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的嫩藤蔓

漏了一份文件在家,下午回去找文件。璁儿正在耍脾气。从美姐手里接过璁儿,到客厅朝东的大阳台玩。忽然发现一株幼藤绕着阳台的铁栏杆向上爬,几片嫩叶,葱翠葳蕤。

铁栏杆外的大红花开了几朵,有一朵大红花伸进阳台,西斜的阳光洒花瓣上,特别鲜艳。绿化带小矮丛的叶子,郁郁葱葱。

铁栏杆的藤蔓,秋季末全枯萎了,原以为要等春天来了,才能生出幼苗。谁知春天还在半路,就吐出一株幼绿缠绕栏杆,蜿蜒蔓延,的确是意外。

阳台的地板砖是花砖,小块,我说要换掉成大块砖。然后弄一个茶几,放两张藤椅,趁着冬天还没尽头,喝茶晒太阳,可是十分惬意的事。美姐说,璁儿和晴晴会给你来个“狂风暴雨”的。

我对美姐说,我们老了,这些以后就是璁儿和晴晴的。我指着栏杆上葱茏的藤蔓对美姐说,别看是一枝小藤蔓,很快就爬满整个阳台的栏杆。

手机收到快递信息,到小区南门菜鸟裹裹柜去快递,两个包裹,一个牛皮信封有“四川省作家协会”七个红色字样,我猜到是彭家河老师寄给我的新书。前段时间彭老师的新书《湖底的河流》发行。跟彭老师有缘他的《瓦下听风》。读了《瓦下听风》后,我刚好回乡下,那天晚上和几个朋友去村里吃狗肉,回来后写了一辑文字《月下的海》,其中第三小节《小城的风》引用了彭老师《瓦下听风》的《方言》中“彭家河的《方言》中写到:终有一天,我们的方言将会变得混杂不清,然后慢慢消失。城市没有了方言,乡村没有了方言,我们的世界将是多么单调和无聊。”

我的公众号文章发布后,彭老师关注了我的公众号,还留言:谢谢老板,你写得比我好。说实在话,彭老师是知名作家,在我的公众号留言鼓励,还关注我的公众号,真的让我受宠若惊,万分荣幸。

彭家河老师的文章我喜欢读,他的文字乡土气息浓厚,平易隽永,凝炼自然。我也是恋故乡的人,读他的文字,心里十分温暖。

彭老师除了赠送他的新书外,还给我寄了一本《四川文学2019-12》,这份情真的很深。

我曾经在成都工作了三年,十分喜欢成都,每听到川音,倍感亲切。

今天收书十四册,王元化的《九十年代日记》,是读胡洪侠的《夜书房~初集》时知道这本书的,胡洪侠是这样描述的:刚出版的王元化《九十年代日记》。这真是一本让人喜出望外的书:封面底色深蓝,传达的是挡不住的深邃思想的意蕴;国际大三

十二开版本,内文纸张洁白,版式疏朗,字号较常规略大,视觉非常舒服,是今年以来不多的书籍精品。

读到这段文字,立即去京东和当当网搜书,这书是二手书,价格有点高。但心里喜欢,一闭眼就买了。

大阳台的阳光还在,把书拿到阳台摆在地板拍照作记录。

阳光下,铁栏杆那株嫩藤蔓的几片叶子,犹如用翡翠雕刻成,晶莹剔透,流光溢彩。

蓦然间,我看到整个阳台的栏杆上,藤蔓繁茂,葱璁荟萃。

阳光,暖暖的。

2019-12-25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19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