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冬月,日子短了

今日大雪,斗门却是阳光灿烂,岭南无雪。

晚饭后,天色仍然明亮,农历十一月十二日,月已半圆,起得早,挂在楼角和树梢间的半空,等着暮色来临。

去门口菜鸟驿站取快递,夜幕渐渐吞噬西沉的丹霞,去观光台附近的威醒牛扒见一个朋友,朋友还没到,我进去靠窗边的位置坐下,打开快递的包装,拿出书读了起来。

威醒原是一间小西餐厅,门口有落地玻璃窗,玻璃窗边种了一行翠竹,从竹叶间隙可以看到里面淡雅的灯光。门口的玻璃门旁放着一辆本田摩托车,CBR929的金色跑车,每次去威醒,我会骑着它,在门口的马路兜一圈,吹吹风,让929强大的发动机轰鸣声唤醒一些年轻时的记忆。。

靠窗有两张桌子,紫色布沙发。在斗门上班时,中午或晚上,我喜欢去威醒,坐靠窗的桌子,点一打绿茶饼,一个小牛扒,一杯柠檬水,看着过路的人和车,听着餐厅里播的一些粤语老歌。

吃完了东西,倦在紫色沙发上,粤语残歌继续播放,我也迷迷糊糊做了紫色的梦。

威醒牛扒是一个湛江人开的,湛江人讲湛江黎话,我讲电城海话,都能听懂,大家是粤西人,算是老乡,所以亲切,喜欢去威醒发呆。

朋友来了,他说家里有事,今晚就不约了。我说有事你还跑过来?朋友说,你的电话打不通,发了信息你不回,所以赶过来。

我拿出手机一看,原来关机了。

今晚读管继平的《纸上性情》,写到张伯驹。张伯驹是河南项城人,字丛碧,书画鉴藏家。董桥在《景泰蓝之夜》也写过张伯驹。去年买过一册张伯驹的《云烟过眼》,写收藏的书。

管继平写张伯驹解放后,把家里的所有古董书画无偿捐给国家,五七年给错划为“右派”,他说:我鉴定书画也有看错的时候,那为什么就不允许别人给我戴错一顶帽子呢?

平反后去医院看病,家人想给他换一个好点的床位,医院领导说,级别不够。

张伯驹去世后,有亲人去医院骂:什么狗屁级别?老人家所捐的古董和书画,足以买下整间医院。

读冯骥才的《世间生活》,读到一句话,颇有意思:每每到了冬日,才能实实在在触摸到岁月。

到了冬月,日子短了。还有一个月多点,就要过年了……

2019-12-08朋友圈

2019-12-11雨初堂整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