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的金鱼池,我的流水声

   

    昨晚到书房找一本书,取出书时发现书的底边沾了几点小黑斑,细看原来是蟑螂屎。检查书架上其它的书,凡是书架低的格子放置的书,或书的底边都沾有蟑螂屎。

    把书拿出来,书架里面散着一小堆黑色的小颗粒蟑螂屎。拿小扫清理干净蟑螂屎,喷了蚊子药水在书架周围。

    中午回家休息,想找周作人的《故乡的野菜》来读,在客厅书桌面的临时书堆找,把桌面的书搬到地板,几乎搬完了,才找到这本书。

    突然从书堆里窜出一只蟑螂,掰开桌面的书一看,缝隙里有许多蟑螂屎。只得把桌面所有的书搬下地板,把蟑螂屎清理干净。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一包防湿防霉臭丸和一盒杀蟑饵剂。

    拆开包装,一股浓烈的清凉气味,扑进鼻子。书房的书架和睡房的书架放了臭丸和杀蟑饵剂,然后到客厅把刚搬下地板的六百多本书,按书规格的大小分类。一行行地叠到桌面上去,顺放几本,再反过来放几本,这样叠书就平稳牢固。

    每叠两行,就在缝隙间投放两颗臭丸,一行一行地叠着,码着,花了四十多分钟才把书堆放好。

    叠了六百多本书,腰酸背疼,到旁边的大阳台歇一会,透口气。

    初冬的阳光,少了张牙舞爪,多了温顺。阳台天花顶的灰,掉了几小块在阳台的地板。

    前年七月去朋友阿满家,看到他客厅的阳台,用水泥砖砌一半出来做成金鱼池,养了很多金鱼,金鱼池里有一座小假山,池里有一个小抽水泵,把水抽上假山顶,水顺着假山的沟壑涓涓流淌,落到池里,发出轻柔的“叮叮咚咚”声,心里十分喜欢。

    回到家时,心里美滋滋地打着算盘:要是在客厅的大阳台隔一半出来,筑一个金鱼池,买一座小假山,弄一个水泵抽水,到时搬一张椅子,坐阳台读书,听流水声,多惬意的事情。

    找家人商量,把计划跟她说了。家人说,不行,金鱼池的水会招蚊子,晴晴给我们带了,蚊子会咬晴晴。听到她这样说,只好作罢。

    晴晴没有给我们带,说斗门环境不行,一楼蚊子太多。我心里想,全是借口,老子都住斗门差不多十年了,还没有给蚊子咬过。

    今年年头,大多时间赋闲在家,有时叔会回南村,每次回晚饭后,都会去永忠南村南山庐旧址喝茶。

    旧南山庐外面露台,有假山和金鱼池,有天夜里永忠曾经打开水池的水泵,抽水到假山上再流淌到水池,潺潺流水声听着,心里十分舒畅。

    回到斗门,我又跟家人说,晴晴不来了,阳台是不是可以养金鱼和听流水声?

    家人说,狗日的阿哥,你就是不死心。你存心想把蚊子引过来吗?晴晴不来,你看她妈妈肚子那么大,就要生产了,晴晴不给我们带,这个要给我们带了吧?你整天就不想正事,就是歪想。

    我笑了,家人问我笑什么。我说,你意思说你永忠不正经?家人丢来一只鞋:狗日的阿哥,我老弟跟你这个流氓不是一路人。你要养金鱼听流水声,除非你把我休了。

    既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往绝里说了,只好又再一次断了念想。

    唉,我的金鱼池,我的流水声。

     (2019-11-05晚雨初堂)

此图片和封面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