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江湾中路

重逢江湾中路

 

 

 

下午在大信四楼的西堤书店看书,几个朋友约吃晚饭,我把车停在大信地下车库,坐朋友的车去江湾四路北段的添记鸽鸟轩吃饭。

在斗门生活了八年,每个月几乎会去添记鸽鸟轩吃饭。这是一家专门以吃鸽子为主的餐厅,有红烧乳鸽和田七药粉炖乳鸽汤,还有腊肉饭和鸽子饭。

它的红烧乳鸽外表金黄流溢,香味诱人垂涎,吃起来皮酥肉嫩,其味无穷。田七粉炖乳鸽汤,炆火煨炖十五分钟后,滚热的汤带点药膳味,味美鲜甜,喝一口汤,顿感一股暖气在体内流淌。醇香的腊肉饭,腊肉红白分明,放进嘴里嚼着,油而不腻,香味浓郁,回味无尽。

饭后天色已黑,吃得太饱,没有坐朋友们的车,打算走路去大信取车。沿着江湾中路慢慢走,路上的车灯和两旁店铺招牌灯光,让人眼花缭乱,初冬的夜,有些凉。


江湾中路,东至尖峰前路,西到美湾街,中间江湾一、二、三、四路纵横交错,路面约四米宽,两旁是各式小食店、大排档、酒楼茶楼、休闲沐足中心、茶庄酒庄士多店琳琅满目、五花八门。店铺前面是人行道,到了夜晚,人潮如涌,络绎不绝。各间店铺人声鼎沸,坐满用餐的客人。

江湾四路交中路的十字路口,东北面是少年宫和文华书城,这书城是我经常来的地方。路口北面的赵家园金牛酒家,往西搬到隔着几间铺面的位置,改名叫金福酒楼,招牌上还有赵家园字样。

晚上没事时,喜欢约几个朋友去金牛喝夜茶。金牛的干炒牛河味道不错,一盘干炒牛河加上店里秘制的辣椒酱,真正是“食过返寻味”。

到金牛喝茶,路边停放的车多,经常找不到停车位,偶尔有一个停车位,班哥的停车技术不怎么样,停车时会不小心碰到别人的车。每次看到有好位置停车,班哥就会大呼:“好嘢,唔使后(倒)车。”

金牛喝夜茶,遇到周六时人多,坐门口进来的桌子,这个位置坐着不舒服,因为对正墙壁上供敬着的关二爷。

金牛酒家还有一间兄弟店叫金麟酒家,在江湾中路西段,金麟酒家夜茶的䜴油皇鸡脚最好吃。


以前有宵夜的习惯,和老友们去宵夜,点一碟田螺,一碟炒粉,几个盐焗鸭下巴,一碟青菜,几瓶啤酒,宵夜搞定,不开车,慢慢穿行于熙熙攘攘的人流,找一间洗脚店,洗去一天的疲倦。

健记、兴记这两间大排档,在江湾中路中段,除了可以炒菜吃饭,还可以喝茶,有包点和糕点,是我和朋友们常光顾的地方。到健记或兴记,大多时候是吃沙煲粥,点几个小炒,一瓶九江双精,四个人刚好。

江湾四路有一间小茶楼叫茗点皇,距离江湾中路和四路的十字路口几十米,二层的铺面,上下层都是茶座。有时会和班哥两人来这里喝夜茶,坐一层的座位,一壶茶,几笼包点,班哥的牙齿不行,马来糕是必点的,这间店的虾饺我是最喜欢吃的。

过了江湾中路和二路的十字路口,忽然看到前面有一间茶庄,“凤凰茶酒商行”几个字映入我的眼帘。

“凤凰茶酒商行?”这名字好熟悉!脑海里瞬间闪出一位个子不高,四十多岁,皮肤白晢,整天脸挂一抹微笑的女人。她和她的先生都是潮州人,在白蕉街十字路往东大约五十多米,开了一家凤凰茶酒商行,夫妻俩为人踏实,做生意非常地道。以前经常在她的店里买茶叶和酒,货真价实,价格公道。

2017年年头我去店里买茶叶,老板娘告诉我,茶庄要搬了,新店在江湾中路,并给了我几张名片,说有空过去喝茶。当时太匆忙,没留意去记新店的位置,以为有名片,找不到可以打电话。名片放车上,洗车时不慎让洗车师傅清理了,一下子找不到联系的方式。

三年来,许多朋友去白蕉街原来的凤凰茶酒商行买茶叶,发现茶庄搬了,都向我打听凤凰茶酒商行的新地址,由于名片丢了,再也联系不上了。

我在店铺门口驻脚,往店里面探看,发现坐在店里面的男子很面善,我一下子记起来了:这不是凤凰茶酒商行的老板吗?我走进了店里,老板没有认出我,经我提醒才记起。故人重逢,老板泡了一壶香茶招待我这个失散三年的“茶客”。此时我想到“众人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喝了二杯茶,老板娘从里面出来,看到我她欣喜地说:“是你,很久不见了。”老板娘说我没什么变,她告诉我,她儿子在茂名读书。我告诉老板娘和她先生,我有了孙女孙子和外孙了。

老板娘进里面端出饭和菜,我喝了一杯茶,起身告辞了。世上的事情,很多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三年来,我曾同一些以前在凤凰茶酒商行买过茶叶的人打听新址,但没有打听到新店在什么地方。

失去联系差不多三年了,今晚在江湾中路散步,和老板娘夫妻意外重逢,也算是一件喜事吧。 

2019年1110晚记于井岸江湾中路

2019年1111凌晨整理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2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