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度:容我叹口气


容我叹口气

……娘,容我叹口气。
这口气本应在夜星的天上,
有咱家菜园的影子,
却一直在我的心里。
  
这口气的形状——
与你给我的心,完全不一样;
它像住在咱家的狗的脚掌隙里,
咱家的狗也要踢脚甩开咧。
  
——这口气,
就只能住在我的身体里。
在天上的娘,你给我的身体,
我叹口气就想起你。

 

 

这么好的信

 

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写信
写一封这样的信:

信里说法国式的接吻
说春天,小城,和溪水

说亲爱的,亲爱的。
说“秋天很美,很美

旅途有一点点儿
旧信封才知道的疲惫”

 

说我喜欢你这样的人
说出许多质问和省略号

说“祝好。某某。
某城。某年某月日”

 

你在做什么

 

现在,

你在做什么?

 

一会儿,

你要做什么?

 

再一会儿,

你又做什么?

 

昨天,

你在做什么?

 

前天,

你在做什么?

 

明天,

你做什么?

 

后天,

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问问,

不用回答我。

 

 

不能说的话

 

 

不能说的话有很多。

 

对于夜晚,不能说“请此刻暂驻。”

对于一匹马,不能说“我见过草原。”

对于一朵花,不能说“明年你在哪里。”

而对于你,可以说出的话,像星辰一样繁多;

唯独不能说的是:

 

“昨夜,我梦见你。”

 

 

一百万个你

 

即便是时空无限,

深入又广博,

出现一百万个你,

光芒逼人,如寒夜繁星,

如团花锦簇,

如江河之沙金,

我还是不再改变。

 

今日

 

傍晚的山中,

我与你、与你、与你,

凉风中喝茶。

 

 

寄青春

 

那时我看夜空,

不知流云亦是时光;

看星挪辰移,

不知山河瞬间消逝。

 

今日晨光覆地,

于我心却如夕阳沙漏;

即便晚霞临窗,

身体又如风吹稻米谷壳。

 

我羡慕你,

你在清澈露水里,

在旭日朝花中,

在万顷彩云下。

 

 

乡间蜂蜜的气息通往她的家

 

她的眼睛是甜的,

像厨房里的蜂蜜,

像雨水中的心。

 

她走路的样子是银器,

像梦里的树枝,

像月光下的风。

 

 

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

 

 

我一直很担心,如果

我突然地亲吻你,你

会不会大声喊起来?

然后,在我的茫然失措

中,你狠狠地扇我耳光,

踢我的小腿,再吐我

一脸口水;之后,在

应声而来的同事间,

我被撕扯碎了衣服,被

批肿了面颊——从此

灰溜溜地滚开?

 

我没有亲吻你。我

的离开依然让你心伤,

但不是愤恨,是遗恨;

我很后悔没有被你扇

耳光,踢小腿,再吐上

一脸口水;我在你

写的城市里,看到你

思念的那个人的距离,那

距离是我爱你的最痛的

距离。这距离间只有春天,

春天只有希望。只有希望。

 

 

 


‍   作者简介周公度,作家,学者,《佛学月刊》主编,出版书籍发表文章主编期刊不可计数。

 

编辑点评周公度的文字,无论诗歌、散文还是小说,无一流俗,都是天赋,无法复制。除了天赋,还有作为一个作家,至为宝贵的童心,至为难得的真情。

 

继去年云中羽衣子之后,散文天下公众号特聘请    周公度 2016年专栏写手

来源:散文天下,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1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