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度:微风的心

 

  我相信你就在风的里面。
  夏初的清晨,车经过山脚,山脚的风清静、茁壮,像豌豆苗在水中。到了深山中时,阳光照过山间的植物,照射进沿山公路一侧的溪水,这时风吹过来,吹到脸与衣衫上,是薄荷叶子一样的凉。你也是。你的鼻翼有夏日微风的样子。

  在中午,车停在一段稍宽的空地上,我与你下到山溪里。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大大小小的石头,每一块都想让人站立不稳。你把手探进水里,细小的波浪亮丽前行,如有急急的心事。心事在水声里,随风飘散。

  从风的身上,可以感觉到时间。时间到了下午,风倦怠了,软软地停在树叶上。车速似乎慢了下来,你与我开始瞌睡。直到傍晚,燥热的风,缓慢归山。风是怎样归入山中?山间鸣虫的声音自岩石与草丛间发出,然后爬上树梢,在云树之间,悠然流转。

 

  风怎么会懂得这样多。只要你想一个人,她就在所有的地方。
  如果真是这样,那有多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