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煮饭

    登山下来后,在读书。朋友阿顾给我发信息:阿哥。刚发两个字就没有下文,紧接发过来在锅里炒鸡蛋的图片,再过一会,又发来一张碟子装着炒熟的鸡蛋,还有一碗白粥。

    隔一段时间没有吃过白粥了,看到阿顾的白粥和鸡蛋,感觉有一股香味从手机屏幕冒出来。

    阿顾说:阿哥,经典例牌:白粥、炒鸡蛋。

    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好,我喜欢白粥。

    阿顾:至今,还是不会煎荷包蛋。

    我:我会煎荷包蛋。但我煎的荷苞蛋喜欢放多盐,味重了,才好入口。

    阿顾:不会煎荷包蛋,也不会做外面那种很好吃的炒鸡蛋。能做到的,不让它们焦了,不要过于咸。

    我哑然失笑:对我来说,这也算是美味,最起码是自己煮的。

图片来自朋友阿顾

    阿顾:昨晚,我父亲亲自下厨。长了那么大,父亲第一次专门为我做了一顿饭。太意外了,父亲做的饭菜居然会比我好。

    阿顾提到他父亲做饭,刹那间,我也想起父亲在我读初中时,经常回家做饭。

父亲周五的晚上回来,买了一些半肥瘦的猪肉,买一尾鱼。买点别的菜,父亲知道,我周五会带上几个同学回来吃晚饭,尽管同学的家在附近。

    父亲就几个菜:猪肠炒豆芽,萝卜干炒猪肉,豆饼炒白菜,清蒸海鱼,猪肉白菜汤,一个炒鸡蛋。

    几个菜,同学几个,加上我们几姊妹,父亲和母亲笑呵呵地看着我们吃。饭菜经常不够吃的,父亲会再炒几个蛋。

    想到这里,又给阿顾信息把回忆扯断。

    阿顾说:父亲一直像个大老爷一样,从来都是母亲伺候着。真的,记忆中,好像小时候过春节,他就亲自出马做过几样大菜。娘亲在外,父亲回老家扫墓,还没上广州那么快,就突然为我做了一顿饭。一大早,他就去买菜,一个人在厨房忙活。他计划的是,和我吃一顿午饭。但我下乡了,赶不回去。他从早上十点半,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半,我都还没有回去。然后,他独自一人,咽了一个午饭。晚上,我回来,重新陪他,吃了一顿晚饭。

图片来自阿顾

    读完阿顾一大堆的信息,读到父亲煮了饭,阿顾因为工作,没能及时回去吃饭,父亲一个人吃了饭。这时,我又想起了父亲给我煮饭的事。

    十几年前,母亲回乡下探亲,家里剩下我和父亲。父亲说:我们就不到外面吃饭了,自己煮。

    父亲去买菜,我出去办事。回来时父亲说,饭煮好,不想搞太复杂,买两斤五花腩肉煲白菜汤,蒸一条鱼一锅饭,把五花腩肉捞出来,切小块蘸盐水。父亲知道我喜欢吃五花腩肉,白灼蘸盐水,我是最喜欢的。

    吃了几天,父亲每天都是这样的菜,有天我问父亲,以前不是会做很多菜?父亲说,现在怕麻烦了,近十几年,习惯你妈做饭,自己不会煮了。

    父亲在生之时,特疼爱我。他给我做饭那段时间,是我最不得意之时。父亲从来没有嫌弃过我,年轻时,我做错过许多事,父亲没有去怪我。在我处于低潮时,父亲不舍一切来支持我。

    父亲给我做饭,我印象最深。昨天重阳,想起父亲,潸然泪下。

   晚上登山,遥拜西方故乡方向。

图片来自网络

2019-10-08华策总部大厦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