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公是拉牛车的

你太公是拉牛车的

 

 

你太公是拉牛车的

 


去西门的菜鸟裹裹去取快递,经过湖边看到翠竹后面的亭子,心里想该给这亭子起个名字:听雨亭。

其实这亭子琉璃青瓦,太厚,是听不到雨声的。雨声是来自湖面和树木的,沙沙雨声入耳簾,翻一册书,多惬意。

近来没雨,湖水也当干了,只能听风。

小区停水,收拾衣服,去市区儿子家。刚进门,儿媳妇问:阿爸,不是说明天过来吗?我说,挂着晴晴了。家人走过来说,停水了吧?我问:你又知道?

家人说,老娘收到物业停水信息。儿媳妇笑了:阿爸,我们这里也停水了。

哈,大家都知道停水,就我不知,没天理。

家人说,你是事业为重,哪有空顾这些。

这话带着暗刺。

晚上,晴晴在看电视,我说:晴晴不看电视了,爷爷教你写毛笔字。家人拿着奶瓶过来给晴晴,“哼”一声:就你那水平,自己都没练好,还敢教晴晴?

我说:你说话不要老带个哼,陌生点的人以为你闻到狗屎呢。

家人的脸沉下来:就你画鬼符那字,老娘虽没读过书,一只手捂着屁股也画得比你专业。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你那样,也想做斯文人,发梦。

儿媳妇咯咯咯笑了:阿爸,阿妈说查了我们家七代,都没有一个读书人,你的太公是拉牛车的,你爷爷是放鸭的……

我低声吼一声:够了,就不能好好说吗?非得人身攻击吗?

家人说:满脸的斑白胡茬,也不刮干净,脸也不洗,头屑乱飞,这个邋遢样子,到外面不怕影响市容!

我说,生活都无处安宁了,还顾着市容?

家人火了:狗日的阿哥,正是“吕洞宾理嘴不理身”,你到外面不要说认识老娘。

我没说话,心里暗笑:我需要吗?

晴晴大了,看到我就躲。儿媳妇说:阿爸,你开心打她屁股,不开心也打她屁股,她最讨厌别人打她屁股的。

晴晴现在喜欢看电视,跟她视频,也像不以前,看到爷爷就大声呼喊:爷爷,爷爷。

双十一就要到了,当当网的书,开始五折了。悲哀啊,自己那颗心,又蠢蠢欲动了,感觉自己的自控力越来越差了,既管不住手,也管不了心。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且行且珍惜吧,无论怎么走,总会有自己的步法和格调。绝境也有逢生时,走过一季算一季,春天就在前面。



 

母亲的冬日行程

 


儿媳妇“卸货”了,“货”是一个小子,添曾孙了,母亲前两天带着一大堆东西,坐大巴回到珠海,一下车就直奔曾孙身边。

母亲的计划是,在拱北儿住两天,再去香洲老六家住一天,然后搭轻轨到广州医科大学,看老六家大儿子锋儿,在广州住两天,去顺德龙江四妹家待两天就回电城。

老太太的行程安排得满满的,连在哪里坐车,乘坐什么车都排得详细。

周四有些事情担耽了,晚上没有去陪母亲吃饭,家人打了几次电话催:你到底在哪里?到底忙什么?老太太说你今晚过来陪她吃的。

其实,上午我就是怕老太太等我吃饭,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事情多,赶不过去陪她吃饭。老太太同家人说我过去,估计她是想我了。

赶紧给她打电话:妈,我还有事情在忙,过不去,等我忙好了再过来。老太太电话里非常开明:没事,知道你忙。对了,许多人说你的孙子眼睛像我,嘴巴像我。母亲在电话里笑了。

周六有广州的朋友来谈事,又打电话告诉母亲。母亲说:我去老六家了,老六回来,陪我吃饭。

今早约了母亲喝茶,老六媳妇带着琳儿和昊儿,陪母亲在体育中心的U派酒店的二楼茶楼等我。

喝茶时,看到母亲座位背后的墙壁上,镶着一幅荷花画。跟母亲在画前拍照片留念。

母亲脚疼,我让她坐着,站在母亲背后,叫老六媳妇帮我们拍了照片。半年来,和母亲的第一张照片。(2019-11-03) 



你有要事?

 


的确有些凄凉,现在常去的地方不外三个:集团~儿子家~书店。

书店是最常去的地方,吃饭就在小区附近的“第9味馄饨”。喜欢这间店,是喜欢那个“9”字,开始感觉奇怪,馄饨不就是云吞吗?后来查百度,才知道馄饨和云吞从外表、馅、皮有区别的。云吞皮厚,馄饨皮薄等,还有很多传说。

这两年来,生活简单到没朋友。眼镜是必须的,没它就看不清字。钥匙是必须带的,不带门都进不了。带着一大串钥匙,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管仓库的。

朋友说,后悔当年没有学会抽烟、喝酒、喝茶、应酬。

可能是上了年纪,最近喜欢啰嗦。晚饭后总想找个人唠叨。承志是我最主要的干扰对象之一,每次都要“煲粥”半小时,其实也没什么紧要事,东拉西扯的。

二十多岁起,经常跟五弟搭铺睡觉,两兄弟无话不说,泡妞都一起去,做错事属于毒蛇咬都不认那种。

有家庭了,见面就是吃了么?多一句话都没有了。再说下去,就是钱的事了。

五弟、六弟,不再像以前,仨哥俩一起聊天,一起玩了。现在坐在一起,竟然无话可说。近几年,连电话都不打了。打电话给他们,就一句话,有事吗?有要事吗?甚至有时不接了。

我心里想,有事才可以打电话吗?(2019-11-10) 



我的双十一

 


“双十一”狂浪过来,昨晚也像年轻人,扎实疯狂了几回。身上的弹匣打完了一个又一个,最后还要带上刀去补刀。

忽然之间我发现我是一个勇士,趁着夜色,狂奔于淘宝、当当、京东几个辽阔无边的疆场,狠狠地冲锋陷阵了几个来回,又感觉自己是横刀立马向天歌的大将军。

整夜对着电脑,拿着手机睡沙发上,去找漏网的补一枪,补一刀,不知不觉,凌晨四点,睡吧,弹匣打完了,安心睡吧,明天起来去朋友圈看别人包扎伤口。

刚睡下来,突然想到,花呗额度补过来没有?打开一看,哈,狗日的,现在才补过来。不过迟到好过不到。顿时睡意全无,翻身骑白马,带着两百两银子,朝三大疆场驰去……

窗帘的细缝洒进一缕晨曦,拼红了眼,天亮了,该补刀也补了一小刀,半死不活的。(2019-11-11) 

本文所有配图来自朋友悠和君

悠和君,旅游摄影者

2019-11-14整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