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菲:乳房

作者简介:

傅菲,二十一世纪初迅速崛起的散文名家,一九七一年五月出生于江西上饶市饶北河上游的村落,一九八九年毕业于上饶师范专科学校,一九九六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做过十七年报纸编辑。现从事教育投资,高管。出版有散文集《屋顶上的河流》等五部。痴迷黑色美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滕王阁文学院第三届特聘作家。

乳 房
天边是金色的云朵,整个大地沐浴着静谧的余晖,不远处的古堡肃穆安详,维纳斯侧脸躺在银色的地毯上,头枕红色绸布入睡。维纳斯赤裸的身体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碗状的乳房耸立,一只手斜抱着头,另一只舒宜地安放在私处,左脚尖微微翘起……这是乔尔乔内(Giorgione,1477年—1510年,著名的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画家)著名油画《入睡的维纳斯》(德国·德累斯顿国家美术馆藏)所描绘的景象。圆润圣洁的乳房,像一座夕阳下的教堂。我听到从湖边传来牧师《旧约·雅歌·第四章》轻轻的咏唱,低曼,柔和,潺潺的溪流一般。
描写女性的裸体一直是西方油画和雕塑的永恒主题,留下许多经典之作。安格尔(1780年-1867年,法国画家)在1856年,油画《泉》诞生。画面很简单:一个裸体少女站在流着清泉的地上,身边有一朵雏菊含苞待放,身后的山崖肃穆,少女双膝微曲,右手穿过头顶扶着瓷瓶底部,左手托住瓶口,清泉汩汩从中流出。雏菊是少女的象征,头顶上的绿叶、明净的泉水和幽静的山崖,使整个画面充满音乐般的宁静,上升到心灵的高台,给人以慰藉。少女挺拔的乳房,与瓷瓶里的泉水,相互映衬,互为象征,给人强烈的生命力,把“清高绝俗和庄严肃穆的美”推向顶峰,整幅画恬静、典雅、健康,有扑面而来的青春朝气。这是西欧美术史上描写女性人体的优秀作品之一,也是巴黎卢浮宫内又一镇馆之宝。

X

乳房是女人第二性征器官,也是哺乳器官。可以说,乳房穷尽了人类所有可以想象的美,或者说,世界上难道还有比乳房更美的物体吗?山峦在平原一样凸起,有着波浪翻卷的线条,宛如蓓蕾一样的绽放,幽幽散发月下浮动的暗香,蒸汽慢慢升腾。所罗门在《箴言》第五章中说:“要喜欢你年轻的妻子。愿她的酥胸使你时时知足,她的爱情使你常常恋慕。”试想一下,在一个有阳光的院子,少妇坐在椅子上,怀中的婴儿沉醉地吮吸着,吸着吸着,恬美地酣睡,少妇哼着简单的摇篮曲。
婴儿闻着奶香,听着妈妈有节律的心跳,被暖暖的体温包裹,他(她)获得了世界的全部,也是他(她)对世界最初的感知。人天生是崇拜母性的,而乳房是母性最崇高的象征 体。正如爱默生所说:“圆是世界上最高级的符号。”从远古开始,对乳房的膜拜就是对母性的敬畏。没有乳房,不可能有人类。乳房给人类最甜蜜的回忆和口感,它的生殖意义超越了审美意义。《圣经新约》说,圣母玛利亚因圣灵感应而受孕,生养了基督
,在圣殿上将基督献给圣父,后来基督被钉上十字架,玛利亚与圣子一同受苦受难。玛利亚成为人类的圣母。我是这样理解圣母的:纯洁的女性,身体不可以受污染,处女之身是女性最宝贵的洁体;母性的美德使人类得以延续;在女性所有的爱中,母性超越一切爱,超越生死;女性的身体是母爱之源,而不是肉欲的温床。在教堂,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幅《圣母玛利亚》的油画:高大的云杉下,玛利亚抱着坐在布质蒲团上的基督,袒露出右乳,把乳头塞在基督嘴巴里,玛利亚的身后是肥沃无际的田野和宽阔银亮的河流。画面的主体色彩是深黑和金黄,红绿的深色间杂在主色调里,饱满的乳房给人神圣感,洋溢着母性圣洁的光辉,仿佛我们能听到乳汁盈荡的声音。希腊神话也认为,爱神维纳斯的酥胸是最神圣的部位。古罗马的贵族男子按情人乳房的样子,用黄金铸出酒杯,以品佳酿。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代表作有《恶之花》)的名作《阳台》这样讴歌乳房:
……
那些傍晚,有熊熊的炭火映照,
阳台上的黄昏,玫瑰色的氤氲。
你的乳房多温暖,你的心多好!
