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29年,终于等到你

 

很多人都说,三十岁之前是女人结婚生子的黄金年龄。

  

  何大叶二十九岁那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黄金年龄就快要过去了,可她还没能找到一个可以与她结婚生子的人。

  

  何大叶不想结婚,但她想要个孩子,从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就整天嚷嚷着让何妈给她买个孩子玩。

  

  那个时候她总是问:“妈妈,妈妈,我是怎么来的?”

  

  “你是妈妈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于是何大叶便每天偷跑去小区的垃圾场翻垃圾捡孩子,结果得了水痘。

  

  后来何大叶又问,何妈又说是从河里捞上来的,她就每天跑到河边拿着渔网捞小孩,结果掉进河里,差点儿淹死。

  

  再后来,何妈再也没有回答过她这个问题,直到她长大懂得男女之事后,才明白要想有孩子,就得自己生一个,这是个万事靠自己的年代。

  

  振动棒或者跳蛋可以让你万事不求人,爱可以一个人做,但交配这事儿,不交往,单靠她自己,哪里能办得了?

  

  于是何大叶开始踅摸孩子的父亲,要基因优秀的才行,外表、身高和智商必须一应俱全。

  

  但是她的工作实在是太特殊,每一个来她这里的男性客户,即便是优秀到无可挑剔,也已经是别人的新郎了。

  

  何大叶只能每天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优质的精子从她面前悠悠游过,然后一个优雅的转身,就奔着另外一颗卵子去了。

  

  她自我调笑,妈的,都不配,咋交配啊。

  

  而罗畅,就是如同天神降临般,去何大叶公司张罗婚礼,却又不是别人新郎的优质精子一枚。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春天,北京照旧刮起沙尘暴,风夹杂着细密的尘土颗粒打在玻璃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原本应该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如今却变得这么粗暴残忍,想来要是那些曾经歌咏过春天的古人看见此情此景,得悲伤成什么样子。

  

  当时何大叶正坐在店里看着窗外朦胧的天空发呆,就听见门口那只粗糙的机器猴子嚷嚷了两遍“欢迎光临”。

  

  何大叶烦死那只机器猴子了,她曾经问过女老板为什么一家婚庆公司要用猴子当门神,弄串风铃不是更浪漫一点吗?

  

  女老板当下飞了她一个“你懂个屁”的白眼说:“风铃太矫情,不如‘欢迎光临’听着真诚喜庆。而且,我也喜欢猴子呀。”

  

  傻逼!当时的何大叶心里骂道,之后每次这猴子一叫,这两个字都会在她心里浮现一次。

  

  何大叶不耐烦地看向门口,来人是一枚细皮嫩肉的长腿帅哥,基因极好,那人便是罗畅先生。

  

  店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基因这么好的精子了,何大叶心想。

  

  没多久后,当俩人在淫雨霏霏的日子领了离婚证后,何大叶不得不检讨,自己是不是被找优质精子的执念搞乱了审美标准。

  

  罗畅只不过面容干净、身高一米八而已。

  

  对,一定是他身上的那身飞行员制服让那天的沙尘暴飞得火树银花。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在公司其他雌性生物要先下手为强时,何大叶先发制人。

  

  呵呵,何大叶从来都不避讳主动跟帅哥说话,她想反正都不是自己的,说几句话又有什么关系。

  

  “呃……”罗畅哼唧了两下,又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四周,也看出这几个女人之中,就何大叶看起来最聪明。他稍弯了下腰,悄悄地对何大叶说,“我想办一场……舒克贝塔的婚礼,可以吗?”

  

  天雷滚滚。

  

  这帅哥智商不高啊。何大叶心头难以遏制地涌起一阵波澜壮阔的惋惜。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这样的主题婚礼,价格一般都要高一点。”

  

  “哦,那没关系,钱不是问题。”

  

  原来是个又帅又有钱的大白痴,唉,可惜了。何大叶心里念叨着。

  

  “行,您这边请吧,我们先了解一些细节,还是等哪天您带新娘一起过来讨论?”

  

  “那个,这是我朋友的婚礼,他们说一切都交给我来办,就今天讨论吧。”

  

  听完这句话,何大叶第一次觉得自己心中开满了希望的花朵,结婚的那个人不是他,也就是说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和机会得到他……的精子。

  

  他即便白痴了点儿,但是架不住我智商高啊!

  

  反正我只要他的精子,何大叶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想法龌龊。

  

  在这行干了这么久,何大叶觉得自己终于熬出点光亮来了。

  

  这场婚礼的操办,从头到尾,新郎新娘都没有露过面。

  

  每次她跟罗畅见面,都一副地下组织接头的架势。他神神道道地转达了不少新人匪夷所思的点子,然后跟何大叶一起抱怨新人有多不靠谱。

  

  一来二去,两人就混熟了。

  

  谈话中,何大叶抓紧一切机会打听罗畅的隐私,知道他今年三十岁,是名飞行员,单身,谈过好几场恋爱,理想是搜集各个星座生肖血型的姑娘,然后出一本书,最受不了的星座是处女座,最喜欢的星座目前空缺。

  

  何大叶不在乎他的感情史,她要的不过是结合出一颗受精卵罢了。

  

  飞行员的视力、智商、临场反应能力还有身体健康状况肯定都是上乘的,还有谁比眼前的罗畅更合适呢?

