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蔡旭老师喝茶

上午在香洲区政府部门办完事后,有些空闲时间。记起蔡旭老师住附近的仁恒星园,打电话约蔡老师喝茶。

在体育西的U派酒店二楼,我先到。蔡老师送孙子去幼儿园,九点半左右过来。

蔡老师送了一本《保持微笑》的散文诗集给我,并签了名字。

跟蔡老师聊了许多家乡的话题,更多的是聊母亲。蔡老师讲述他以前每次回茂名老家离开时,母亲会站在三楼的阳台,看着他一步步地走下楼梯。近几年母亲走了,蔡老师告诉我:下楼梯后,转身回来一看,三楼的阳台空空的,母亲不在了。

说起他写母亲的文字,蔡老师神情凝重:有次回乡下,大姐做了一道菜,萝卜干炒鸡块,吃饭时大姐告诉蔡老师,这道菜母亲做的味道更好吃。

蔡老师说到这里,停了一会说:当时说到母亲,大姐和我的筷子都停在碟子边上,两姐弟沉默无语。

点了一份艾籺,艾籺很小,没有家乡的艾籺大,蔡老师吃了两个。说起他写的芥菜包,他母亲做芥菜包时的馅会放咸鱼。我告诉蔡老师,电城人的芥菜包,有些放蚝粒,这样有海味。

告辞蔡老师,走路去附近的翠华新村。这个小区里,有我们家在珠海的第一套房子,也算是在珠海的旧居。

我、六弟与父母亲在这里生活了差不多十年。后来我和六弟搬出去,剩下父亲和母亲在这里又住了几年。

父亲去世后,母亲搬到六弟家住。房子就一直空着,房里的摆设没有变,父亲吃饭喝茶的小茶几、旧藤椅,甚至大玻璃茶杯、象棋等,这一切都没有挪过位置。

母亲在珠海时,每天上午,会去旧居搞清洁。拿着抹布,抹着父亲用过的大玻璃水杯,抹着每枚棋子的灰尘,每个角落都抹得很仔细。

母亲回乡下前嘱咐我:无论工作再忙,也要抽时间过去看看,抹抹你父亲的大玻璃茶杯,抹抹老藤椅和茶几的灰尘,你父亲是喜欢干净的人。

每个星期,我会过去旧居一趟,按母亲的吩咐去做,做完后,煮水泡茶。给父亲的水杯倒半杯,放小茶几上,再给自己一杯茶。

然后把象棋放茶几摆好,坐在藤椅的对面矮櫈子,默默地喝着茶,静静地移动棋子。藤椅上,仿佛坐着父亲。

无论工作或生活上有什么烦心事,每次回到旧居,做完清洁后,心都能安静下来。

到翠华新村,进房子里搞完清洁,待了一会下了楼,去小区前面的华润万家超市,超市的地下室开着一家书店,叫“广弘教育书店”,回来旧居时,我都会去书店转转。

在书店看书时,连春给我发了一个截屏。启功家里的一堆书拍卖时拍出两千九百多万。

在散文类书架选了一本《冬雨》,作者朱槿,文章生活气息很浓,读了几篇,就买下来了。

从地下室书店上来,到一层的商场转了一圈,在一家十元店看到一只白色布袋,十分的简单,袋子印着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心里颇喜欢,价格十九块九,买了一只。

记得叔无论去哪里,都背着一个白色的布袋,里面装着笔、纸、印鉴等,我称叔的布袋为“乾坤八宝袋”。

回到斗门,去菜鸟驿站取快递。送给朋友们的《清白家风》到了,等收到《旧时月色》,一起给朋友们寄出去。

2019-11-20华策国际大厦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