我们常把些不朽的事情谈论。
那些傍晚,有熊熊的炭火映照。
……
古埃及女王克丽奥佩脱拉(约公元前70年12月或前69年1月—约前30年8月12日,她为国家免受罗马帝国吞并,曾色诱凯撒大帝及他的手下马克·安东尼,后人称她埃及艳后)签名时,在名字的后缀留有一个侧乳房的标记,以此表示乳房的尊贵。中国的古文化中,很少有直接描写乳房的文字或图画,他们善于捕捉腰姿、手指、眼睛、眉毛、发饰、步态,以此赞美女性。也许乳房对他们而言,更多的是情爱中的感官体验,而非审美。
把一个名词,外延到另一个或众多的名词,那么,乳房的外沿是花朵、母亲、蜂蜜、甘泉。同时,也是情色、淫欲、罪恶的替代词。在宋朝、明朝,私通罪是重罪。实施的刑具叫乳房钳,刑具有两个爪子,爪子烧红刺入受害者裸露的胸部,之后将它们使劲地撕扯下来。它会造成疼痛、失血和乳房损坏。后演变成“蜘蛛裂具”,吊在墙上,受害者的胸部会被固定在刑具的爪部,然后行刑者将女刑犯向后拉直,至切割掉其乳房为止,最后导致受刑者死亡。日本在维新时期以前,有四种惩罚女犯的酷刑:穿胸、挖胸、剖腹、铁板烧。穿胸是用蒂尖的铁棍从侧面穿透胸部,然后挂在木竿上面示众。挖胸是把女犯人的胸部用利刃割下喂狗。
女人的贞节则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在中国,贞节牌坊是妇女恪守孔孟之道的褒奖,是石刻的贞节传。在欧洲,则是用壁画和浮雕来表现,描述女性为保有贞操而殉道的壮烈场面。传奇处女圣阿格莎(Saint Agatha)生活在三世纪时西西里。她拒绝异教徒统治者的性要求,也不愿信奉祭祀罗马神抵,而被割掉了双乳。后来被天主教会追谧为圣人。圣阿格莎成为母亲与奶妈的守护圣人,信徒向她祈求健康的乳房与丰盛的乳汁。对处女的赞颂,无论是在古罗马、古希腊,还是在耶路撒冷、佛罗伦萨,都留下了大量的壁画和油画,通过女性为捍卫自己的贞洁而饱受肢体的摧残,最后被赋予神迹。饱受苦难的处女,近乎是神的化身。而在那个时期,袒胸露乳是肉体罪恶的体现,在罗马式、哥特式教堂的正门上,赤身裸体的男女会进入地狱,长衣蔽体的男女则进入天堂,天使长有翅膀,恶魔长有巨乳。淫欲是七大罪之一,女人是引诱的元凶,实施的刑罚是刺穿乳房、焚烧私处。布鲁塞尔画家柯蒂·柯提(Colyn de Cote)为科隆的圣特·艾班(Saint-Alban)教堂绘制的末日审判图,进入地狱的女人象征淫欲,胸前爬着蟾蜍,私处燃烧着火焰。三世纪时,处女殉道者圣特·雷帕蕾塔(Santa Reparata)也被罗马士兵用烙铁灼伤双乳。
硝烟弥漫的巷战,到处都是战死的人,受伤的人,冲锋的人,战火四处燃烧,一个裸露胸部的妇女高擎三色旗,带领战友们前赴后继,奋勇前进。面画有强烈的战火燃烧感,色调炽热,情感奔放。这是欧仁·德拉克罗瓦(Eugène Delacroix,1798年4月26日——1863年8月13日,法国著名画家) 取材于一八三零年法国七月革命的名画《自由引导人民》。油画中,裸露乳房的妇女衣着朴素,有着雕塑般的形象,成为法国自由精神的象征。十八世纪,法国无数绘画中以裸胸女性作为法国共和的象征。乳房已经不属于女性自己,而是赋予了政治的属性。
我最初的记忆,追溯到吸奶期。在橘子熟黄的季节,我母亲外出劳动还没回家,天色将晚,我在竹床上醒来,嘤嘤啼哭。祖母抱着我,把她的奶头塞进我嘴巴里,哄我睡觉。祖母干瘪的乳房,一直相随我永恒的记忆。一个男性,对乳房的认识和感觉,从某种角度上说,是他青春期的必修课,他对乳房的渴望,膜拜,体验和被引诱,是他谱写青春的重要课程之一。我固执地认为,一个男性,对女性的身体和心灵这两条幽暗深远的隧道,没有历经探险,那么他不会丰厚,他对世界的认知是浅层次的。我有一个同学,姓谢。他对我们谈起第一次看见异性乳房时,他羞愧无比。