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许送的俩福字

午睡醒来,看朋友圈,小许新发了一个圈,去递了一杯茶的表情,小许回信息说:阿哥,过来喝茶。

外面还有些雨,去小许家十分钟,喜欢去是因为小许翰墨轩门口的矮竹篱笆,还有那几株散尾葵,往门口一站,感觉到整个人都静下来,很舒心的。

其实,去翰墨轩是喜欢找小许聊天,慢条斯理地嚼着几句话,十分有味。

因为有雨,门口的散尾葵叶尖挂着一些小银球。

小许上午有应酬,喝了点酒,煮水沏茶,我的茶杯放他刻木雕的工作台,工作台放着几把刻刀,还有一小块正方形的木板,木板刻着一个“书”字,填了金粉。

小许说,今天现场写两个不同字体的“福”字给我。阿哥儿孙满堂,是有福气的人。

摆了红色金斑点的宣纸,小许写了两个不同字体的福字,盖了章。他说,这字不是天下第一,是我心里第一,送朋友,要送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用心去写,就是好字。

我要去门口照相,搬了藤椅到门口,古色古香的瀚墨轩两扇木门,一扇开着,一扇关着,拿一本书坐藤椅上,小许帮我拍了几张照片。

临走时,要了那块正方形小木板。

说到写字,雨霖收到我快递给他的书时,发信息给我说,没看过你写的字,今天看到,原来你的字写得不错。

雨霖这两句话,说得我脸红。其实我写字最差,小时基础没打好,大了又懒,所以写出来的字一直小学水平。

读二年级时,父亲看到我作业本里写得东歪西倒的字就说:人长得三角六耳,字也写得三角六耳。

自从知悉王羲之喝醉酒写成《兰亭集序》后,每次喝醉都去雨初堂写字,但每次都是走到雨初堂门口就支撑不住了,就好像杨志在黄泥冈喝了白胜的酒,耳边“倒也倒也”几声,即时瘫坐雨初堂门口,倚着门边梦里写“兰亭集序”了。

醉了几回都没写成像王羲之那样的《兰亭集序》,倒是挨了几回骂。

于是,对醉写兰亭集序从此死绝了心,对写毛笔字也死了心。

回到家里,把小许送的俩“福”字摊开,红色的纸,黑色的福字,我看到了春天的颜色。

2019-12-29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0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