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桥帮我挣点买书钱

昨夜读了一篇关于吴小如的文章,吴小如说:

越是伪学术,越容易名利双收,越容易讨读者喜欢。

他说:比如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不能说误人子弟,至少也在误导观众。我只看了老朋友周汝昌的讲座,别的都只是扫一眼。一些主讲人连基本常识都不过关,原文都讲错了,但是名气很大、又出书,销路还挺广。

读到这篇文章,看到吴小如的名字,有些熟眼,去电脑查藏书记录:2018年3月22日晚,收吴小如著作两册:《莎斋闲览》、《看戏一得》,俱是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从书架里找到这两册书,才发现自己原来买了很多书,有大部分还没空读。

吴小如(1922.9.8~2014.5.11),原名吴同宝,号莎斋,曾用笔名少若。1922年出生哈尔滨。祖籍安徽泾县,历史学家,学者、北京大学教授。

昨夜跟连春聊天,说起吴小如。连春说吴小如是学者,他的学生很多。吴小如的书写得很好。连春在电话那边笑了:民国那班大师,学问好,写了很多好书,这辈子也读不完。

有晚和雨霖微信聊天,雨霖发了一张图片给我看,图片里是几格大书柜,装了一柜的书。雨霖发信息说:我的听雨斋。

看到听雨斋几个字,我就有印象了。去年雨霖告诉过我,他新房子的书房雅号叫听雨斋。他说:阿哥,以后回来,请你到听雨斋喝茶。

雨霖发图片给我后说:书房太小,学校那堆书都还没有拉回来就没空间放了。

有个书房就不错了。有书房就可以看书写东西,可以胡思乱想,可以坐忘。 现在要发奋读书,流年似水。

我说,不怕,现在四十多,能活到八十岁,至少还有四十多年读书呢。

雨霖发过来信息:呵呵。但愿如此。人生苦短。以前没有那么深的感受。

一会,手机屏幕出现雨霖发过来一本书,蓝色的书皮,是周作人的《夜读抄》,我记得我也买了很多周作人的书,其中有这本。去年回乡下,带回去放静心斋了。

雨霖说:以前买一套周作人作品。三、四百元。 《夜读抄》

就是文抄体类。这类型文字难写。读书要多,知识要渊博。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这类文章给人文化和见识,拓阔人的视野,丰富人思想。那是。周作人文章显得涩,缘于此吧。

雨霖和连春两个人,读的书非常之多,读得精细,感悟非常深刻。跟他们聊读书,我是受益匪浅。

去查一下,发现藏书登记录里有周作人三十多本书,找了一会没找到,后来想起九月末回乡下时,带了大部分回去。

想读周作人的书,雨初堂没多少本,就到京东淘书。买了《知堂文集》、《周作人书信》、《知堂乙酉文编》、《泽泻集  过去的生命》、《苦雨斋序跋文》、《夜读抄》等六册,除《夜读抄》是岳麓书社出版外,其它五册均为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昨晚下单,今天中午收到书。

去年买到耿立老师的书,前几天听钟百超老师说,耿立老师的散文写得非常好,去书架找了三本放车上。

董桥的《立春前后》今天收了十册,是正版新书。董桥的《这一代的事》,不是正版,又是收到山寨版的书。

董桥的书,一个月来,买了三百多册,其中《立春前后》、《旧时月色》、《清白家风》《景泰蓝之夜》买得最多。

去年在微店开了一家小书店,没有经营。今年十月,去店里摆董桥的书上去,《立春前后》、《旧时月色》、《董桥小品1、2》卖得最好,单本卖380元到600元一本,收到的几十本书,不到五天全部卖完,挣了点买书钱。董桥如果知道我这个伪读书人靠他的书挣,肯定是要把我写进文章里。

朋友说,做生意的人,读书买书都是要想着挣一笔的。

我说,没有了,只是挣个差价,捞点买书钱,我是亏本的。

朋友说,鬼才相信你这个奸商!

2019-12-05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