他在一个乡下教书,正准备考研究生,夜以继日的苦读,使他无暇顾及个人感情生活,以至于连求爱信怎么写也不知道。有一日中午,学校里的教师都回家吃饭了,只有他和女教师毛老师守校。毛老师刚刚处于喂奶期,坐在屋檐下给孩子喂奶。奶水充足,婴儿吸奶量不大,乳房肿胀得非常厉害。毛老师托着乳房,对谢老师说:“不好意思,你给我挤挤奶,奶水不挤压出来,奶水会变质。”谢老师二十四岁,还没触碰过女人的身体,更别说是乳房了。帮女教师挤奶,也算为人民服务吧。他挤了十几分钟,也没挤出多少奶。毛老师说,这样吧,你用嘴巴吸吸,效果可能更好。谢老师扑下身子,开始吸奶。奶水有奶臊味,谢老师吸一口,呕吐一下。呕吐几次,毛老师就不让他吐了,说奶水是最营养的滋补品,吐了怪可惜的。谢老师再扑下去吸奶时,毛老师紧紧地抱着他的头,不让他嘴巴离开奶头。吸了几分钟,谢老师迷迷糊糊地吸到毛老师的嘴巴里去。就这样,谢老师结束了蒙昧的青春期。
有一个在乡镇工作的女同志,姓许,参加工作五年了。大家都不喜欢她的长相,麻脸,塌鼻子,宽额,腿短,上身粗壮,单位里的男同志有什么业余活动,都不主动叫她参加。一次,单位里举行篮球赛,女同志当拉拉队,男同志球打得很卖力。球赛结束,队员小赖感到口渴无比。九十年代初期的乡镇单位,职工住房都是木楼结构的,上下两层,集体卫生间,就餐在食堂。职工一般分两间房子,里外各一间,中间用木板作墙,墙上挂着挂历或贴着明星画或电影海报。许同志住一楼,丈夫在另一个单位上班,要到周末才来团聚。小赖推开许同志的门,到里间找碗喝茶。里间的门虚掩着,用扫把撑着门框,小赖刚参加工作,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心不怎么细致,口渴难忍,急不可耐地把里间的门也推开,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傻傻地站在门背面,手足无措。他看见一个女人坐在脚盆上洗澡,脸部被低垂的蚊帐虚遮着,蒸汽扑腾腾地在房间里弥散,白白的身子上,乳房像雪山一样耸立,积雪的闪光令人目眩。他急促地呼吸,汗珠暴出来,浑身乏力。洗澡的女人把门栓死,三下两下把小赖按到在床上。每次吃饭,坐在食堂的大饭桌上,小赖都不忍心看那张脸,但到了晚上,他眼前总晃着那雪峰般的乳房。柔软的,险峻的,陷阱一般的雪峰。睡到半夜,他摸黑下楼,把许同志的门推开。他和她在黑暗中用手语和唇语交谈,他愿意坠入水井一样的渊薮。他成了一条老鼠,习惯在漆黑的房间上演惊心动魄的偷盗。乳房于他而言,是一个游动悬崖,他挂在上面,喃喃自语:魔鬼,亲爱的魔鬼,让人难以自拔的魔鬼。
乳房是情欲的花朵,它能激发男人征服的欲望。在禁欲主义者眼里,也是罪恶的根源。西班牙画家法克斯·梭巴兰(Fracisco de Zurbarán,1598年-1664年)把处女圣阿格莎画得叫人瞠目结舌,她手捧果盘,上面摆着两个乳房,以此表示对情欲的蔑视。乳房也可以说是女人的另一种心脏。伊莉莎白一世是英国独身女王, 七十岁逝世时她还是处女之身。女王曾在诗中写道:“我无法将悲伤赶出我的乳房”。乳房是她悲伤的言说。
一般说来,乳房从形状上,可以分为碗型、半球型、圆锥型、下垂型等。各个时期,人民对乳房形体上的审美,发生许多变化。当代人,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比较喜欢半球形,即“苹果乳房”, 乳轴高度(乳房基底面到乳头的高度)为三至五厘米,约为乳房基底直径的二分之一,一只手盖住且还饱满。在远古时期,人民则倾向于碗型,乳轴高度为二至三厘米,小于乳房基底直径的二分之一,属于比较平坦的乳房。这种形状的乳房没有下坠感,奔跑时下坠的重力不影响身体的前进,适合野外生活和逃生。在《圣经》里,通常把女性的乳房描写得与男性一样平坦,以免教徒转移对上帝的膜拜。体现仁慈的母爱的油画作品,一般是丰满下垂的乳房,说明乳房因为哺乳而下垂,让人对生命的源头和美好大地产生无限的感激之情。是的,它是人类的水源之地。
