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不如菜汤好喝

 鸡汤不如菜汤好喝

  近三个月来,因工作上的事,几乎是忙得像一个陀螺。
工作上的事,虽没有什么大的事,都是一些小事情,但繁碎杂多,真可以用得上“多如牛毛”来形容。
事情多了,烦躁起来了。
有了烦躁,心里就如负千斤重担。
事情没有处理妥当,有时总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能力问题,或是不被别人理解。
想到这些,瞬间,心底里顿感孤独。
  和朋友阿顾聊天,阿顾说:
“最近很忙很忙吗?
为什么,总是很孤独?
这个世上,并不是人人如愿,可以有与内心对得上话的灵魂相依相伴。
在一段时光里,静处,是一种美。
寂寞孤独,也是一种美。
精神孤独也一样。
只是,努力地被大自然、被身边的人,治愈。
会认真思考,怎样去做,才是有意义的,心里的那个大坑是可以被慢慢填满的。
努力着了,身心会乏累,但却感,生活充盈,内心愉悦。

  听了阿顾这些话,心里稍有轻松。
  阿顾去广州,路上给我发了一张照片,一位老人在地铁口拉着风琴。
阿顾发了一个文字信息:
“在路上,一直想流泪。
直到在地铁口,遇到这老人的琴声,终究是忍不住。

  我回了一个信息:
“阿顾,忍着好,流出来,自己就不坚强了。
生活本来就是这样,负重前行。
我们总是在岁月中把自己的快乐和愁苦一起磨去,直到最后,平和了,看透了。
忍着,不流泪,流泪就不坚强了。

  发出信息时,内心深处腾起一阵阵凄凉,我感觉到这个信息不是安慰阿顾,而是自慰。
  前段时间,琳妹告诉我,茂名作协计划给会员出一套丛书,她帮我报了名。
  慌乱之中,将平时乱涂乱画的一些作文收集一下,做成文档,发给了琳妹。
也发了给叔,发给叔是想请他为我的小册子写序,再就是请叔帮我把把关。
  后来发了信息给老师晓音,告诉她我准备出书,想请老师给我写序,老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要出书了,这两天有些激动,每天打几个电话给叔,他每天都很忙,但多忙他都陪我说几句。
其实跟叔聊天,就是想听叔的意见,这水平,敢出书吗?
过了二天,叔发来书名:
雨初堂随笔。
雨初堂是我的书房雅号,是叔起的。
叔在微信还发几个字:
可以出书。
文字不烦改,花些时间把书稿改干净些,这类文字还是有可读性的。
  “雨初堂”是我斗门的书房,我读书的地方。
“雨初堂”这个雅号,是叔起的。
今年初三晚叔回到电城,在镇文化站四楼,叔给我的书房起了“雨初堂”的雅号,并拿起毛笔,写下“雨初堂”三个字,叔的书法,遒媚劲健中沉静闲适,融入了他自己特有的文人风骨。
打电话给永忠,跟他说了自己心里的顾虑。
永忠鼓励:
“我浏览了一下你发过来的文档,行,可以出,细心修改,好文章都是改出来的。

  打电话给连春,连春说,不错,出书也是对之前所思所想所感写出来的文字的总结。
  于是,不敢怠惰,赶紧弄了一本文本出来,以方便对里面的作文进行修改。
  虽然写了两三年东西,知道自己是二百五的水平,文字基础差,写的东西毛糙,每天都写,闲时写,忙时也写几十字。
写来写去,还是四不象。
  有人说,读你的东西不知道你说什么,又有人说,你写那么多,太滥了。
叔说,不理他们,写。
多写。
  因为要出书了,心里慎重地考虑,还是担心自己的水平。
  在琳妹的“南越文化”群看到茂名作协报名出书的会员,有十几个人,除了我是二百五外,其他的都是名家或大师级人物,作品发过去还要经过审查。
我心里想,没戏了。
那么多大师在。
  心里打起退堂鼓,打电话跟永忠,永忠说:
先修改,听一下叔的意见。
  打电话给叔,叔说:
选不选上,都先修改,整理好再说。
  问义举,想听听他的意见。
义举说:
没问题,到出书的距离还有半年时间,慢慢修改。
  心里还是顾虑重重,发了信息给朋友阿方,想听听他的意见。
  阿方回了信息:
“好与不好,都是相对的,你自己觉得好,就好。
别人看到的,只是用他的心去看到的事实,不是用你的心看到的。
我们给别人看到的都是最好的东西,不好的,自己收藏。
听啥,出书本身没好坏,看自己怎么定义出书这事。
反正你这家伙,是既在乎别人的看法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的,那就听从自己的内心,想就应了,不想就推了。
当然,如果你对自己文学这一块,要求比自己目前能力还要高,目前还过不了自己那关,就息念,等时机成熟咯。
看来你是倾向于想,那就想吧。
人生没那么复杂,人家有兴趣取笑你,说明你对社会还有娱乐价值。
一不小心被人赞了,那咱就小心夹好尾巴,跑到放心的老友那,拼命显摆高兴去。
报告:我这安全,欢迎来晒……”
  读完阿方的信息,我的心也定然了。
  记起与好友连春说起自己的作文写得粗糙时,连春说过一句话:
鸡汤不如菜汤好喝。
  2019-11-2雨初堂整理
      图片来自朋友阿仁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0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