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务主任的一天

十多年前,我出差到乌有县,当时我负责中学生报纸。

乌有中学的教务主任马培仁是我的故交,听说我来,他很高兴,就说一定到他们学校转转。

一大早,我就去学校,马主任在校门口等我,他手里拿着一个烤红薯在吃。他问,你吃过早饭没,我说吃过了。他问,你吃烤红薯不?给你也要个?我说,我吃红薯胃泛酸。马主任说,我也是,我胃不好,可是就是喜欢吃红薯,没办法。说完无奈地摇摇头。

我们边走边聊,马主任慢慢吃着烤红薯。到办公室,马主任给我泡好茶,正拿起那吃了一半的烤红薯要吃。两个女生进来,一个胖胖的,一个瘦瘦的。瘦瘦的女生说,马主任,我们是高二四班的,盈盈在我们班很孤立,班主任侯老师老批评她,其他同学也都欺负她。很显然,这个瘦女孩是盈盈的朋友。瘦女孩说,马主任,您把盈盈调到三班去吧,三班班主任陈老师为人好,估计能善待盈盈。

马主任说,你们侯老师严厉点,但是我认为班主任严厉,对班级,对每个学生是好事情。我曾在中学当过政教主任,也一直做学生思想工作,于是附和马主任说,是呀,班主任严格是好事情,你们要适应。盈盈坚定地说,马主任求求您把我调到三班吧,瘦女孩也附和着。马主任还要再说什么,盈盈突然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说,求求您了,说着在地上连连磕头。马主任说,看来这事得处理,于是领着两个学生出去了。

我在马主任办公室看报纸,在电脑上上网看新闻。大约一堂课的时间,马主任回来了。我问,班级调好了。马主任说,好了,这些学生呀就是小题大做,不知一天想啥呢!说着,马主任拿起半拉子烤红薯咬了一口。这时一个男同学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不好了,高三八班的花花割腕自杀了。马主任慌忙放下烤红薯,对我说,王主编,你再等一下,我去看看。说完,马主任随那个男同学跑了出去。

大约半小时,马主任进来了说,哎,是这个女生和班上一个男生搞对象,这男生说高三了,要下功夫学习,想考个好大学,不理女孩了。这女孩想不通就准备割腕自杀。我问,不要紧吧。马主任说,多亏有同学及时发现,血流了一地,班主任和其他同学已经送县医院去了。我一会还得去医院看看。本来说中午请你吃饭,你看这!我说,咱们老朋友,不客气。于是我就提前离开了。马主任也朝医院方向去。

我们相约下午三点在马主任办公室再见。下午三点,见了面,马主任说,多亏抢救及时,不然很危险,都伤到动脉了。现在这孩子真是的!我和马主任感叹着。说着马主任拿起半拉子烤红薯吃起来,说,害得我也没吃中午饭。我说,马主任,你要注意饮食,你看你瘦的!

这时,进来一个戴鸭舌帽,穿一身劳动布服的汉子领着一个学生进来了。汉子说,您是马主任?孩子说,您让叫我来?马主任说,这孩子老抽烟,屡教不改。谁知这汉子以平静的口气说,我以为是啥事,因这事把我叫到学校我认为不值!抽烟不是啥毛病,我也抽烟,说着拿出烟让我和马主任抽,我们说不会抽烟。这汉子就拿出烟自个抽,然后拿出一根朝低头站在那里的孩子递一根说,你也抽一根。孩子不敢接。汉子点上烟说,这孩子自小就抽烟,我教的,人的一生总得有个爱好,你们说是不?我认为抽烟就是只是一个爱好。

马主任气得脸色铁青,趴在我耳边说,我看这家长不是善茬,我得把这事向校长说说。我一看事情不太好就说,那我们回头见,就离开了。

我离开前朝桌子上一看,那烤红薯还剩三分之一,露出参差不齐的瓤,在那里尴尬地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