《荷马史诗》是希腊最早的一部叙事史诗,包括《伊里亚特》和《奥德赛》两部分,相传是由盲诗人荷马所作。《伊利亚特》记录了特洛伊战争:斯巴达王后海伦被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引诱,私奔出逃,由此引发了长达十年之久的特洛伊战争。当特洛伊国王终于夺回海伦,准备惩罚海伦时,国王看到海伦裸露的乳房,他抛下利剑,原谅了海伦。海伦的乳房彻底地征服了他——美丽的乳房有时候是可以超越道德的——我们去诅咒道德,而不要惩罚美。正如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1830年——1886年,美国传奇诗人,她深锁在盒子里的大量创作诗篇是她留给世人的最大礼物)所说:我为美而死,……直到苍苔长上我们的嘴唇,覆盖掉,我们的姓名。
世俗中人,不会把乳房当作精神的佛龛,它是哺乳的工具(是另一种保温奶瓶),是荷尔蒙分泌液的催化剂,是薰衣草枕头。二零一零年四月,拥有傲人的40LL超级巨乳的英国女子克莱儿·斯迈莉,她和男友做爱时,因为这对巨乳压迫男友脸部,导致男友喘不过气,险些窒息丧命。她男友史蒂芬很喜欢埋首在她双峰之间的“磨蹭感”,但有一次两人翻云覆雨时,男友竟然一时没了呼吸。克莱儿说,我以为是因为他很兴奋,所以继续下去,但是,数分钟后,他不动了。史蒂芬苏醒后,说,他曾拼命拍打克莱儿的手臂,企图要她把巨乳移开,暂停做爱,可女友误解了意思,继续做爱。
女性的乳房会散发一种香味,黏湿的,氤氲的,隐隐不散。这种香味成了我一个朋友离婚的缘由。一次他和一个女同事谈论工作,女同事出了许多汗,额头鼻梁唇际,有细细的汗珠。他闻到一种香味,不是办公桌上摆放的兰花散发的,也不是窗下茶花散发的。他打开窗,香味萦萦不去。香味有温热感,馥郁的气息。他知道香味来自某一个部位的毛孔。他们谈论工作的次数多了起来,五天一次,三天一次,一天一次,一天三次,直至通宵。他已经摆脱不了这种香味。那是他的魔咒。他们各自离婚,组建新的家庭。几年后,她的香味渐渐淡了,他害怕那迷人香味的消失。他给她买来各种各样的香水,给她熬中药喝。她的身上有一种混合的气味,是植物和化学品的混合味。他得了偏头痛。他整夜地失眠。
我楼下,有一个牙医。他戴一副单孔聚光眼镜,穿一件白大褂,没事的时候,喜欢躺在摇椅上看《参考消息》、《世界军事》。他是一个非常斯文的人。年轻的妇女也爱坐在诊所里和他瞎聊天。有一次,他老婆赤裸着胸脯,给邻居看:“他是野兽,他用烟头烫我乳房,每烫一次,他歇斯底里哈哈大笑。”邻居大妈气得脸色发紫,说,去法院告他,让这个畜生坐牢。有两大大妈,特意带着居委会妇女主任,到诊所找牙医论理。牙医说,烟头烫在乳房上的声音,吱吱吱吱,真是动听。对于一个变态的人来说,虐待乳房,是对妇女最刺激的侮辱,他能因此获得快感。乳房成了他发泄兽欲的对象。
一九四一年的一天,菲玛莉为争当巴黎盛大舞会的皇后,一时心血来潮,用两条手帕加丝带扎成了能支撑乳房的简单胸罩,在舞会上引起轰动。二十世纪,上帝赐给女人最佳礼物,是胸罩。让我们感谢美国女人玛丽·菲尔普斯·雅各布——她是第一位批量缝制胸罩的人。女人可以没有信仰,可以没有精神领袖,可以没有旅行,可以没有咖啡牛奶,但她不可以没有胸罩。它日夜陪伴贴心呵护乳房,聆听女性的心跳,感怀体温,它是身体的知己。它赋予了更为广阔的身体意义:性暗示和欲望,既遮蔽了乳房又展示了乳房,恪守了隐私又表达了暧昧。在乳房被男性掌控的历史空间中,女权主义者要求焚烧胸罩,让胸部完全展现出来,以获得话语权,因此她们赤裸全身上街,在假日参加天体营,在海湾裸泳。
