫想甲鲎,未摊秧就假料饿!”
阿牛这话,意思就是:小鬼想吃大神,未长成人就爱出风头、惹事生非。
电城俗语中,“土虫”,就是海滩上的沙虫。鲎,比沙虫大几十倍,土虫和鲎斗,就如螳螂挡车不自量力。“未摊秧”,就是比喻非常幼稚。“假料精饿”,有自作聪明、惹事生非、爱出风头的意思。
我和堂弟打不过阿牛,就想着法子恐吓他。阿牛会更不屑地说:“也料啊,放屁吓三牛?”
电城乡下,把黄牛叫三牛,把水牛叫黍牛。“放屁吓三牛”,意思是:老子不怕!
你想一下,常人拉个屁能吓到牛吗?
小学三年级语文老师是外婆村人,叫叶春林。叶老师讲课非常有趣,经常夹杂一些家乡方言。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嗲傻吃鸡腿”
乡下原有一句话,是“嗲傻吃虾米”。叶老师说:“虾米有什么好吃,没鸡腿好吃,没鸡腿香,没鸡腿贵,这些人真的很傻,你‘说嗲傻吃虾米’,我就嗲傻吃鸡腿。”
在这里,“嗲傻吃虾米”其实就是“扮猪吃老虎”,诈傻扮懵的意思。
    电城人还有一句说话,“上不到柴亭,下不到热水”。意思是,不上不下。
“上不到柴亭,下不到热水”这俗话,出自电白麻岗镇两个相隔不远的村子:柴亭村和热水村。
据说,从前有一个女子,去柴亭和热水中间的另一条村子相亲。回来后,家人问她,相亲的那个村子在麻岗镇什么位置?因为去相亲的那个村子在当地不出名,没多少人知道。女子思考了一下,机灵地回答“上不到柴亭,下不到热水!”
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故事就是:柴亭村和热水村之间,有一个不出名的村子。这村子里有一个人到外面去,遇到别人问他是哪里人,他回答了好几次,别人还是搞不清他的村子和位置。这个人想了一想,机智地回答“上不到柴亭,下不到热水”,别人一下子就明白他来自何方了。
    两个版本 “上不到柴亭,下不到热水”,这一个绝妙的回答,流行几十年,成了经典。
    电城里还有另外一些俗话短语,这些俗话短语,所表述的含义内容精准,广为流传。
    电城的俗话还有用语多变意思相通的特点,譬如说,一个人好吃懒做不讲究个人卫生,就会说“吕洞宾理嘴不理身”、“大个楼大坎盅”、“大食揸某烂裤裆”等。电城的俗话“短而精”的特点非常明显,例如:嗲傻吃虾米(诈傻吃虾米)、放屁吓三牛、土虫想甲鲎、担鱼种妻(喂)白鹤等等。
    俗话短语老一辈人之间会说,这辈人很少说了。就跟城中村的进化一样,渐渐给潮流湮没了。
    前几天读了何安成的《雷州歌精品鉴赏》,发现这本书里面所收集的雷州歌谣,歌词里文字的读音基本上与电城歌谣相同。
电城的歌谣很多,大多是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有关,浓缩和反映了当时电城的风土人情。电城歌谣同雷州歌谣歌词证书音大多相同,雷州歌谣讲究韵律,电城歌谣不讲究韵律。以前,无论是在大街小巷,田园里,山坡上,都会听到这些歌谣。   
小时听过很多歌谣,记得的不多,只记得邻居三婶唱的一些歌谣:
    斤哥斤哥,打虾啰,蚊子旮走起坡,撬粒雀,妻个鹅,去厓山,妥厓婆,妻个厓子流漏鼻河,咂咪吃得鬼胶箩,放屎放得几娜婆……
村里有人花名为“番薯斤”,番薯斤比我们年长一辈,每次遇见番薯斤,我和堂弟们都排着队对他唱这首歌。
    这首歌的来历,作者是谁,都没有考究了。
    这首歌的意思是:一个叫斤哥的后生,在河里抓鱼虾。河蚊咬叮,斤哥忍受不了,就走到河边的坡地,拾了一些谷子。然后,回家养了一只鹅。把鹅养大后卖掉,带着钱去偏僻的山区里娶了一个女人回来。这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但这个儿子整天都是流鼻涕,吃东西吃得特别多,拉屎拉得多。
    以前称山里人为“厓城”,男人叫“厓子”,女人叫“厓婆”“厓妹”。
    胶箩、箩婆是竹编织的器具,电城村里常见的器具。
    这首歌是讥诮懒惰的人。
    “一螺坐低低(意思是官有得做,但很小),二螺走脚渠(跑腿,打杂的意思,就是给别人打下手),三螺无米煮,四螺无米初(初,找。就是家里找不到一粒米),五螺五拆拆(光秃秃),六螺驮牛轭(就是拉牛车),七螺骑白马(以前骑白马就是当官,将军之类),八螺扛大轿(即是轿夫,抬轿子的人,现代就是私人司机),九螺背胶注(即是乞丐,以前电城人称乞丐为背胶注,胶注是
电城一带民间用关草编织的一种四方袋子,有乞食背胶注之说),十螺睡门床爹(即是穷人,床板都没钱买,只能睡在用竹片编织成一块一块的竹排,用来当床板)。”
    这是电城关于手指纹的歌谣,把手纹跟命运联在一起。
    小时候,我们都喜欢看别人的手指螺。拥有七个螺的小伙伴,每天可是得意忘形,因为这可是长大以后骑白马的、当官的。
    我的手,只有两个手指螺,天生注定打杂的命。但恰恰相反的是,我经常当小魔王。
    去年碰到几位拥有七个手指螺的堂弟,他们白马没骑成,却骑着白色的五羊本田女装摩托车。这,应该也算白马吧。
   电城的歌谣及俗话短语,语言朴素,通俗易学,经过先辈们的精雕细啄,不断提炼,内容丰富多彩,包罗万象,趣味无穷,不但含有丰富的历史文化,而且琅琅上口,四十多年前,在当地民间广为流传。


2019-10-03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