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等我们回去过年

母亲等我们回去过年

 

 

 

   母亲听说六弟今年不回家,举家去旅游过年,母亲急了,说,必须回家过了年才可以出发,如果都不回,你们都出去旅游了,你们的父亲和祖宗谁去拜祭?

   母亲怕我们不回家,提前几天回乡下。

   老太太说,我先回去把家里收拾收拾,等你们回来时不用手忙脚乱的。我在,你们兄弟就能聚在一起,家就完整了。

   母亲对我们这个大家庭,长年累月的四分五裂有意见,老太太说,要你们兄弟和我一起吃饭,就只能过年了。

   母亲啊,其实我们都明白您的心。小时候,喜欢看着我们几姊妹在您面前吵闹惯了,我们就好像小鸟,翅膀硬了,各分东西去讨生活了,您就寂寥下来。


   前一段时间,朋友带老太太去了参加了一家保健中心,保健中心要求每个老人,通知儿女们来坐坐。

   我对母亲说,妈,现在外面的保健都是传销,骗您这些老人的,要注意。

   母亲说,他们是正规公司,还拍电视呢。没有叫我买东西,我每天早上去他们那里,在大理石板床躺躺,腰不怎么样疼了。他们叫我买东西,我说我没钱。

   过了一段时间,我刚好回乡下,母亲那天打了几次电话给我:乞食仔,你有空吗?有空就过来保健中心坐坐,我的朋友她们儿女来了,她们的儿女当了大官的都有。

   我听到电话,心里嘎当一下;不好,老太太上当了。我跟母亲说,有空我就过来。母亲发信息说,你先给这个马经理打电话,今天要打。我心里虽然不情愿,还是打了。

   母亲说,我不想买什么的,我也跟他们说,我儿子们都非常忙。他们说,老太太,你在珠海那个儿子有空时,让他趁个空过来。乞食仔,你有空就过来吧。母亲还给我发了定位。

   过了十多天,母亲说要买腰带,她戴着腰带,身上的痛感觉好了一些。

   我心里暗喊:不好了,老太太终于上当了。

   二妹把我几姊妹拉一个群,说母亲给她打电话了,说想买腰带,二妹说,如果是我一个人的妈就好办了,关键是大家都有份。 

   大妹、三妹反对,说老太太上当了,她没看新闻啊,那个什么建不是出事了吗?我说,想买就给她买一个吧。又有人说,不买,买了腰带,下回就买大理石床了。四妹,五弟,六弟没表态。

   过了两天,二妹说,老太太不接我电话了。

   我对母亲说,妈,几千块钱,您想买就买吧。母亲说,大家反对,我不买了。

   那天,六弟打电话给我,问我有多久没有看过母亲了,我说忙,六弟说,看到你朋友圈看孙女了,你就不看一下母亲,顿时,我脸红了。

   我生日那天,兄弟姐妹都给我发信息,唯独母亲没有发信息。

后来家人说,妈前段时间,在老家找了先生给你算了一卦,你今年的五一生日,禁忌大搞,也不要别人祝福,妈叫我煮碗你喜欢喝的白粥给你。

   晚上喝多酒了,躺在书房里,半梦半醒,依稀间听到海潮的声音。

   母亲在乡下,等我们兄弟携家带口回去过年。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