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路费的人

讨路费的人

 
 
 
朋友阿豪,今早给我打电话聊天,说起了他昨晚碰到的事:
昨晚八点多,在增城碧桂园凤凰酒店办完事,扒几口饭,心里惦记着孙子,赶紧上车往珠海赶。车到荔枝公园东门路口,从路边走出一个背着行李的中年男人,拦在前面。斌子准备绕来行驶,我叫斌子停车,斌子说,不要理这些人,可能是碰瓷的。我说,可能他有什么事。
车在公园门口不远停下来,中年男人走过来,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老板,行行好,给个路费吧。我要去博罗,给五十元就行。斌子大声喝道:离车远点,不要靠近车。
那人退了两步,斌子开车准备离开,那男人小跑追上来:老板,行行好吧。就给个路费……”。几乎是带着哭音,我叫斌子停下车,从钱包拿出一百元,递给站在车旁的那个男人,把车上吃剩的一盒饼干和一瓶水给了他。车开走了,我看到车后,一个跪着的身影,双手朝着我的方向作着揖。
“司机斌子说:这些人的话,你都信?街上那么多,你给得了多少?阿豪说到这里,

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会说:不知道为什么,在街头看到背着行李的人,总是担心:他有钱坐车吗?
我对阿豪说:你真是杞人忧天了,那些有什么好担心的。
阿豪又说起一件旧事:
记得十多年前住在市区,有天夜里十一点多,我开车经过香柠路红灯路口,有一个年轻男子凑过来说,老板,给十元我坐车回斗门吧。我给了他二十块钱。坐我车上的朋友阿强说,阿哥,你受骗了。这些是白粉仔,经常在这里拦车要钱,要的钱不多,就十块钱,说是要路费。我说,万一是真要路费呢?骗就骗吧,也就二十块钱。阿豪叹了一口气说:见到有人讨路费,我也知道,他们可能是骗钱。但我心里想,万一当中真的是讨路费的,能帮到一个,也不算是受骗。
我对阿豪说:
假如你有一天在路讨路费,有多少人会正眼看你一眼?有几个人会给你路费呢?
阿豪说:
为什么见到背行李的人,总是担心他们没有钱坐车,不能回到家,为什么会给钱讨路费的人呢?其实,我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二十多年,在广州流浪,凑了一张机票,去找刚到上海做事不久的朋友阿迪,我出发前没通知他,想给他一个惊喜,到虹桥机场,口袋里还剩下二十多块钱,在公用电话呼阿迪的传呼机,美滋滋地等着阿迪开车过来接我吃大餐。等了几分钟,不见阿迪回电话,跟着再呼两个,并留言说我到了虹桥机场,快来接我。等了十多分钟,我心里急了:搞什么?有大哥大电话回电话很方便的啊,为什么呼几个也不见回话?
再加呼两个,一块钱呼一次,呼了几次,十多块钱剩下寥寥无几了。换了一个地方呼了两次,差不多天黑了,阿迪才回电话:你怎么不早说一声,我全家来北京了,刚才在飞机上,怎么办?我刚到上海,那边没熟人。
我跟阿迪说,只想给你一个惊喜,我没钱了。阿迪说,你搞什么鬼?这么晚了,我怎么给钱给你呢?我订明天上午机票回来吧。
身上还有六块钱,买了一瓶水,走出机场大厅,不知道要去哪里。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夜色很晚了,走到不远,路边不远,有一个小棚屋,有一个老伯在屋里,七十多岁,我问他,去市区还要多远。大伯说,差不多二十公里,你走路啊,要三四个小时啊。我跟大伯说了我的事。大伯说,你不嫌这里脏,就蹲一晚吧,明早再坐巴士去市区。次日,大伯给了我十元了。
大伯给我10元钱,帮了我大忙。我感谢他对我的信任,倘若他把我当作骗子,我肯定要露宿街头,或者在深夜里步行三四个小时去市区了。骗子很多,但万一开口要钱的人中,真的有急需帮忙的人呢?心存善念,即使偶尔被骗也没有什么后悔的。
阿豪说到最后,他说:
二十多年前,有人收留我,给我十块钱,二十多年后,假如我在路边讨钱,也许还会有吧。
静静地听完阿豪的说话,我沉默了。“心存善念,即使偶尔被骗也没有什么后悔的。”也许阿豪是对的。 
2019-12-01雨初堂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