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老花镜

最近又迷上功夫茶,端着精致的小茶杯喝茶,有仪式感。但老是想到我的大玻璃杯,它跟我几年了,不装茶水,那它装什么?它是该退休了,为我忙乎了几年。想到它的退休,也想到我自己。

说到小茶杯喝茶,阿龙说:小杯喝茶是品,品的是雅兴和情调。大杯是解渴。

其实,不用大茶杯喝茶的原因是,杯口大,水蒸气大,老花镜就会“月朦胧鸟朦胧”。

昨晚秀英姐的朋友圈,发了一张戴着花边眼镜的照片,戴眼镜的秀英姐,文雅大方,显得雍容华贵。我给秀英留言:这眼镜,戴着有型,斯文。暗暗问一下,漂亮的姐,是老花镜么?

秀英回复:悄悄地告诉你,树滴。不戴的话,手机上的字就是字,但看不清是什么字,已调到特大的字号了。

记得以前看到朋友戴老花镜,就笑话别人:有那么夸张吗?

现在轮到自己了,这老花镜不戴,真他娘的不方便。就像秀英姐说:字就知道它是字,就是看不清是什么字。

近来晚上有空,会去生哥家喝茶聊天,他家离我家不远,走路十分钟左右就到。

去他家喝茶,一般都是在他的书房喝茶。书房在二楼的阁楼,有五平方左右,摆了一个书柜,一张书桌,两张木椅,空间很小了,茶具放书桌上。他坐书桌前的木椅,我坐门口的木椅。一壶茶,两只小杯,一坐下来就到凌晨一点。

有天生哥问我:好像看到你戴老花镜了,对吗?我从口里掏出随身携带的老花镜说:什么好像?已经戴了两年了。

生哥烟瘾大,几杯茶就一支烟,他抽烟时,我躲到外面露台,以免给他“毒害”。我们聊天,聊着聊着经常要生嫂催了几回,美姐催了几回。

书房的烟灰缸,满满的烟头。很多次我刚到门口时,生哥从二楼“哒哒哒”跑

下来:你的老花镜。我说:能不能叫眼镜就行?不要叫老花镜,你老花镜叫得人心惶惶。

以前近视,就把责任推给书:读书太多。有电视了,要把错推给电视:看电视太多。电脑来了,把账记电视头上:对电脑太多。智能手机、iPad席卷而来,又把“罪恶魁手”赖手机、iPad身上。人老了,就赖上年纪。我们习惯这样了,有什么错,总要找个人来承担责任。

乡下流传一句话:四十四,眼生刺。想想自己已经超出“四十四”好多年了,老花镜成了随身必备之物。

2019-12-11初笔

2019-12-16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