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归简记

六弟约我回家处理一些事情,因为是周末,六弟带着全家回去。

下午四点出发,七点左右回到家,小城已是灯火阑珊。昊儿和林儿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欢呼:回到大电城啰,回到大电城啰。蹦跳着去敲家里的大门,嚷着找奶奶。

母亲在邻居打扑克牌。我推开邻居的门,有人看到我和六弟,就对母亲说:嫲嫲,你的老大和老六回来了。

母亲看到我们,把扑克牌递给旁边的人,抓起身边的包包站起来,瘸着出来。

昊儿和林儿扑过去叫奶奶,母亲脸上的笑容,像冬日夜里绽开的鲜花。

去吃饭的路上,昊儿问六弟: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珠海?他妈妈告诉他:办好事,我们明天下午回珠海。昊儿说:妈妈,玩多几天再去珠海可以吗?我想待在家里陪奶奶几天。六弟对昊儿说:爸爸和大伯公司有事,你还要上课,等过年回来再好好陪奶奶。昊儿一听明天必须去珠海,几乎是带着哭音说:奶奶一个人在家里太孤独了,爸爸,明天回珠海,我肚子会疼。我要在家陪奶奶。昊儿一边说一边跟他妈妈撒娇。

到街上的大排挡吃饭,上一道菜,发一个朋友圈。一桌菜,发了很多的朋友圈。发了再删,删了再发。反反复复,始终找不到配图的合适文字。

八月末后,就只有十月二十号回过一次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家待了一个夜,又赶回珠海。

看着满桌的菜,肚子咕咕叫。一碗汤喝下去,小城的冬月,暖暖的。六弟说:很久没吃过这样香的饭菜了。昊儿对大家说:吃完饭我们去逛街。

饭后,六弟他们去逛夜街,我和美姐回去收拾东西。

六弟媳妇逛夜街回来,刚到门口,一拍手大呼:忘记买一样东西了。说完又转身往回走。她出去一会回来,又说想起还有东西没买,再次出去。这样来回了几趟。

六弟媳妇跟美姐说:说真的,每次回来,去到街上,发现想要买的东西太多了。逛街买了一大袋东西回到家,总是感觉还有什么东西还没买。其实,只不过是想去街上多走几步,多走几次,多看几眼。六弟说:就是把整个城搬到珠海,你也不会感到满足。

我理解六弟夫妇的说法,回到乡下,有些东西就是买了再多,总感觉还有东西没买。有些东西可以搬走,但有些东西,这辈子都是无法搬走的。

六弟媳妇说:读大伯和慧谋叔公写故乡的文章,总有一股暖流从他们的文字溢出来。

对大多数人来说,任何关于故乡的文字,都是温暖的。

每次回来,带很多衣物,出去时又带了很多东西。美姐说,家里还有那么多衣服,真是没事找事。我说:衣物放家里安全,从家里带这些东西出去,是外面没有的。

回到小城,这一夜,是几个月来,睡得最安稳的。

2019-12-14小城静心斋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1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