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横着进门(外三章)

我要横着进门(外三节)

 

 

昨天午饭,和朋友老李、老马、老林、小刘一起吃饭。

聊天之间,说到了过年的钱,说到股票。大家问炒股的老马,昨天挣了吧?老马苦笑了一下,摆着手说:“别提,说多都是泪。我也是刚刚把亏的挣回来。如果真挣钱了,我也要横着进门啰”

老马喝了半杯酒,冷得煞白的脸色有些回红了,老马说:“横着进门是有故事的,老家有个朋友,在武汉工作,十几年前开始炒股,发财了,在武汉买了几套房子,又买了豪车。有一天喝多了,回家时看着大门不顺眼,就叫他老婆:‘把大门拆开,改大,我要横着进来。’他老婆说:‘你喝醉了吧?横着你怎么进来?’他大声咆哮:‘你别理老子怎么样走,反正我就要横着进来。’”

说到炒股,我和老李,老林都是从重灾区出来的,老李还有一些套着,他说:“无眼看了。”

 老林说:“2016年项目部的同事,百分之九十炒股,就连厨房肥佬都炒股。股市好时,厨房的菜式不错,股市熊市了,第二天的菜就差了,几尾变味的鱼,几块肥肉,几根青菜。肥佬拿着手机,站在厨房门口,长叹不已:‘怎么会这样呢?’大家说:‘肥佬,你不要拿我们的伙食费去炒股啊,再说,你是炒菜的,不是炒股的。’”

大家劝老马砍仓退出来,老马说:“老子要试一下横着进门的味道。”他转过去问小刘:“你炒股吗?”小刘说,不炒股。老马说,等你炒股了,我就退出来了。

 

 

1、把自己当成灯了

 

 

陋居门口的马路,路灯以前算了几次,都是100盏的,今晚算了无次数就是九十九盏。最后沿着马路,一盏一盏地点,点了三遍,还是九十九盏,心里有些纳闷,站在马路边想:哪盏灯不见了?是倒塌了吗?还是给过路的车撞断了呢?

站了半天,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忽然看到马路上自己的影子,一拍后勺,狗日的,以前是把自己算上去的,把自己当成灯了。

  雨停了,夜色清晰了,感觉身上暖和起来了。站在天台往四周眺望,原来每个晚上的夜景都是那么灿烂的。

 今晚接到茂名网寄来的书,是著名诗人张慧谋老师的《白鹭还乡》,去年1228日,茂名网举办张慧谋老师签名新书免费送,集38个赞就可以获赠张慧谋老师的新书!只有十名幸运者,我成了十名幸运者之一。

  原来,自己一直都非常幸运。

 

 

2、第十三场冬雨

 

忽然发现,第十三场冬雨,完全没给自己带来喜悦,反是冰冷和惶恐。以前出门时,看到湿漉漉的地面,心里都会异常兴奋,这次看到却是怕滑倒了。

冬雨,落小区的葵树叶子上,花树丛中,聚成一行行的水雾。

办公室墙上那幅字,仿佛有堕落下来的感觉。以前,高朋满座,满室茶香,欢声笑语,今天是几位大爷,冬季的霜降他们脸上了,勉强蹦出来的笑容,犹如是冰窖里的雾气。

 幸亏还有一本书,对着窗台外面的雨雾,慢慢读着书,大爷们桌面上烟灰缸的烟头,成了小山堆。

下雨天,过年天,讲究的就是耐心。反正,这张椅子,老子坐烦了,谁爱坐谁坐。


3、南廊书房

 

朋友们的书房,大多有雅号,书房里的书柜和摆设,古色古香,非常的高雅,回头看一下自己的书房,却是无地自容。

 我的书房,也有一个名字,南廊书房。朋友说,一听你这个名字,就以为你把书房安在走廊上。

 南廊是我夏天经常去的地方,是小区的一条过道走廊,夏天南风拂吹凉爽,读书休息,非常惬意,走廊是没有名字的,我称它为南廊,随便也把书房叫为南廊书房了。

 书房十分简陋,有一张睡床,三个简易书架,一张原色读书桌,一把原色椅子,还有一张刚从京东买的睡椅。

下班时,就钻进书房里,随便拿起一本书,躺在睡椅上,翻几页,虽然没读得深透,但读书那片刻,却让自己享受了瞬间的恬静。

里面有瓜子,花生,或桔子,嗑着瓜子,剥着花生或桔子,读一页书,嚼几粒花生米,或几瓣桔子,花生米或瓜子,在嘴里碎了,味儿出来了,文字也将自己拽进浩瀚的书里,随文字去飘荡,文字去多远,心就去多远。

 翻累了,闭着眼睛,屏着气,用心去闻书的气息。静静地躺着,抚着书,闻着书香,仿佛聆听到时间在书房潺潺流淌的声音。

 书房里,有着我的快乐,喜欢待书房里,没事时,就躺在书房,和书一起。只有书房,才能将自己狂躁的心按捺下来,给自己逃避世俗的喧嚣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书房的窗外,春虾秋冬,顺季而过,唯独书房里,四季如春。

记得《幽梦影》142则:春风如酒,夏风如茗,秋风如烟,如姜芥。张竹坡曰:安得东风夜夜来。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