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无成三大害

下午,有些时间,陪美姐带璁儿去大信游泳。其实去大信,我还有一个目的,璁儿游泳那个小时里,我可以到四楼的西堤书店读书淘书。

说实在话,写不成,读不成,却偏偏喜欢去书店,去到书店就得意忘形,把自己当成真正的读书人,手舞足蹈,这个书架摸摸,那个书架看看。去读书买书,是想偷师,有计划有阴谋的。

有人说,寂寞时,写些文字来塞堵空洞的心灵。有人说,受伤了,写些文字来疗伤。有人说,心有感触,写些文字来抒怀。其实,这些都对。

开始写东西时,总以为凭自己有猴子般的聪明,终须有朝写成鲁迅第二,谁知道写了两年,写来写去,还是半天吊垃圾,阿哥还是阿哥,不是鲁迅第二,这时猛然记起老家有句俗话–马骝精吃鸡屎。原来写文章不是靠聪明的,是靠天分的。

朋友老许说读差的文章,有一句话非常经典,那就是“简直浪费别人的生命。”。我想到,别人的文章写得好,是读书多,博览群书,胸有成竹。于是也学着别人去读书,并且读得比谁都更认真。可以,无论怎样努力,总是左眼读进右眼流出去,前脑读后脑忘,连以前读的书都忘了,所以,写文章经常断片断词。此时又记起乡下有句老话:读书无成三大害。第一害,读得自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其二害,年纪轻轻五十二岁读到戴老花镜。其三害,读书不成却买了一大堆的书,惹得美姐动不动就“焚书”。

西堤书店书架上的书,那类书摆在哪里,我心中有数。

进大门右边,有茶艺和关于花草树木的书籍卖,这些书除了图片好看,别的就没什么了。还是觉得周瘦鹃写关于花花草草的文字有趣。

今天是直接到里面找流沙河的诗集,另外就是想看看彼得·汉德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在原先摆放流沙河诗集的书架找书,翻了几遍都没找到,问服务员,服务员说:卖完了,补货中。她说这话时,我发现她的笑容带着狡猾。转身去找诺贝尔奖作品时,我想到一个词:奸商。

璁儿游泳时间到了,和美姐去五楼威尼斯西餐厅吃饭。

美姐点她的羊扒,我点我的猪斧头骨。服务员说:除了猪扒,其它都有。猪肉太贵,暂停了。

璁儿平躺沙发上,眼睛稳稳地瞪着天花板,我抬头看天花板,天花板是人造的星空,满天花板的星星在闪烁,偶尔还有流星划过,璁儿看得入神。

拿出村上春树的《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出来读,我的两只脚架在沙发上,美姐低声说:修炼了几十年,还不知道斯文,拿了本书装斯文,怎么样装,都是土匪。嫁给你,我就当了几十年的压寨夫人。

我看她一眼,把脚放下,璁儿看着满天花板的星星,叽哩咕噜地笑着……

2019-12-25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