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槟榔味的文字

刚到岭峰项目时,一期建的房子是连体别墅,挂在外面马路边的宣传广告有这么一句:岭峰别墅,宜人居住。

我老是把它看成岭峰野人居,有次开会时竟说成“峰野人居”,大家都笑了。文经理笑着说,关于神农架野人的书看多了。

的确是,那时正读一本写神农架野人的书。

记得小时候刚买了《新华书典》,表弟阿生来,看到我的书典,就大声读着:新华书曲。

九十年代初,和朋友阿华去广州,坐了一夜长途车,在广州火车站下车,阿华看着火车站顶的八个字大声读着:流一祖国,振兴中华。(统一祖国,振兴中华)

去佛山探朋友阿凭,他在一家步步佳的酒店订了房间给我,并在中文BB传呼机留言:步步佳酒店。我却看看“步步住”,去到佛山打出租车兜完整个禅城,也没有找到步步住。打阿凭的大哥大电话说:实在是找不到步步住酒店。阿凭在电话吼道:什么步步住,是步步佳,老是自作聪明,找不到也不会问问。

今天上午没什么事,几个朋友到十四楼喝茶聊天。阿周最后来,刚坐下,阿洋说:阿周,你的朋友圈久不久也要发一下,我那天看你的朋友圈,两年没更新过,又不见你在微信出现过,以为你拉黑了我或屏蔽了我。

阿周说,没什么发啊。阿宾说,把你泡的妞一个一个发出来。

阿周说,我是做苦力的,没有你们这班爷清闲,日间吃了无忧米,朋友圈发个不停。

我说,不发朋友圈可以,今天中午这顿饭,你请。

大家都同意了。阿周说,请就请,只要不让我发朋友圈。

阿宾说,狗日的,宁愿请吃饭也不发朋友圈。

路上,阿周悄悄告诉我:有人说,发朋友圈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读董桥的《英华沉浮录一》,其中《银行家的党爸爸》中写到十九世纪欧洲著名银行世家Rothschild家族第三公子Nathan   Rothschild,有天在伦敦坐出租车,下车时给小费少了。司机说:罗先生,贵千金茱丽小姐给我的小费比这些还多得多呢。Nathan   Rothschild吼道:她当然没问题,她有个阔爸爸。

董桥的文字,简洁带有幽默,文章总是有意无意地说上一些故事,其实这些故事都是有意思的。

近年关了,心有浮躁,不安稳。夜间大多时失眠,近来半夜里吃鸡,夜宵店有烧鸡、烤鸡、焗鸡、蒸鸡。这店原是美团叫宵夜时认识的。晚上睡不着,就叫一只鸡吃。说来也奇怪,连着两个月来,都要吃上一只鸡才能安稳睡觉。就好像璁儿睡前那顿奶。

夜间烧鸡、烤鸡、焗鸡、蒸鸡吃多了,有些上火了。人一上火,就会胡说八道。写些不靠边际的文字在朋友圈,有些心很大的朋友读到了,就“哼”一声,岸(疯)哥是说我吧。甚至问别人:阿哥的朋友圈是说我吗?

其实,我想表述的是:这世界病得不轻,包括我在内。

今早六点左右,朋友雁子发信息给我:你的文字,浓浓的生活气息,于平凡处见真谛。所以,喜欢读。很有槟榔味。

我说我不会写文章,只会胡扯。

雁子说:许是阿哥有胡子,可有的扯?

每天清晨,珍妹都会给我发问候语或表情,如今早珍妹的问候语是:天上最美好的是彩虹,人间最美好的是真诚。 心中最美好的是朋友, 一天最美好的是心情。早上好[玫瑰][玫瑰]

读完她的问候语,我看到从窗外溢洒进来的晨光。

2019年12月17日雨初堂

本文配图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