  

  何大叶听着罗畅一条条地阐述着朋友的要求,常常就走了神,绞尽脑汁去想该如何对他下手。

  

  越过罗畅坚挺壮实的肩膀,何大叶看见玻璃窗上映出的自己的脸,姿色竟如此平庸。

  

  何大叶的长相算不上出众,但也算顺眼,可这顺眼要是扔到人堆里,横竖是扒拉不出来的那种。

  

  要是真生个孩子,随了自己的长相,那要怎么办才好?

  

  没关系,可以送到韩国整容。

  

  整容需要不少钱呀,没关系,那就从现在开始挣……

  

  时间一日一日地过去,何大叶就这样每天在殚精竭虑中度过了。

  

  婚礼如期而至。

  

  何大叶早就料到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奇葩婚礼,却没想到会奇葩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比起后来她跟罗畅的那一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那天何大叶一早就到了婚礼现场开始布置,罗畅也早早地去了,他说从头到尾都是他跟进的,所以早点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对罗畅的热心肠和责任感,何大叶觉得很满意,所以赏了他一只工作人员用的对讲耳机。

  

  现场摆满了飞机和坦克,装饰得跟动画片里的场景差不多,连蛋糕也是老鼠头的形状。

  

  休息室里,何大叶正在交代新娘一些注意事项和流程,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新娘,长得不错,却被那一身堪称惊悚的行头给搞坏了。

  

  “真是难为你们了,连这么丑的衣服都能搞得来。”

  

  新娘一边抱怨着,一边不情愿地穿上与动画片里的贝塔一模一样的衣服,临了她幽怨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洁白婚纱,依然盼望着最后一刻新郎能改变主意让她穿着婚纱出席。

  

  但很快,新娘目光落在了旁边放着的坦克模型上,带着哭腔问:“一会儿我真要假装驾驶着这玩意儿出场吗?”

  

  “嗯,这是您先生的意思,他开飞机。”何大叶冷静地回答。

  

  婚礼开始,新娘新郎驾驶着各自的飞机坦克从两侧出现,在中间的红毯上会合,一起朝着舞台上的司仪走去。

  

  仪式进行得非常顺利,司仪也幽默风趣,逗得场下来宾笑得前仰后合。

  

  吐槽点实在太多了,想不逗趣都难。

  

  庄严的宣誓时刻终于来临,两人都含情脉脉地说了“我愿意”,引来底下一阵阵掌声和啜泣声。

  

  眼看着新娘的妆要哭花了,为了缓和气氛,司仪急忙跳出来化身相声演员嬉笑说:“大家都为一对新人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啊。刚才两位新人都说了‘我愿意’,那么在交换戒指之前,我得问问咱们在场的来宾,有没有不同意的呀?”

  

  在座的人立马恢复了激情,享受着一片热闹地喊着“没有”的起哄声。

  

  “真没有啊?你们看新娘子这么漂亮,新郎官这么帅,你们说没有可别后悔啊。”司仪继续哔哔,下面的人继续起哄。

  

  “我不同意!”平地一声雷,晴天霹雳一声吼。

  

  起初大家还以为是谁捣乱,但当众人笑着看向说话的人时,所有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礼堂门口,站着一个跟新娘穿着一模一样贝塔行头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比何大叶公司制作精良好几倍的坦克模型,正满眼怨念地看着台上的新郎。

  

  “我不愿意!舒克,我们小时候就说好的,要穿着舒克贝塔的衣服,开着坦克飞机浪迹天涯,你都忘了吗?”他顿了顿,眼睛红了,“你说你要开着飞机带我环游世界,我说我会用坦克击退你身边所有的敌人,你还记得吗?”

  

  他用咏叹调说完这番话,缓缓地向前走着,从远处看,气势汹汹仿佛真的坦克。

  

  眼见台上新郎的眼眶也红了,何大叶沉不住气了,对着对讲机十分火大地问:“我去,我要崩溃了,这是什么路子?!”

  

  耳机里传来罗畅的声音,他说:“真贝塔来了。”

  

  大叶秒懂,立即冲了出来,想要阻拦走在红毯上的真贝塔,却仿佛秋风扫落叶一般,被无情地推倒在一旁的亲友席上。

  

  新郎真是个身手矫健的人,还没等何大叶爬起来,他就已经跳下台,跟真贝塔手拉着手跑出了礼堂。

  

  抢新郎?

  

  大厅里混乱一片,新娘一脸不可思议地站在台上做瞠目结舌状,男方和女方的家长已经要打起来了。

  

  “怎么办,大叶?”耳机里问。

  

  “我他妈怎么知道怎么办!”何大叶也没见过这种场面,一时被搞得几乎气绝,琢磨了片刻,她才对着耳机镇定地说了句,“上菜。”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自由极光,85年出生,双鱼座,作家,编剧。

友情推荐:

雀之巢文学社团:quezhichaorongshuxia

在场杂志投稿:zczy0838@163.com

来源:范老师,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