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千雪:蝴蝶的翅膀


蝴蝶的翅膀



上苍赐了一双翅膀:蝴蝶用它寻找花朵的馨香;蜜蜂用来采酿甘蜜;苍蝇用来追浊。


同样是一生,蝴蝶是精彩的,蜜蜂是智慧的,苍蝇是可悲的。

  世上有很多差强人意的结果,并非每场付出都会有如愿以偿的结果。比如,经历破茧之痛而出的不一定都是炫丽的蝴蝶,还有黯淡的蛾。

  我渴望做一只蝶的,可是我没有那炫丽的翅膀,那就争取做一只勤勉的蜜蜂,若实在不行,那就做一只飞蛾,即使只拥有稍纵即逝的生命,也要勇敢的迎着光亮飞。




拙劣的演员


水袖舞的再好,终归是在演戏!你呲着一嘴的鄙夷走出梅兰芳剧场。

  那也比你这拙劣的演员强,三分真情便获喝彩满堂。

  你蓦地站住,回身,俯视着我,我看到阳光下你嘴角的鄙夷更深更浓。

  你是个拙劣的演员,我一直这么无休无止追骂你,你是个不懂只要付出一分真情就可以赢得皆大欢喜场面的拙劣演员……我殚精竭虑地妄图骂醒你时,你却遁迹天涯,留给我一团浓烈的怅惘。

  今夜的灯下,我忽然发现自己也是个拙劣的演员——一旦投进感情便再也走不出角色的拙劣演员。

  其实,谁又不是如此拙劣的演员呢,否则世间也没那么多拙劣的故事了……

最好的角度



释迦牟尼,出身王子,受天下人敬仰,享万千荣华,他眼里的世界一片锦绣旖旎,所以,站在他的角度鉴定尘世,人人皆善。因而,莲花座上,他笑的雍容恬静,向世界宣布人性本善,倡导以爱之名谦让。

  耶和华,出身贫贱,流离人海,在苦难里颠沛挣扎,最后被徒弟出卖,他眼里的世界一片凄风冷雨,站在他的角度鉴定尘世,人人皆恶,所以,十字架上,他满面苦难,提醒全世界人性本恶,并以宽恕之名呼唤人人俯首认罪。

  其实,世界始终一个模样,只是各自角度不同罢了。

  谦让,给投机者埋下伏笔,宽恕,给投机者留下退路,所以,世界仍然善的善,恶的恶。

  而为了利于短暂的人生,爱与宽恕无疑是生命最好的角度。


贫穷与富有


“我承认自己没有多少钱,但我从没有感觉自己贫穷”,在我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时,发现擅长讲《论语》的于丹刚说过,我发誓这纯属巧合。

  世界上的资源不外乎两种,一曰物质,一曰精神。当精神资源占有量丰富时,物质资源肯定相对少些,反之也是。所以不能因此来断定谁穷谁富。用物质金钱做为统一衡量标准是不科学、不准确的,况且物质资源与精神资源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就如火与水一样。

  精神资源丰富的人要是自悲自怜自己是贫穷的,无疑有两种可能,一是贪婪,二是否定了自己资源的价值。守着自己的聚宝盆却对别人的聚宝盆垂涎三尺,可悲又可笑。

  真正能享受到精神资源价值的是那个坐在陋巷里击盆唱歌的颜回,没了物质束缚,断了虚华的向往,安贫乐道,颜回品咂着自己的精神资源,却意外地熠熠生辉在历史中得已长生不老。

  颜回是个个案,我并没有否定拥有丰富物质资源的快乐与幸福,只是那是种不同的景象,我会远观欣赏和祝福,但我绝不会妄自菲薄怨天怨地怨时运不公平。相反,我会更安心的回到自己的世界享受自己拥有的资源滋养起来的快乐与幸福,而不用为觉得自己占有的太多资源惭愧不安了。

罪恶的源头



母亲常叹息:人都是好人,就是被穷给害了。罗伯特·清崎说的更狠:贫困是万恶之本。由此我更确信罪恶的源头是贫穷:物质的贫穷或精神的贫穷。

  所以我们要憎恨的是贫穷,而不是被贫穷折磨的困苦不堪的躯壳。我们吵闹,争斗,是为了消灭贫穷,消灭某种贫穷豢养起来的凶恶的理念,而不是要消灭那个贫穷的载体——人。

  这个念头形成时,我轻松了很多,也不再憎恨某个人了,而是积极的改善自己的窘境,用勤恳的工作来获取物质的充裕,以读书来获取精神的富足。而看到那些陷在贫穷里浑然无觉,做着伤害别人伤害自己的傻事的人时,我充满了深深的同情。

来源:散文天下,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2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