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聘仁轶事

  昨天晚上几个朋友吃饭,老马说,把单聘仁叫一下。单聘仁是古城大学教授,和我要好,所以,老马让我喊他。

电话打过去,单聘仁说,你嫂子昨天去城中村那边拍抖音,让狗把腿咬伤了,我正在医院伺候你嫂子。我问严重吗,老单说,挺严重的,都住院好几天了。我说,那你好好伺候嫂子,我们回头再聚。

单聘仁是在一次报告会上认识的。一次,我去古城大学听一场报告,是由单聘仁做的。报告内容忘了,只记得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我们为善修德的努力是无限的。我们在我们的有限生命中要勤苦努力,为社会做贡献,助人为乐,与人为善,奉献我们的聪明才智。这样在我们百年之后,高尚的人们提到我们时会洒下怀念的热泪……

因此,我认定单聘仁是一个高尚的人,决定交他这个朋友。当时留下了联系方式,这几年就一直交往着。

交往深了才知道,这单聘仁个性特别强,在饭桌上爱自我表现,自吹自擂,谁也不服气。一次吃饭,有个朋友在饭桌上吹嘘自己,单聘仁不服气,就说,你这个人特别像我们古城大学的一位处长,那个朋友很高兴,就说那你哪天引荐认识一下那个处长。单聘仁淡淡地说,那你是没法见到了,得癌症死了,前天才送的火葬场。

单聘仁曾当过古城大学某学院院长,后来不当了。单聘仁说,他效仿陶渊明,不满官场丑恶,挂冠而去,是辞职不干了。但也有私下传说是被免职的,原因:一可能是经济问题,二可能是作风问题。以我的理解应该是个性问题。

记得单聘仁刚当上院长时,我不知道,到古城大学见到单聘仁,连喊了三声“老单”,都没有答应,他装作没看见我。后来听卜世仁说,凡是不叫院长的,单聘仁都不答应。我暗暗叫苦,方信古人“时位之移人也”此言不虚。昔日嬉闹的朋友一当官,对面相逢也不相认。

前年我去古城大学见到单聘仁,因为有前车之鉴,我老远就高喊:“单院长。”单聘仁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说:王大主编,自家朋友,叫我老单或聘仁就行。和我说笑聊天半天。离开后,我很纳闷,这傲慢的单院长为何如此“亲民”了。一问卜世仁,才知,老单被免职了,前天才宣布的。我很纳闷,这权力到底是个啥!让昔日好友一时间好像“神魔”附体,一时间又“人性回归”。

单聘仁特别喜欢抽烟,但他老婆很反对他吸烟。一次朋友聚会,老单正在腾云驾雾,他老婆一把夺过烟掐灭,扔到垃圾里,然后恨恨地说,抽抽,迟早抽死。单聘仁一脸尴尬地看着大家,然后对身边的小蔡说,你这下知道哥一天受的罪了吗?

单聘仁曾在古城卫视做过一次专访,所以吸引了一些中老年妇女的注意。所以,常有一些异性找单老师学习。一次饭局,老单和两个女的聊得很开心,这时他老婆来找他,看到那一幕,老单老婆说,一天不要太轻狂,我建议你去查查你自己的工资卡,看还够买几袋米。

单聘仁说现在骗子太多,一次吃饭谈到某个领导,席上有个人说他很熟,于是就说给那领导打个电话。骗子正打电话,单聘仁说,那个谁接电话了?骗子说接了。单聘仁趴在我耳边说,这领导三个月前都死了,追悼会我都参加了,这家伙是和鬼在通话。

一次饭局,碰见一个“神医”,自称行医四十多年了。后来,单聘仁问,你今年多大,那人说四十四,单聘仁说,不愧是神医,不到四岁就已经开始行医。

单聘仁正面品格是,大气,有理性,也很睿智;他最大的不足就是傲慢,性子急躁,也有不少坏习惯。这就是我的好朋友单聘仁,你喜欢他吗?

来源:读写新讲堂,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5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