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墨香淡淡情

还没起床,打来微信朋友圈走一圈,溜到小许朋友圈,点了个赞。想起很长时间没跟小许喝茶了,就给小许信息:文文翰墨轩有茶喝吗?小许回信息:有,阿哥过来。

到小许的文文翰墨轩是五分钟路程,文文翰墨轩原来是小许的车库,几年前小许改成了写字喝茶的地方。

许久没来,门口种了几株翠绿散尾葵,脚下围着一道矮竹篱笆,此时心里想:小许真懂情趣,竹篱墨香啊。

进了文文翰墨轩,里面弥散着一缕淡淡的墨香,写字台面上笔墨砚放得整整有序,台面铺着一幅“静”字,是草体字,笔势灵逸洒脱,舒展自然,心里甚是喜欢,有讨要的打算。

桌底下,堆着一堆小许平时写的稿纸,整整齐齐的。

小许给我泡了一壶茶,据小许说是汕头老板送的单从茶。

两个古色古香的紫砂茶杯,泡茶的紫砂壶,拿过一个精致的小香炉,香炉的溢出几朵小青烟,小许说:阿哥是贵客,来了就必须焚香。

单从茶是潮汕名茶,味甘香郁,我的老板就只喜欢喝单从,几十年来,无论招呼客人或是自己喝,一律是九十元一斤的单从。

品了几杯茶,小许说送我一个“福”字,在他的车后备箱取出来,红纸上写的“福”字,行楷体,笔迹刚健质朴,气韵流畅。小许说:阿哥,你儿孙满堂,上有慈母老太君,下有贤妻子媳,是大福之人。

我提到写书台案面的“静”字,小许笑了:那是用工程图纸写的草稿,如你喜爱,就拿去。

此时我起身走到案前,才看清楚这“静”字是写在一张工程图纸后背,前面是蓝图,折了几条旧痕。

收起这幅字,把它跟“福”字放一起。继续品茶。

小许说:阿哥,这静字虽是草稿,但不错,写得有感觉,所以当时盖了鉴印。静字有韵味,夜里你坐在家乡的海滩上,静听海潮声,这是第一静;你喜欢乡下,走在乡下夜间的田埂小道,蛙虫的鸣叫声如环绕的天籁之音,浩瀚的星空,淡雅的月色,这是第二静;夜里坐书房里,煮水冲一壶茶,读几页书,这是第三静。静能养心,静能养福。

聊到沈从文,小许也是湘人,他说:沈从文的文字,写故乡的人文,写的是人心。

记得连春说过:无论写作、画画、书法等等,各个领域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甚至有时候是通透的。

小许伸出他的粗壮手臂说:其实我是从小楷写过来的,手臂粗,写草体有力。对他这句话,我对此表示默认。

小许曾经写过一幅草体“龙”字给我,那天也是在文文翰墨轩,铺开宣纸,小许拿起笔在纸上行云流水,笔落意到。一幅清新飘逸,转笔自如的“龙”字瞬间一挥而就。

在文文翰墨轩待了半小时左右,因还有别的事,就告辞小许出来。

小许喜欢书法,我喜欢码点小杂文。虽然不懂书法,但也关注小许。我的小杂文小许每篇必读,无论我写得好与差。

几年来,他越写越精彩,写着写着有了一定的收获,在一些圈子也有了他的地位和名气。

而我呢?岁月流过数载,还是在恬不知羞地写着不入流的小杂文,越写越差,写着写着,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了。

人世间的交往,真是墨迹有浓淡,朋友有深浅,一切都在彼此心中。

小许在文文翰墨轩门口的留影

2019-11-23珠海澳洲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