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月里的碎言乱语

冬月以来,接到很多平时不怎么联系的朋友电话。按炼道多年来的经验,每年八月份开始,平时不怎么联系的朋友打电话过来,不是聊天的,是发“红色罚款单”的。一般接到这样朋友的电话,就直接问他:是娶儿媳妇还是嫁女儿?还是进宅?

所以很多朋友说:打电话给阿哥最轻松,最干脆,不用说开场白和客套话。

平时不打电话,不联系,是怕扰了别人的清静。

读网文,读到“朋友圈里未必有朋友,黑名单中一定有故人  ”这句话,感兴趣,摘了下来,以作炼性。

身影再长再大,它是虚的,只是一个借助光线的影子。

虚荣心无论大小,都是陋习,也是常情。

无求即是有求,一个人说,什么都不想了,其实什么都在心上。说什么不想,那是欺心的话。

静里求静,不是禅意,是学问。

喧闹中可以静心,不是技巧,是心里有禅意。

还有谁,半夜里,歌乐悠扬呢?

还有谁,半夜里,给那个被生活击溃的自己,静静去听完一首歌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半夜里听到的歌不再是歌,而是寂寞,是恐惧,是无奈。

歌,不再是抚心的歌;再美的小夜曲,也是躁音。

寂寞的情愫不再孤独,随歌声曼舞,在歌声里寻到共鸣。

歌声是心声,心声随歌声飞扬。

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歌声才能在梦里悠扬……

夜半,单人,单枞。

夜半的单枞,夜生活者漂泊的魂。

爷爷看晴晴的画,一张蜘蛛网。

晴晴看她的画,是快乐。

她的画,自己看得懂。

某个晚上读朋友圈,一个很长时间没有出现的朋友,在我的朋友圈留言:

“感谢你每天的朋友圈,能让我点赞。让我感受我还活在人间,让我知道我还能是你的朋友。每天看到你的朋友圈,我心里很欣慰,我们都还粗鲁地活着。”

“感谢你虽然屏蔽了我的朋友圈,没给我的朋友圈点赞,但至少我还是你的微信好友。感谢你没有拉黑我。”

“祝一切安好!(此处是三朵玫瑰花)”

一个祝福三朵花,忽然我心里有个感觉,三朵花就如三炷香……

都安好吧,无论是屏蔽或拉黑,还活着就好。

十一月末班车的夜,活色生香,一杯酒,一杯茶,一分醉,一分醒。

隐约悠扬的歌声,带着无奈,想把生活里的压抑抒发出来,脸上笑容可掬,心的深处在淌泪。

厌倦了你欺我诈,看累了红尘假面具假笑容。

何处来,何处去,匆忙间,磨尽韶华,觅一僻陋之地,从此隐于人间静处,清风霁月,书茶度余生。

书中有知己,书里有岁月。

心有佛意佛心开,心有邪念魔心生。

十二月,来了,祈愿茶香依然。

2019-12-21雨初堂整理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