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盆半死不活的灯芯草

中午,刚回来准备睡觉,电话响了,9521288的号码,没有接,打了三次,接了,一位美女说:先生,我是平安贷款的,你需要贷款吗?审批手续简单,半小时款到账,不需要任何费用。我说,我不合条件,我有黑名单。美女又问:你有车吗?你有房吗?我有些兴奋了:都没有,你给我吗?对方顿时挂机。

去大阳台晒上午新买的玻璃茶杯和收到的书,顺便看看栏杆的嫩藤蔓长成怎么样。

今天的阳光稍弱,晒了会书,看到阳台的灯芯草开得繁茂,心里想,如果那美女再打电话来,记得告诉她,我有一盆半死不活的灯芯草。

这两天,收书的确是有些疯狂了。去西门菜鸟裹裹取快递,西门的保安老赵笑了:据我观察,全小区就你的快递多。

老赵说这话时,我想到花姐的《狂狼》:狂浪是一种态度,狂浪是不被约束,狂浪 狂浪。一路疯狂,一路流浪,一路向远方。

搬回书,面前一堆书山,美姐朝我点了点头,我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有点多了。美姐没有“哼”,笑吟吟说:不多,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拆包装时,美姐好像找什么,我问她:找什么?她还是满脸的笑容:找打火机。我有些紧张了:找那干什么?美姐说:煤气炉打不着,我煮点东西。

我松了口气,去弄刚收到的书。美姐在厨房说:冲奶粉给璁儿。

几下搞定,把奶粉拿给美姐,她说:不错,帅哥,这速度简直是大师级别了。我“哼”一声说:卖猪肉佬的刀法,卖油郎的干活,无它,工多手熟。

美姐问:什么卖油郎?我说:想听不?想听就发个红包给我,我慢慢道来。美姐发了红包,我跟她讲了卖油郎的故事,讲完了最后说:这就是读书的好处。

把我和璁儿今天拍的照片发给母亲,母亲说:帅气的两位爷。璁儿一出生,母亲叮嘱我:每天都要发璁儿的照片给她看。

老太婆每天都等着璁儿的照片发朋友圈。

登记好了新书,拍照片作记录。回头看看,一大堆的书山,真的有点多了。

夕阳刚落下,起风,树梢响了,有冬季的感觉。到外面散步,风把自己刮得东斜西摆的,身上有些寒意,有回去的念头,但一转身想到:顶住吧,输给风雨,也不输给灵魂。

白天喝茶,聊俗事。深夜喝茶,聊心事。

无论聊俗事或心事,都是事。

这几句话认为很有意思,忘记说这话的人是谁了,喝了几杯浓茶后想起,那句话是自己说的。

2019-12-29雨初堂(雨天)

本文陪图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0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