当胸罩像皮肤一样贴在前胸时,乳房也进入商业时代,出现了分级电影和胸膜,出现了透视装,以此获得商业元素。音乐和电影的颁奖典礼、品牌代理签字仪式、公益慈善晚会等,女明星裸背露胸秒杀菲林,增加在公众视野里的曝光度。她们的乳房是一种商业器官,钞票的印刷机。据说,台湾名模林志玲为了胸部持续挺拔,投保人民币一千万元。她介绍自己丰胸美胸秘诀时说,每天睡前,她为自己的乳房各按摩半小时。一个女人,为自己胸部按摩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感觉如何。可能和我儿子抄写生字五百遍差不多吧。商家永远是最聪敏的,知道只有乳房能攫取所有人的眼球:女人效仿,男人饱眼。我的同学陈经理说得一点也不错。他说,女人是男人挣钱的发动机。从某种角度上说,美丽的乳房代表女性的尊严——该死的男人,不但要女人有柳条摇曳的腰姿,百合花的面容,还要耸立的巍峨山峰。整形整容业因之诞生,丰胸美胸成为女性的朝阳。
干露露出现了。湿露露出现了。芙蓉姐姐出现了。马诺出现了。柳岩出现了……网络的裸体视频像高速公路的汽车,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疾驰得近乎疯狂,她们只是在绞尽脑汁地挖掘自己身体的矿砂。盛体宴在高档宾馆里暗暗推行,男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如花美女赤裸裸地展示。现在有这样的娱乐场所,以歌厅的名义,专门提供男人摸年轻女性的乳房,怎么摸都可以,尤其以南京和沿海发达城市为盛。一个国家,当个人的价值观普遍出现巨大危机时,我不知道未来将是怎样的。乳房,乳房,乳房……哦,泥石流。
上帝把鲜花捧给你,也用鞭子抽打你。乳房给女性以高傲、自信、尊严、美和母爱,也给她无限的痛苦和折磨。乳房疾病一般有:乳腺炎,乳房肿胀,乳房增生瘤,乳腺导管乳头瘤,乳腺囊肿,乳疼症,乳房纤维腺瘤,乳腺癌。比较常见的是乳腺炎,乳腺肿胀和乳房增生瘤。乳房增生瘤不会癌变,不必治疗,一般在绝经期后自愈。滥用含雌激素类保健品,可能导致乳腺癌。尼古丁、酒精对女性身体伤害非常大,有资料表明,吸烟史超过十年的女性,患乳腺癌的几率是别的女性三倍以上,每日饮酒一杯或一杯以上者,患乳腺癌的几率比少饮或不饮者增高百分之四十五以上。咖啡因是否会导致乳房疾病,尚不能证实,但有良性症状乳房疾病的女性,戒除咖啡因后,症状能明显缓解。假如你爱护你的乳房,那么请你远离烟酒、汽水、巧克力、冰淇淋、茶、咖啡以及含咖啡因的止痛药。
而乳腺癌则是中老年妇女的一大杀手。乳腺癌早期,进行根治切除手术,配合化疗和放疗,有治愈的可能。乳腺癌晚期有剧烈的疼痛。我的合伙人老国的妈妈,因患乳腺癌病故。每次他谈到他妈妈就诊经历和被病痛折磨时,总是眼含泪花。他说,最后的四十多天,他妈妈只能坐在床上,背都不能弓着,咳嗽也不敢,身体任何的挪动都会带来胸部的剧烈疼痛,手用布带吊着,因没有身体的活动,四肢肿胀,眼睛一闭上,噩梦洪水一样袭来,痛的时候就咬自己的嘴唇,紧紧的。他说:“我妈妈多年轻呀,还不到六十岁,高高大大,那么强壮,一个星期瘦了四十多斤,身体都瘪了。世界上,有什么东西可以交换妈妈身体的健康,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人生太不可以意料。我妈妈故去时,眼睛都是睁开的,像是在说,活着,活着多好。一个活生生的人,那么快就没了。人生只是一个没有结局意料的过程,该享受就好好享受,不要亏待自己。”
