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能买书就是一种幸福( ​拾书随录)

不错,能买书就是一种幸福 

 

昨日大老板满月,收书四册。

董桥的《文字是肉做的》,文汇出版社出版,20052月第2版,20056月第2次印刷。原价28元,买的是二手书,价格78元。这本书收集的文章,是董桥的杂文随笔,分三辑共169篇文章。

董桥在这本书的自序写到:人心是肉做的,我相信文字也是。《文字是肉做的》这篇文章收编在第三辑,243页。这本书的后封面摘了董桥的三段文字,最后一段是:语言太甜会失真、虚假。沉郁的悲情比淡淡的哀愁耐人寻味;哀愁而淡淡不如火辣辣的愤怒。哲学写得浅浅的很难算是哲理;浅浅的文笔露出发人深省的哲理才好。

尽管林海音的《城南旧事》买了多个版本,但对昨天收到的配图版本,非常喜欢。记得几年前读《城南旧事》时,有人笑我:什么年代,还读这本书。我笑了笑,想告诉他:好书是没时间之分的。

《城南旧事》,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出版,封面黑白色图片,一堵老墙根下,一把老藤椅。看到封面,就有读到了旧事的感觉。这本书20167月第1版,第1次印刷。书里面插图是沈继光拍摄的。二手书,书的扉页盖着“广州市白云区图书馆~藏书专用章”的红色印章。

读《城南旧事》,耳边总萦绕“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清纯小童歌声。

止庵的《六丑笔记》,天津出版传媒集团、百花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2016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止庵,原名王进文,1959年出生北京,传记、随笔作家。

对出版社在某个时期改为“某某出版传媒集团”或“某某出版股份有限公司”等这种做法非常反感,你一个出版社好端端的更名什么集团什么传媒什么股份的,看着多别扭。

曾经听一个出版社的朋友说过:出版社在九十年代初,到处都是股份有限公司和集团,老板都纷纷称董事长。出版社老板不改,只能称社长,到外面拉业务,别人都董事长了,你还社长那么土鳖,脸上无光,级别不够。

回来后立刻升级,改个出版集团的,董事长就当上了,以后到外面跑业务,掏出来一个烫金名片:某某出版集团董事长。多有面子。

正是:一夜春风吹又生,上上下下都是董事长。此时我想到一句电城话:多个香炉多个鬼。

好友雨霖推荐谷林和张中行的书,收到这两位大师的书后,粗略浏览了他们的书,谷林的《觉有情》学务性强。张中行的《柴门清话》,大多是回忆性文字。喜欢读他的开篇几章,关于写作文的阐述。读张中行的《临渊而不羡鱼》散文集,感觉他的文章,绵绵有味。就如周汝昌所说:“读他老的文字,像一颗橄榄,入口清淡,回味则甘馨邈然有余,这里面也不时含有一点苦味。”

鲍鹏山的文字,九月份就接触过,大多解读国学和经典名作为主。他解评《水浒传》别有一番味道,不呆板,生动有趣。雨霖说:鲍鹏山是在百家讲坛讲水浒出名的。董桥文字典雅文化气息浓。

年轻时读《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的感受不一样,那时喜欢孙悟空大闹天宫前和武松、鲁智深未上梁山前他们放荡不羁、心无所畏惧的气概。之后的孙悟空、武松、鲁智深就不喜欢了,感觉他们软弱无能,孙悟空取经后,路上降妖除魔,根本是靠别人了。武松鲁智深上了梁山,再也没什么动静了,先前的勇武全湮没在浩浩荡荡的水泊梁山里。

现在的年纪读《西游记》、《水浒传》,对孙悟空和武松、鲁智深的解读和感受,又有另外的体会,其实他们的无奈,是来自社会环境。想想年轻时的自己,想想现在的自己,一切都释然了。

收到一些书,拍了照发给雨霖分享自己收到书的快乐,雨霖说:不错,能买书就是一种幸福。

跟雨霖交流一下重读《水浒传》的新体会:年轻时读《水浒传》、《西游记》跟现的年纪读的体会和感受不一样。年轻时喜欢他们之前无拘无束,豪气干云的性格,喜欢他们高超精湛的功夫。非常崇拜他们。但对于他们后来的表现,却令自己不解和渐渐失望。

说实在的,无论是《西游记》、《水浒传》或《三国演义》,年轻时只读前半部,后部分的就不感兴趣,不敢去读。不喜欢这几部小说的结局。后来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喜欢那样的结局,是因为自己怕失败。

现在重新读这几部作品,从头细细地读一遍,对孙悟空和武松、鲁智深等有了新的解读。对小说的结尾也敢去接受了。从十四岁到三十五,一直狂,妄为自大,自以为是,总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人到了中年,明白了人是许多约束的,是有规矩和准则的,现实的生活,把年轻时的梦,一个个地击破,剩下满腔的唏嘘和无奈。渐渐懂得包容和忍耐,直至能够平和面对一切变异。

雨霖说:经历会改变一个人,不同阶段读肯定不同。所以人家说,年轻不要读水浒。“懂得所以慈悲”,张爱玲说的。中国男人都有一个侠客梦,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不到那个年龄段,也不懂得一些东西。这个方面你应该比我更有体会。“一个人,到了20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出息的;到了30岁还狂,也是没出息的。”,钱钟书说的。年轻人都有血气方刚的,人慢慢都会走到这一步,走到这一步就说明成熟了,成熟就意味着老了。

的确,人到知天命的时月,千山万水都爬过趟过了,人间百态也见了不少。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名和利对自己已经失去了趣味。这半辈子也平庸,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所交的朋友都是平凡之辈。半生中虽然也有些起落,但也能过安宁的日子。没有非富即贵的朋友,所以没有那些繁杂的应酬。买书、收书、读书成为自己后半生的乐趣,有了书就可以跟读书的朋友交流,这又是一种收获。

就如雨霖所说,不错,能买书就是一种幸福。

 

2019-11-27雨初堂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