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鱼种妻白鹤”

海话方言口语集锦(1) 





“担鱼种妻白鹤”
 
 
 
阿唐准备去打麻将,老婆说:还去打吗?你这种人去打麻将,简直是“担鱼种妻(喂)白鹤”。
“担鱼种妻白鹤”其实既是海话方言口语,又是歇后语,它的后面还有半句“祸多无够死”。这两句话就是“担鱼种妻白鹤~祸多无够死”,它的意思直解是:挑着鱼种去喂白鹤,多少都不够。这话跟“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的意思相同。
阿方和阿庆吵架,阿庆体壮力大,家里人多势众,蔑视阿方:你屋那几粒豆阵(豆䜴)子,即是无用放米落锅。
这话有些分量,把别人称为豆阵子,对付你们米还没有下锅就搞定你了,非常轻松地解决对方。
“无用放米落锅”还是两句相同的口语,一句是“容易过绳(吸)鼻”,意思是比鼻子吸气还方便、容易。
还有一句就是“容易过食饭俺(汤)”,稀饭的水容易喝吧?一口就可以干得干净利落的。





阿方上午去买菜,给朋友阿庆拉住喝酒。有人对阿方说:还不去买菜?等会别人收铺了。
阿庆说:放心斩鸭,淡定过楼阁城阿(的)蚝。
楼阁是小镇西南角的大村,村里大多数户人家有蚝田。楼阁蚝在滨海一带很出名,蚝田多,什么时候去采蚝都有。所以就有“淡定过楼阁城阿蚝”这句话,直解是:淡定过楼阁人的蚝。意思是稳妥,稳当,囊中之物。




小孩时,家里要煮干饭,哪天不肯去上学了,奶奶就会对我说:放心去书房,“那悲载粑咪时都是妹个”
这话直解就是:那悲(乡下一种竹篾编织的竹器)里装的粑,什么时候都是阿妹的。
“淡定过楼阁城阿蚝”跟“那悲载粑咪时都是妹个”意思基本同,有淡定、不担心的意思。
海话口语和短语基本相同,有些可以说是海话歇后语。这些都是先辈们在日常生活中积累和不断提炼成精华的,作为后人,只是希望把这些记录下来,不让这些宝贵的乡土文化流失。



2019-10-06晚,雨初堂 22点35分
适逢第四场秋雨,甚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2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