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种牵挂

爱,是一种牵挂

    周日的下午,和客人大刘谈完事,时间已是四点多了,离吃饭时间还早,大家便坐着一起聊天喝茶。

    坐在我对面的大刘拿出手机,好像在发信息的样子。起先,大刘脸上的神情很平淡,发了信息后,大刘脸部表情柔和了起来,再下来,就有些焦虑的样子。

    趁着大刘不注意,凑上前偷看,只见大刘的手机屏幕上有几行字:宝贝,怎么样?是不是又晕车了?怎么不回信息了?

    大刘发现我在偷看,便嘿嘿笑着对我说:今天周末,我老婆要到她妈妈家去。我老婆坐车晕车,发一个信息问问她。我笑话大刘:几十岁的人还宝贝,呸,亏你叫得出口。大刘嘿嘿几声:老大,我叫了我老婆三十多年宝贝了,好不?

    听到大刘的说话,我心里倏地有了温度。坐回座位,继续喝茶。再次看大刘时,发现他表情非常焦虑,拿着手机点个不停, 一边拔打电话,一边跺着脚小声自言自语:怎么回事?还不接电话?接电话啊。急死人了。

    大概电话是响了几十秒吧,没有人接电话,大刘更加急了,挂了电话再次重拔,一会电话通了,大刘急切地说:“宝贝,怎么不回信息?是在车上吗?是不是又晕车了?噢,那你到妈家就给我信息。”听完电话,大刘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有人说,婚姻不只是嫁一个男人或是娶一个女人那么简单,它有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结婚。第二重境界:和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及他(她)的习惯结婚。第三个境界:和 一个自己所爱的人及他(她)的习惯,还有他的背景结婚。

     其实,爱很简单的,无论工作再忙碌,偷空给自己的爱人发一个信息,或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时常记挂着对方。

    记得多年以前,端午节前几天,和几个朋友在香格里拉,午休起床穿衣服时,业哥轻轻地叹了一声:“唉,衣服钮扣掉了,再掉一粒衣服就穿不了。”

    有人像是开玩笑:“男人的钮扣掉了,就是想家了。”业哥说:“就是想老婆了,又怎么样?你不想吗?”

    男人想家了,就说是要回去看看小孩们。有人说,挂名说看看小孩,其实就是想看看老婆了。又有人说,一见面就吵个天昏地暗,一分开就心挂着对方。有人说,男人有了牵挂,就有心事,有了心事,便有了归家的借口,那借口便是爱。

     爱,就是一种牵挂。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