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敏:黄石公园畅想

1、

   相比名震天下的地热,我更喜欢黄石公园的野牛。

   这些野牛,跟南极的企鹅一样不畏人类。它们旁若无人地吃草,旁若无人地挨着游客的车擦肩而过。体积的庞大很容易让人误会到非洲河马。


   曾经在youtube上看过一期节目,加拿大中部平原的野牛,跟这里一样的大只,一样的头上肩上披长毛,形如非洲大草原上的雄狮。若是两只正当壮年的公野牛相斗,头肩部长毛根根竖立,张开如剑。没见过野牛打架的人,没法体会什么叫怒发冲冠。加上其吼声之大,架势之吓人,真是天雷滚滚,狼烟四起,场面让人胆寒。

   可见,做野牛也是要会投胎的,如果选得不好,比如到了非洲拉美地区,或者我们可爱的祖国,那是要做苦力的吧,或者被偷盗者猎杀?所以我朝人们经常说”来生做牛做马报答您,潜台词就是牛和马都活得很苦逼了。苦力牛永远只有一个表情,睁着无辜而顺从的大眼睛,累到极处时眼里滚出泪珠来。他们累死也不会知道,世界上有一种野牛叫无法无天,世界上有一种牛生叫纵横驰骋,世界上还有一种牛类表情叫表情包。

 

 


2、 

   我也喜欢这里的驼鹿,体积没有野牛那么惊人,长得也逗萌,外表讨巧多了。所以席慕蓉喜欢把鹿写到诗里,比如“……回去了,林中有模糊的鹿影……”,让人无限遐想。概因鹿的身上有诗情画意之故。真让人各种羡慕嫉妒恨,人都不见得可以被人写进诗里去,何况是席慕蓉这样优美的诗人。


   这里是鹿和野牛的天堂。作为公园,印第安人被禁止到这里来猎杀他们。偷猎这种事情,一般在温饱堪忧,法制亦不健全的国度里比较猖獗。北美虽也有,不是很多。比如我朝的可可西里,猎杀藏羚羊的惨剧虽然近些年有所收敛,但是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

   做一只黄石公园的鹿或者牛,比较没有压力,拖儿带女一起出来散个步,途中顺便把早餐中餐晚餐都解决了,一路上风景无边,显然比人类骄傲。人类进园要买门票,他们不要。然而自由也有底线,鹿、牛们不能走出公园。一旦犯规,公园守护者会跟踪并运用工具将它们运送回园。


   食草动物另一个大大的苦恼,那就是食肉动物,比如狼。这里的大灰狼可是真的,不是动画片,而且分好几个种类,奔跑的速度据说一流。有的灰狼为了捕杀体积庞大的野牛,要花好几天时间追踪。这种锲而不舍的执着,要是搁在做学问的人身上,可以做屠呦呦第二了吧?

3、

   野外生存专家说,如果你在荒野迷路了,记得一定要顺着河流走。理由是水会流经障碍比较小的地方。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个常识,人们喜欢逐水而居。顺着河流走,离人烟也会越来越近。


   科罗拉多大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长江三峡,这些举世闻名的峡谷,都是因为在漫长的人类历史时期,河流将巨大的山体一点点侵蚀切割一空之故。


   想想真是不寒而栗,水是怎么找到大山的软肋的呢




4、 

   现在来说说针叶林。

   跟亚马孙河的热带雨林比起来,针叶林是另一个地球之肺。

   热带雨林湿而黏腻,充斥一股暧昧不清的气味,因而生长很多让人恶心的动物比如大蟒蛇大水蛭,而针叶林不会。这里的空气干爽 ,有丝绸的质感,凉凉地从你脸上,手上滑落,井水不犯河水。


   针叶林中的动物,熊也好,狼也好,狐狸也好,皮毛也很干净,五官呆萌,不似蟒蛇的丑陋。

   针叶林中的鸟叫起来,不是欢快而肆无忌惮的。它一声一声,低沉而孤独,没有四野一片的响应。这使得针叶林尤其深不可测。


   冬日已经过去,枯枝落在水边,被阳光晒得发白,跟旁边林莽的绿,天上天空的蓝,落在河水里的天空的蓝比起来,是一种让我沉沦的色泽搭配,属异域风情里的最美。如此鲜明,是家乡南方的阔叶林所没有的。

   以前收藏雕版邮票,最喜欢俄罗斯高加索山区的,漫山的野花,红的紫的白的黄的,脉络雕得纤毫毕现。尤其大爱的,是山花点点的背后,一带墨绿的针叶林,真像我前生的梦魇,使我一见钟情。

 


5、

   我不喜欢黄石公园的地热。虽然游客主要是冲着这里的地热、喷泉而来,我依旧无动于衷。大家都觉得我奇葩,来这里看针叶林,还不如就呆在北方,熊也有,鹿也有。

   是的,我也觉得他们有理。


   电影《2012》是一部末日科幻片,灾难的起因就是黄石公园这座沉睡了整个人类历史的巨大火山爆发了。当然灾难片不等于现实,我也并不是因为这个而不喜欢诸如老忠实泉这样奇异的景观。


   我一度将黄石公园的火山监测网站设为主页,每天都去看火山数据的更新。理论上,科学家认为这里真的有可能成为地球末日的罪魁祸首。只要它喷发,2/3个美国将直接被熔岩吞没。


   人们说,宇航员把东非大裂谷称为地球的伤疤,其实黄石公园伤疤处处。你看那些喷出地表就板结沉积的矿物质,覆盖着土地,像下过雪一样,白茫茫一片;你看那些一直不肯愈合的伤口,喷发出他们压抑多时的灼热,多么让人触目惊心。在我眼里,老忠实泉不是一个表演,它只是一个警示。

   谁也不知道地球的深处在发生着一些什么,使得大地如此千疮百孔。这一刻,我除了敬畏,还是敬畏。

来源:散文天下,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7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