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记凡尘清闲处

    网上购买了六本董桥的《立春前后》,上午到了两本,拿回家盖了印章,一本送永忠,一本送承志。送永忠的书,在雇页写了:“书中岁月长”;承志的书写了:“岁月有书作伴不寂寞”。

    永忠的书“懒人阿哥”印章盖反了,承志的书“共享”的“享”差点写成“亭”字。记得去年送书给松万时,印章横着盖,松万打趣说:“阿哥横惯了。”

    等印章的印泥油干了,收到菜鸟驿站发来收快递信息。拿起书到门口的菜鸟驿站去寄书和取快递。

    读董桥的书,是叔推荐的。前几天跟叔通电话,谈到读书的事,叔推荐了董桥的书,还有孙夜的书。

    放下电话,我立刻在京东书城淘书,淘到了董桥的《董桥七十》、《立春前后》、《英华沉浮录》1~6册、《记忆的脚🦶注》等十五本作品。

    次日收到《立春前后》,打开书读董桥的自序,刚读一段,有如一股清流抚心而过,吸引着我一口气读完自序。这样的文字浑厚沉稳,蕴藉隽永,灵韵无穷。

    昨晚跟连春聊《雨初堂随记》封面时,我提到董桥的书。连春告诉我,雨霖也非常喜欢读董桥的文章。连春说他在读高中时期,就开始读董桥的散文了。他还说起曾经有人写过一篇文章《你一定要读董桥》。

    去百度查一下,才知道连春所说的那篇《读书一定读董桥》的作者是柳苏。百度这样介绍:“1989年柳苏(罗孚)在《读书》第4期上发表《你一定要读董桥》,至此在大陆刮起‘董桥热’,一发不可收拾。”

    读董桥的书,宛若从纷扰的人世间,一下子走进了一个幽静雅致的世界。这里没有尘世的狡诈和虚伪,仿佛在一个非常洁净的地方漫步,时间永远缓慢的,整个世界都是恬雅洁净的。

    晚上去市区看晴晴和孙子,家人昨天打电话说蚊子在孙子小脸蛋咬了几口,叮嘱我过来时,记得带电蚊拍。

    秋季是过了,路上寒露也渐渐浓了。在车上睡了一会,醒来时车到了珠海大桥,猛然回首看车后,车灯如雪,光镭刺眼,一丝凉意掺在江面上的风窜进车厢里,心里颤抖了一下:路太长了,在路上了。

    到了儿子家,晴晴见到我,吱吱呀呀地叫个不听。吃了饭在客厅歇会时,家人收拾阳台的衣服,伸手摸一下衣服,说:“九月日头十月露。”

    下楼去吉大新华书店,路上跟承志聊了几句电话。到了书店,我仿佛黄药师回到桃花岛。淘了苏枕书的《京都如晤》和饶宗颐题封面字的《中华圣贤经释义本》。

    回去的路上,夜色和路灯的光,在我的周围弥漫。

    有朋友说,阿哥,你的文章和朋友圈文字,从来就没见你写过工作和大场面的应酬,全是写些不起眼的生活琐碎事。

    我笑了,大半生几乎在风云暗涌诡谲多变的商海中度过,惊涛骇浪的事就不必记于朋友圈和文章里了。

   不记工作,不记应酬,不记人间风月和繁华,只记凡尘清闲处,也是一件乐事吧。

封面图来自好友连春的故乡风物画~庄山片段。

2019-11-6珠海澳洲山庄旧居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