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归来轻煮茗

/暮千雪

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细腻的烫了青山图的骨瓷杯的温热在指尖漫延,袅袅茗香缭绕在鼻尖,窗外,漫天的雪瓣洋洋洒洒,舌尖上突然涌出少年时读到的这首诗,也突然了悟了苏东坡深沉而辽阔的情怀,可是在那个青涩的年纪,这首诗只停留在匆匆一览中。

只因不懂此诗,只因不懂生命,只因不懂漫长的人生究竟为何物,只听说,在遥远的边疆有一场终年不息的雪,那雪里有凌寒独自开的梅,那梅开时天地会黯然失色。于是,挥一挥手,转身离家而去,记得那天,在清冷的月辉里,有年轻的父母站在庭门前看着我的背影消失在车门后。

以为自己完全长大,要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这个世界,用自己的双眼收集尘世间的美丽,像急不可待的去赶赴生命里的一场盛会,十四岁,离开家园踏上茫茫天涯路的脚步很洒脱,很轻快。

一路风雨一路尘,一场思量一场神伤。雪,纷纷扬扬的雪,铺天盖地的雪,一旦开始便不休不止的悠然的雪,壮观了西北大漠苍凉的天地,壮观了一个千里迢迢寻梦少年的世界。

有多少次,站在雪地里,仰着头,摊开臂,看着雪花曼妙的身姿在广袤苍穹下轻盈舞过,任雪瓣飘洒在脸上,脖颈间,浸入肌肤的那一丝沁凉让少年肆意的咯咯咯的笑。

有多少次,站在光芒万丈的太阳底下,伸开掌心,看一朵朵琼花停驻,轻轻一握,手心便多粒晶莹剔透的珠水,小心翼翼的托着一颗颗珍珠,颌起眼睑,享受着太阳雪的奇妙,少年的心,对姗姗而来的未来充满无限的期待。

光阴流转,踏雪无数,却终没有找到梦里那株老梅。几经起伏,现实与梦想终是南辕北辙,少年的狂热逐渐敛息。于是,又有多少次,站在月牙与雪光交相辉映的暗夜里,任青年的落漠开成一脸忧伤,俯身摩挲厚如细沙的积雪,试图在那上边找到一缕心底渴求的温度。

后来,如一只孤雁,飞出西北大漠,飞过大江南北,尝遍南北不同的四季冷暖,感受过南北阳光的温度,领略过南北星月的清辉,穿过传说中的繁华尘世,到最后攥住的只是一声幽长的叹息。

一场人生,一场梦,雪,还是那样的如期而至,还是那样的轻盈不惹纤尘,而归来的人,脚步却不再轻快。常常在落雪的时候,或雪息的下午,独自走向远方,走向落尽叶子的树林深处,深后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足印。

很多次,倚棵老树,让雪后清澈的阳光洒在脸上身上,就那样静静地闭着眼感受着天地的气息,偶尔,枝上一只雀飞过,撞落枝上的雪沫,细碎的雪沫便会漱漱地掉在头上,脖颈间,那股沁凉,惊醒遥远抑或近在咫尺的从前,心下便一阵恍惚。

生命为何而来?世界究竟是何面目?如果生命是场漫无结果的追寻,生命的出口又在哪里?

雪后的清晨,信步间,又置身于雪野,天地肃穆宇宙清静,周遭只有流动的风。蓦地,太阳破空而出,寂寥的天地间突然便霞光万丈流光溢彩起来,眯眼看远处玉树琼枝,看碧海苍穹浮云如缕,世界还是如此清澄,如此令人心旌荡漾,世界还是如此充满诱惑,尘世,终归是美丽的!

砌于心口的坚冰轰然碎裂,人生不是充满激情就可以风生水起,生命不是万般虔诚便会诸事如愿,世界有那么多灵魂在追逐生命的圆满,跌跌撞撞,一路苍惶,难免不相撞不相伤。自己能做的,只是走稳自己的方向,若真是不小心与人擦碰,轻轻掸掉泥尘,重新起步,不要困在泥泞里耽误了前路。

解读开宿命,所有的爱恨情愁都是上苍对我们别出心裁的爱啊。

再看周遭,一如少年时眼里的模样,恬静安好,突然记起,这一程踏雪似乎太久了,应该回家了。

家园依旧在,只是斑驳的大门已焕然一新,旧陋的屋舍被青色小楼更替,母亲身形已佝偻,父亲慈颜再也找不到,只有那棵梧桐巍然不动,翁翁苍苍,片片叶脉间闪烁着光阴的流痕。原以为永远年轻的父母,在岁月面前,如一枚叶,一触及落。心心念念的美景,却也只是一场海市蜃楼的虚幻。

那么,原以为永远不会释怀的爱恨,是不是犹如尘世里司空见惯最寻常不过的一缕风?

是的,这世界我们来过,这世界我们也将离开,可是我不能因自己终究是个过客便可以轻慢。

既是客,就要遵客道,宽容这没有经验可鉴的世界,宽容任何一个没有经验可模拟的同行者,怜惜每个跋涉的路人。既是客,就不要辜负主人的一片盛情,上苍给了我们一处繁华尘世,我们岂能揪住某个差强人意的细节而心怀怨怼。既是客,我就要以客之心来细细品味生命的盛宴,酸甜苦辣,爱恨情愁,一样错失都会是个缺憾。

很多人都说,生命是场悠长的漫旅,于我,生命就是场踏雪寻梅之旅,虽然终究没有觅得梦里那株虼枝老梅,可正因此,那枝梅一直开在心间,风吹雨打终不会凋零,它给了我激情,给了我勇气,给了我珍惜生命一个最美的理由。

人生一场,踏雪一程。雪,为天地的精灵,诱惑着许多颗对世界充满期许的心。雪,有刺骨的冰凉,它也有万丈霞光下的流光溢彩。抵抗不了美景的诱惑,便要接受相随而来的寒凉,只是,别让那寒凉侵灭我们心里的那把火,黯淡了生命的瑰丽。

楼下有人欢欣涌出,有少年逆风而立,摊开臂,摊开掌心,仰面,睑目,面庞上有清澈的笑,欢欣上涌,感谢上苍,让我穿过光阴看到少年时的那个自已。世界缤彩纷呈,分分秒秒都有人在启程,奔赴自己的踏雪之程,而我已踏雪归来。

踏雪归来,我更深爱上这个斑驳陆离的尘世,更爱自己卑微的生命,踏雪归来,世界依旧,我心依旧,掸掉身上一路轻尘,偎炉而坐,煮一壶清茶,看窗外风景流转,听世上争相传唱的繁华。踏雪归来,点数记忆,上苍赐给这个卑微生命的礼物已远远超出了预想。

伫窗前,轻啜杯中茗,望尽天涯,浅笑无语:沐在这份厚爱里,在有生之年,除却做好红尘间一优雅恬淡的过客,我别无选择……

附作者资料:

暮千雪(本名李蓉),一个依赖文字成癖的笨拙女子,教师,记者,外企职员,杂志主编,一路走来,始终对文字虔诚。现为陕西省作协会员,《你我她》杂志签约作家,榕树下VIP写手。著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近二百万字,签约作品数部,作品见《延河》《延安文学》《在场》《西部作家》《文学港》《散文世界》等国内外几十家刊物,出版报告文学《风华记事本》,曾接受中国访谈网、民生访谈网记者专访。

友情推荐:

雀之巢文学社团:rongshuxiaquezhichao

《在场散文》投稿地址:zczy0838@163.com

来源:范老师,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