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俗语里的故乡

季节俗语里的故乡

 

 

    五月五,龙船子,度海舞。

    六月六,糯米饭,胀爆目。

    六月初十,水流舂舀。

    八月八,人筛豆,恁拾荚。

    九月九,先生无走学生走。

    故乡关于月份季节的海话俗语,有浓郁的节气特征。 这些俗语,以前在乡下,可是家喻户晓。

    四月初,天气渐渐热了,蝉鸣声响起,村童们就会在放牛时,会说唱着这些俗语。

    五月初五,是端午节,乡下称“五月节”,农历四月中,每家每户,割篱篼叶做粽叶。割回的篱篼叶去刺,放水里浸泡一

段时间再捞起来。五月节前夕,浸糯米红饭豆做粽子。

    电城人称“绑粽”,把米和红饭豆等塞进篱篼叶做成的叶角里,然后拿绑扎好。五月节探亲戚,会带粽子做礼物的。你送我,我送你,淳朴的亲情随粽香飘逸。五月节,吃了饭,换了新衣服,去看扒龙船。

    电城人把靠海边的人称为“海城”或“海蛤”。靠山的人称为“艾城”、“艾子”或“艾蛤”。对山区里人做的粽子称为“艾城粽”,“艾城机粽”可是味道最好的。“机粽”是用小米做的,里面放一根雪条棒大小的“红柴”。“机粽”是黄色的,吃的时候,要蘸白糖。大多是用来做拜神的供品。

   “红柴”是乡下的一种树木,听说用树皮或树木片煮水,可以祛湿气。更有神奇的说法,“红柴”煮水,可以解气。谁给别人气坏了,就煲“红柴”水喝。三国时期的周瑜,如果当时能喝到“红柴”水,估计就不会给孔明气死。



    六月是乡下的农忙季节,也是丰收季节。所以就有“六月六,糯米饭胀爆目”的俗语了。割禾插秧,忙得热火朝天。

    丰收了,粮食充裕了,每天的晚饭可以煮饭吃,不像以前,隔几天才吃一顿干饭,平时都是吃粥。干饭吃了耐饿,白粥吃了,翻身拉个尿,肚子里就唱“空城计”了。

    糯米种得少,特矜贵。吃一顿糯米饭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晚饭吃干饭或糯米饭,小孩开心得像过节一样,“畅脚拎”到处告诉别人:我家今晚吃干饭啰。“畅脚拎”是单脚蹦跳的动作。 

    六月初十,水流舂舀。据说是夏季最热的一天。父亲是这天出世,所以六月初十特别有印象。父亲会说:石舂舀都出汗了,可知道天气热到什么程度。 

    八月初八,是豆荚收获的季节,人筛豆,恁拾荚。人家在筛选豆荚,我在捡别人挑选出来不要的豆荚。小孩时代,经常做的事。



 

   九月,是学生上学的季节。以前读书是到私塾的,私塾就是秀才或是有钱人家开的,也叫书房。一间房子,几个学生。开学是九月九,要读书的小孩都要去书房了。所以就有“九月九先生无走学生走”。开学了,老师学生都要回校上课了。

   说真的,在我自己的印象中,没几个小孩是喜欢读书的。在村里田园里野惯了,逍遥自在多舒服,去到学校里,一切都要按规矩了,就拉个尿也要报告老师。

    自己天分迟钝,每考试时,是“鸭蛋”大丰收时节。数学老师在班里经常说我:连祖宗都羞死了。所以我和堂兄弟们,没多少村里的孩子喜欢上学。

    我的一个朋友,小时父母特疼他,每天都是等我们上第一节课,他才让父亲和母亲抬着来上学。到了学校,放他下来,他转身就跑。父母亲抓住他,他就赖地上不起来。

   他父亲发火了,地上有许多树枝和竹枝,偏偏抓起一根稻草来打。朋友也是够配合他父亲的动作,父亲手里的稻草落到他身上时,他就嚎嚎大哭起来。

   这时他母亲就骂他父亲:你想打死他啊。他父亲怒气冲冲,丢了稻草,举起巴掌,准备扇到朋友屁股时,最后“唉”一声,落到自己身上。

   当时,真的羡慕朋友,我就不行了,到上学时间,母亲拿一根竹竿,往我床上使劲来一下,我是经常从梦中疼醒,揉着眼睛去上学的。

    出门在外,到一些季节时,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出儿时的一些画面……这些短语,在耳边萦绕回荡…… 



本文配图来自网络

2019-10-5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