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过后是寂寞

一个人在家,晚上横着睡竖着睡也没人管了,想什么时候洗澡就什么时候洗澡,最关键的是暂时没人在耳边啰啰嗦嗦了。六根清净的日子,没人管了,过得惬意逍遥,过得扬眉吐气。

快乐和烦恼总是平行的,平日衣食都给别人伺候惯了。自己太懒,最怕最烦的事就是洗衣服。换了衣服要洗了,把脏衣服丢到洗衣机就去上班,回来时躺沙发看书,想起衣服还没晾,心里就想:一会吧。这一会衣服就放在第二天晚上再晾了。

渐渐的,衣服晾了几天没收回来,收回来懒得叠,塞进大衣柜里,乱哄哄的,关上柜门就看不见了。

鞋子乱丢在大厅门口,也不收拾,脏了就穿另外一双,心里想:反正那么多鞋子,换齐可以顶个把月。于是,脏鞋子堆门口,狼藉一片。

下班回到家里,少了唠叨的声音,又不习惯了。美姐不在家,整个房子里空空荡荡。孤独、寂寞从四周的墙壁压挤过来,前几天独居的扬眉吐气和惬意逍遥顷刻间没了踪迹。此时我想到阿桑的《寂寞在唱歌》:你听寂寞在唱歌 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麽残忍 ……

给美姐打微信视频电话,她说:怎么样?老爷,想我了?

我说:我惦记着晴晴了,惦记着大老板了。

美姐说:狗日的阿哥,你就吹吧,你那点十二脂肠,不用照B超我就知道哪段溃疡了。

我笑了:孙猴子还是逃不过观音菩萨的紧箍咒,美姐,什么时候回来?没人说话,受不了。

美姐笑了:嘿,大帅哥什么时候没人陪你聊天了?平时不是美女少妇一大堆的吗?怎么今天就空虚寂寞了?哼,告诉你,别人称你一下大帅哥,你就真以为你是潘安再世啰。冬季一来,你脸上脱皮似落英,头上头屑纷纷似飞雪,好吃懒做,睡觉打呼噜,是老娘才忍得了你,你以为你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刘德华啊……

给美姐一段数落,感觉回来了,精神也回来了,使劲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狗日的阿哥,人贱福薄,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自由,却无福份享受。

又过了几天,受不了就给美姐打微信电话,有时不接,就算接了也是很忙的样子:有屁快放,老娘在忙。问美姐为什么不接电话,美姐说没听到电话响,调了静音,怕吵醒大老板。

再也受不了,下班直接儿子家,美姐说:爽吧,没人管你,自由自在,舒服吧。我说:舒服得很。美姐说:就你?八成是顶不住了。

我抱着大老板说:我是想晴晴和大老板了。

俗话说,久别胜新婚。人到中年讲究的是夜里枕边有人陪聊天。然而我们的久却胜不了新婚,大老板成了障碍。想跟美姐套近乎,聊聊天,美姐说:别搞我,你自己玩手机,我要睡觉。隔两三个小时喂大老板一次奶,换尿布,大老板夜里不睡觉,还要抱着他来回走动,你以为我容易吗?要我陪你聊天可以啊,你来喂奶你来换尿布。

我说:喂奶就喂奶,只要陪我聊几句就行,做什么都可以。

冲奶粉,喂大老板吃奶,换尿布,搞到自己成了一个超级奶爷。弄了一回,美姐看我满脸大汗的样子,噗嗤一笑:哈,老爷,真够可以了。还是我来吧,你也够辛苦的,跟你开玩笑的。

大老板横在中间,把我和美姐隔开,美姐叹了口气说:公司的事难为你了……。我说:在家不谈工作事。美姐坐起来半躺着,看着我说:老太爷去世前说,美姐,以后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拜托你了,那货我宠惯啰,匪性难改,我真的没办法了,只能靠你来了。阿哥,说实在的,刚结婚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爱我。开始我为自己收编了一个土匪暗喜,但往后的日子,你狗日的让我从满怀希望到满怀失望,甚至想到过放弃。后来我想到一个办法,要征服你这个土匪,必须采用比你更土匪的手段。

说到这里,美姐不说话了。话聊成这样,我也不敢吱声了。房间就只有大老板睡觉的呼吸声。

一个月的时间仿佛过了十年,大老板要回斗门了,美姐给我打电话:老大要回斗门了,家里肯定给你这鸟人搞得一塌糊涂,赶紧收拾好,拖干净地板,把你那些书挪好。

我答哦哦哦。美姐大声吼起来:别哦哦哦,到时又是老娘搞。如果不收拾好,老娘阉了你狗日的。

我忍着火:一定的,必须的。谁不敢听你的话呢?一般给别人称做姐的人都是江湖有地位……

话还没说完,对方挂机……

放下电话,自言自语道:挨骂也愿意,终于回来了,终于有人陪着说话了,这一个月,“牛马不如”的日子,实在受不了。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11月22日初朋友圈

2019年11月25日西海办公室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