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闲扯

读书闲扯

 

以前,喝醉了,总以为是博览群书、知识渊广的人,常常得意忘形。

某天晚上,喝醉了,发现自己知识浅薄,所读的书只不过皮毛而已,顿时汗颜无地,如:“服章岂不好,不与德相对,顾影听其声,赪颜汗渐背。”

朋友远方如是说:无知时无畏,略知了敬畏,再知了心慰,再再知了就——“来,喝茶”。一盏茶醒,又发现自己还是无知,只是不再无畏了。

    买了很多的书,到底有多少书,自己也记不清,2018年年头才开始认真读点书,以前买的书,都是放在书架摆设的。

自从跟连春交流后,买书不再盲目了,有选择去买书了。

和连春、雨霖、保全在一个读书群里,有空时,出来嚷几句,比做什么都有趣。同他们谈读书,他们三人读书之广,知识的渊博,让我望尘莫及,心里更是异常佩服。

前段时间,雨霖说到黄仁宇的书,连春和我聊电话时,说黄仁宇是非常出名的学者,原来是在台湾的,后来去了美国,他的《万历十五年》值得一读。我秘起了我买过一本《万历十五年》,听连春这样说,到书房里找,找出来一本红色封面的《万历十五年》,拍了照片发到读书群。

雨霖大呼:好紧要,这个版本,红得要命。

连春说:阿哥,发烧了,烧了很多钱买书了吧,不过值得。

保全说:买书不会亏。

雨霖发了一本黄仁宇的《现代中国的历程》:这本书里有讲蒋介石的,现在读着蒋介石。雨霖又发出来二本书,章诒和的《伶人往事》《最后的贵族》(《往事并不如烟》,他说:同学在台湾买的,高贵,两百来块,好贵。没想到台湾的书也要那么贵,不过质量非常好,绝对正版。

保全:哇,太贵了。

连春说:好书,版税贵。

看到雨霖发出来的是竖版书,我说:竖排书看不惯。

雨霖说:竖版书有古典味道,古籍中很多书都是竖版繁体。

忽然想起自己买了很多线装竖版繁体书,雨霖搭话:线装书更好,更贵。

保全这时插话:线装竖排繁体较有味。书,大体上有两种,一种是学习,一种是享受的。学习的书只考虑内容,不考虑形式,享受的书则要内外喜欢。

雨霖说:买书的好处,就是总有一天会拿起来跟书中的人和事对话。

承志在朋友圈里说,终于有空了,学阿哥静下来读两本书,有空做一个书架,把书堆放好。

说真的,结识这些良师益友,闲谈都是满满的收获,有如多读了三年书。跟这些有趣的灵魂一起,我自己的灵魂也渐渐变得有趣了。

图1、3、4来自好友雨霖。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0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