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八节小记

 腊八节小记

   腊八节了,外省人今天要吃八宝粥,碧华姐发朋友圈,是一碗白粥,琼妹说,腊八节你吃白粥啊?我说,腊白粥。这样一说,腊八节的气氛回来了。 

   顺成说喝茶,他接了我去金胜,点好了茶点,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家人和阿满一家才姗姗来迟。 喝的依然是菊普,聊的话题仍然是过年的事。

   三个餐包,我吃了两个,到最后剩下一个,没人喜欢,还是归我。我去拍照留念时,顺成说,孤独的餐包。我说,虽然孤独,但它能解我饥饿。

   阿满说他小儿子杰儿眼睛可能散光,左眼发炎了,红红的。刚好我和家人打算去市区看孙女和外孙,打电话给盈儿她说不上班,我们去就可以了,到时她也过去。 

   一大波人过来,孙女是非常开心,那小脸蛋挂着笑容,扶着茶几转来转去的。 在家里休息一会,到两点钟就去盈儿的店,检查了杰儿的眼睛,没什么事,有一些微散光,问题不大。 阿满两夫妻,两个儿子,我和家人,盈儿带着炜仔,去免税商场转一圈,看到国贸大厦门口有对铜狮子,阿满给两个儿子拍照。


 

   跟阿满说起了爷爷以前带六叔去趁城的故事。 乡下农村的人去小镇里赶集称为趁城,农村的孩子,一年也没趁几趟城,所有爷爷每次去趁城,六叔都要跟着去。六叔说,以前是走路去趁城的,到了小镇的北门头,爷爷就买了两块蚝炸,抹了满满的盐给六叔,六叔说,盐多吃了口渴,喝了很多水就饱了,就不再想去街上逛了。

   小孩子趁城就是为了那顿吃,饱了就没兴趣了。

 

   阿满说,你意思是带着这两个小家伙到处转,给他们拍照,要他们摆姿势,搞到他们累了,烦了以后就不敢出来逛了?我笑了笑。 

   去了海滨公园,周日,人多,两个小家伙就如出笼鸟,满园地跑,根本就没有累的状态出现,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劲儿,来回几下,我们几个大人喘不过气来,阿满说,哥,你这计谋是害我啊,他们不怕,倒是把我弄怕了。 


   炜仔喜欢看车,见到巴士就目不转睛,这世界对他来说,什么都是新奇的。所以,在家里他和晴晴就闹,到了外面就安静了。

   路边的花,无论开得怎么样的灿烂,靠近路边,过往的车辆和风掀起的尘土,还是污染了它的纯洁。 几截短短的木头,给工人安到墙壁上,它们就以为是一根整条的树木了。 


   收到几个小玩偶,姿势表情不一,虽是陶瓷的,但它们比一些人暖心,至少它们不会装神弄鬼,故作玄虚。 

   写文字的时候,忘记了啐唾沫的啐字怎么写,打电话给骚年,电话那头,睡意惺忪,我说,睡了?他嗯了一声,睡了。告诉我啐字怎么写,他继续在梦里梦外游公海。

   从市区回来的路上,阿满开车,我负责睡觉。 腊八节随着飞快后退的路灯过了。 

(图5和封面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