因生活环境的恶化和夜生活的不断丰富及变质,患乳腺癌的人数每年都不断地攀升,死亡率在增大。自二零零三年十月,《时尚健康》杂志和雅诗兰黛集团一起将“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引入中国,将“及早预防,及早发现,及早治疗” 的重要讯息,将爱与希望传递给越来越多的女性。这是一场关爱乳房的运动,将乳房健康和美丽,作为时尚追求。现在越来越多的媒体、政要、名人、明星参与到“粉红丝带”,各国政府亦将每年的十月定为“乳腺癌防治月”。
我们很难用一个喻体形容乳房,所有的喻体都不可能超越乳房这个本体。它是多么的美好和单纯,是如此的辽阔和深邃,它是时间、空间和情感的结晶物。抬头望一眼蓝天,它是;低头涌一滴泪水,它是。它无所不是。它甚至和祖国互为化身:
……
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
   喂养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沸腾的我;
   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取得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
   ——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
——舒婷《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片段
它是我们所遭受的一切苦痛和对命运倔强的恋歌:
当那个夜晚重现,我会低下头
满怀羞愧。这些病态的刺青,已经深入骨殖
每一处的疼痛,并非来历不明。其手法低级
不过是鲨鱼的牙齿,蘸上了生活的污水
反复被锤子敲打,再嵌进我的身体。我甚至爱上了
它们的暗淡,忧郁,这暴力学的美。亲爱的
请小心褪下我的衣服,请不要蒙上眼睛或者泪涌
多么好啊,我的体温,皱纹,塌陷的乳房
还在蓝色的河流上忠实地活着
——颜梅玖《刺青》
是的。乳房是生命的王座,散发神的光辉。是我们溯源而上的出生之地,桃花勺勺,灌木苍翠,白雪皑皑。我三十三岁那年,我看过我母亲的乳房。她中暑很厉害,一个邻居大妈给她刮痧。我母亲靠在躺椅上,浑身乏力。她的脸枯荷叶一般焦黄,她的乳房完全干瘪,有卷曲的松软的皱褶,乳头深黑。我母亲生育了九个孩子,奶大成人。我站在她身边,看邻居大妈用艾叶酒给她搽身。母亲轻轻地叫了一声我乳名,我哦地应了一声。我突然想起去世好几年的祖母,在夕阳将熄的傍晚,把粗粗的乳头塞进我嘴巴里,消除我因黑暗而来的恐惧。生命史是以链条形式存在的,而这根链条以乳房环环相扣。乳房干瘪的过程,是生命力逐渐消减的过程。我深深感悟到,母性超越个体生命,以繁衍的方式永不枯竭地呈现。
我热爱我爱人的乳房,因为她有发光的灵魂,经历生活磨砺的心脏必然是一颗博大的心脏。她的身上密布时光的暗语,那是命运的斑斑点点。生活有很多注解,暖是最好的一种方式。我要把灯盏传到她手上,用光去滋养她。我要每天对她说:“我爱你”。我要把她抱在怀里安睡,即使相隔千里。我要给她梅一样的玉,佩戴在她胸前。“我的良人像我的一束芍药花,他的头整夜搁在我的乳房间。”(引自《旧约·雅歌》)当我渐渐进入梦乡,我看见了浩瀚无垠的海洋,洋流漂荡着我,把我送入潮湿、狭窄的甬道,我用尽全力钻了出来,探出婴孩一般的头,开始辨识粮食、花朵、阳光,感受春夏秋冬,身受鞭挞,历经疾病和诅咒。假如我的一生还有什么愿望,那么我愿在八十岁时,仍像婴儿一般,对她永不知足,日日渴求。是的,爱人的乳房就是我的宗教。

来源:散文天下,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30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