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超半杯讲傻话

生哥约我喝酒,约了很多次,都没约成。

下午去生哥办公室聊事,生哥说,我做事时,你不要来,你狗日的来了,我就无法做事。

我不解:此话怎讲?

生哥说,你小子屁话多,聊着聊着我也跟着你胡扯。

晚上,跟生哥两个人在他门口川菜馆吃饭,一锅酸菜鱼,辣椒比鱼还多,汤面浮着的辣油,仿佛浮着一锅火。

一瓶白酒,他用杯,四两的水杯,我用碗。

生哥说,你喝了回去行吗?喝了不回家,在我家睡。

生哥吃饭喝酒,喜欢抽烟,喝几口酒,要抽一支烟,喝酒又慢,我的酒喝完了,他还有半杯。只得去车上拿酒,我给自己倒一碗,剩下的给生哥。

半会,我的碗里酒喝完了,生哥那半杯酒还在,倒是烟剩下半包。

我拿起酒瓶,给自己再倒一碗,一口喝完,对生哥说,你慢慢喝,我骑自行车回去,车就放你这里了。

生哥见我要走,一口喝完半杯酒,点了一支烟说,我也骑车,送你回去,

路边有共享单车,扫码取车时,生哥说,等等,骑自行车算不算酒驾?

他拿出手机,去百度查,一会说,喝酒骑自行车算酒驾,我们走路。

走了几步,他又点烟,我说,公共场合不准吸烟。生哥又问:喝了酒走路算不算酒走?

我烦了,你哪来那么事?下次不跟你喝酒。

走了一段,累,跟大哥倒在路边的水泥櫈,生哥吐了一地。

吐完他抹抹嘴说,太失礼了,别人看到,笑死了,两个酒鬼。

我看了看他,看看夜色中过往的路人,没有人理我们,他们要赶路。

我对他说,你又不是名人,谁看你!

从生哥家到我家,五千厘米左右,因为怕酒驾,所以生哥陪我一路吐一路歇着回来,五千多厘米的路,足足走了两个小时,生哥送我回到门口,我送生哥回去,他抽了半包黄鹤楼,我吐了两回。

生哥说,你小子戒酒后,以为你喝不了多少,谁知道你不显山不显水的,一下子灌了一瓶半,比我还吐得晚。

美姐打电话给我:滾回来。我说,今天浑身上下穿了名牌,滾着回来,会把衣服弄脏,我跑步回来。

回到小区门口,看到天上的月亮,白得让人发愁。

回到家,美姐在客厅拖地,一看到,蛾眉倒蹙,凤眼圆睁,手里的拖把指着我,好像穆桂英的枪: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我陪着笑脸:就一回,我喝酒那么辛苦,你就不能给个笑脸,温柔体贴一些。

老娘还要给你笑脸,喝了多少?美姐的拖把几乎触到我鼻子。

我说:一小杯,三两酒。

“啪”一声,拖把朝我扫来:你这流氓,不老实,生哥都给我发信息说你喝一瓶半。

我闪开拖把,躲进书房。美姐在门口骂:你个刀疤车,要不是璁儿,老娘今晚把门给你敲烂。骂了几回,不吭声了。

我发信息给生哥:你告诉美姐说我喝一瓶半?

生哥说,没有啊,我说你先是喝半瓶,然后再喝一瓶。

我说,你这是出卖,叛徒,甫志高,你这是卖国。

生哥说,有本事对你家的母狮吼。

2019-12-13初笔

2019-12-14雨初堂。

本文插图,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1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