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长了,人心会缺角

半夜里,朋友阿祥打电话给我:喝醉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没办法,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要找谁送我回去,我第一时间想到你,我知道你肯定没睡觉。

心里虽然有些愠恼,但还是开车去找阿祥。半夜的风,从车的玻璃窗“飒飒”飙过,车流如织,雪亮的车灯,划破昏沉的夜。

阿祥坐在酒吧门口,见到我后说:醉了,从昨晚七点喝到刚才,从饭店喝到酒吧,清醒的人不见了,醉的人还在。骗子,全是假酒,喝了一肚子的假酒。

看到醉得好像傻佬的阿祥,闻着他身上夹杂香水味和酒味,我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阿祥说:哥,肚子饿,还没吃饭。

旁边有家麦当劳,我扶起他进了麦当劳,看着广告图点了汉堡包和热豆浆。取到汉堡包时,发现汉堡包很小。和阿祥同时笑了:看图片那么大一个,原来是这么小的。阿祥“哼”了一下:骗子,都全是骗子。

几年前跟班哥在拱北一家饭店吃饭,看到墙上鸡煲翅的图片,汤煲里一只又肥又大的鸡,和几把金黄的鱼翅丝,两百多块钱一例,班哥说,这么大的鸡和那么多的鱼翅丝,两百多元太值了。点了一份鸡煲翅,等端来了,揭开盖一看,金黄的汤里除了几条鸡肉丝之外,什么都没有。问服务员:鸡和鱼翅丝呢?服务员说:那肉丝就是鸡啊。我指着墙上的图说:图片的鸡那么大。服务员笑了:图上还要我们的店花呢,那是不是要她过来?班哥说,傻子当多了,不差这一回。

阿祥说,今天谈了几家银行,都没戏。今年怎么过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我身上也压了一大堆的烦心事呢。

阿祥说,下个月十五号前没拿到资金,就要崩溃了。他娘的,全是骗子。

送阿祥回去,趴在车上,突然发现自己很累。看到车前面有一对年轻男女好像在吵架,隐约听到女的说话声音:没钱我可不理,你自己搞定。说完就丢下男的走了。

打着了车,忽然之间,我感觉整个车里有一股气,压挤得我心口发闷,按下玻璃按钮,透了一下。

记得格非的《月落荒寺》结尾有这样一段话:何为真,何为假?一段蝶化庄生的末世余情,来如春梦,去似朝云。标题来自德彪西的名曲,具有东方禅意的名作曲目背后,是烟霞散尽的人生迷思。

回到家,给自己沏一壶茶,坐在茶几前,看着热气袅绕的茶,看着茶几上的茶具,看着还有三张就翻完的日历牌,思绪万千。手触摸到热烫的茶杯却没端起,心里对自己说:翻完那日历牌上的纸,年意渐渐浓了。

夜越深,茶越浓。日子长了,人心会缺角。

2019-12-28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0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