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单身汉日子


我的快乐单身汉日子

 
 
这段时间,家人去儿子家带孙子了,家里剩我一个人,重新过回单身生活。我心里大呼过瘾:爽呆了。拿书回来,不再担心有人“吱吱喳喳”了,没人在晚上催洗澡了。
没人管束了,这生活过得自由自在的,过得心花怒放的。跟那班猪朋狗友说:“我单身了,大家有什么节目可以约我的。”但是到下班,平时都喜欢在外面荡的这班鸟人,都说没空了,要回家吃饭,剩下我孤零零的。
这单身的快乐生活没过几天,又就开始不习惯了。晚上回家,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了,在屋里转过来绕过去的,自己就好像深山里的野人。
更大的问题是吃饭,家人在家,什么事都是她张罗,我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人生活,用家人的话就是“老爷”。
其实,每天都有饭局的,只是不想去凑热闹。这两年来,喜欢在家里吃饭。无论是在斗门上班,还是在横琴或拱北,中餐和晚餐,如果没有紧要的事情要处理,都会赶回斗门吃饭。
我吃饭必须有鱼,并且不吃淡水鱼。鱼无论是清蒸还是豉汁蒸,水必须多,因为我有鱼汁捞饭的习惯。
饭前要喝两碗汤,饭后喝两碗,饭量也比较大,要三个半碗。家人做好饭,盛了汤放到我面前,喝完汤再盛一碗。盛饭不能多,多了我会骂人。饭后家人洗碗前,水果拿过来再去洗碗。
“老爷”般的生活,添了孙子,一下子搅黄了。她不在家,我的整个生活乱了套,换出来的衣服堆积几天洗一次,放到洗衣机洗好了,也要大半天甚至放一天才拿出来晾。她不在家,自己像个流寇,每天东一餐西一餐的,过着吃“百家饭”的生活,真正当了“乞食仔”。
在外面吃厌了,想到回家自己做饭。自己的“厨艺”不怎么样,几十年没做过饭了,对自己的手艺没底。
下班回来,到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菜,回到家里,洗菜煮饭,如临大敌。刀啊砧板筷子碗等等摆满了洗菜盆,还有菜鸡蛋肉,自己手忙脚乱的,厨房乱成了“六国大封相”。
给自己煲一锅鸡蛋瘦肉粥,结果粥煮成饭。粥吃多也不行,晚上要去几次厕所。煮干饭吃,开始买了鱼的,做了几回,味道不理想,就不再买鱼了,买猪肉回来,买芥菜回来,一锅煮了汤,捞菜和肉出来,凑合吃。也顾不上鱼了,几十年吃鱼的习惯给孙子打破了。
吃完饭,洗碗洗锅,给厨房搞卫生,工作虽然不多,每天都做,也感到烦躁。
家人打电话给我:“吃快餐了?”我说自己煮。家人不相信:“你煮饭?日头从西边出来了?”跟她视频看厨房,看电饭锅的饭,家人急了:“你看看你,把厨房弄得一塌糊涂,你赶紧收拾收拾,搞好清洁,要不老娘回来收拾你。”
每天会打电话给承志,跟他聊天。知道他一个人在家过生活的,我问他:“你那多饭局也不去,一个人在家里做饭?”承志笑了:“做饭太麻烦,我吃快食面,一个面一餐,不用洗碗不用搞卫生。”
听到承志说吃快食面,我一拍后脑勺:“对啊,吃快食面简单啊,不用洗碗不用搞卫生。”
买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快食面回来,吃了两天又腻了,看见快食面包装都怕了。
家人说,来儿子家吃饭吧,远是远点。
我想,远点也要去,至少有顿饭吃,当流寇的日子太难了。
单身汉的快乐日子,没几天就夭折了。
2019-11-08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