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一些往事

年青时,逢年过节心里却没有半点急。心里思量:没有回去,有父母和兄弟们在。

年末时,父亲说:凑个车费先回来,过了年我和你母亲再凑车费给你外出。过年不回家,祖宗不拜,无根无源,人会很孤单。

以前过年,腊月底,父亲到明利巷买春联,小城旧宅和村里老宅大门的对联,是有区别的,必须是2.2米,五个字的金字对联。除夕清晨,父亲贴春联,母亲煮三牲。父亲贴好春联了,把里里外外打扫干净,等母亲的三牲熟了,在门口拜了“门口公”,再回村里拜祭祖宗。

村里除夕拜祖宗,大家是约定十二点的,父亲领着我和母亲、五弟、六弟回村里拜祖宗。回村里,要先回老宅,放下东西,坐一会,把三牲摆开,拜老宅的门口公,然后再到祖堂屋。族里人有个别人经常迟到,这时大家就会推荐跟他关系好的人去家里催,现在有电话和微信了,如果没来,就@他了。

等人到齐了,一般由三叔承头,每家每户凑钱买年初一、二的鞭炮和烟花,并订下除夕交年夜拜天神的时间,从二十多年起,一直都遵照我提出来的零点拜天神。在祖堂拜了祖宗十八代后,去村头的土地公拜祭,拜了本村的,还要去邻村的。拜完邻村土地公,回来的路上大家就相互问:快板还是慢板。大家把三牲端回家,简单切一碗碎鸡肉,装一碗饭,端到祖堂再拜一次,这次叫拜“幼批”,拜完团年饭开始。团年饭过后,母亲还要准备交年夜拜天神的糖水等,初一日清晨开始吃斋,到中午十二点才能开斋。

说起年初一拜天神,有过一段笑话。堂弟阿桥小时说话口齿不清晰,经常把“起”说成“死”,有一年的初一凌晨拜神,阿桥父亲还没有起床,阿桥回家叫父亲起床:“叔(电城乡下有些人家称父亲为叔),快死,堂屋里死了满屋的人,就剩下你还没有死,快点死,大家等你死。”堂叔当场气懵了。

初二日,拜祖宗时间订的是十点,因为姑娘回娘家,都说拜早点,做好饭菜招待客人。我们家还是老规矩,拜小城里的旧宅门口,回村里的老宅拜门口,到祖堂拜祖宗,到本村土地公和邻村土地公,现在邻村的土地公不去拜了,朝着邻村土地公的方向烧三根香,算是请它们来了。

初二日,母亲几十年没有回过娘家,那天几个姑姑回娘家,母亲和父亲要忙着做菜招呼姑姑们,等母亲忙完了,天色已晚了,想去外婆家也去不了。

姑姑们来,我是最开心,可以收到很多红包,尽管钱不多,但我相信,我是村里最有钱的人了。

初三日,扫穷日,父亲很早起床,放了一串短鞭炮,就当扫穷了。

父亲不在了,年关时,最急的人是我,年货买要买。到明利巷明利书店去买对联,父亲跟书店老板买,等我去买时,却是跟他儿子买对联了。父亲走了九年,母亲领着我和五弟六弟,还有我儿子,侄儿们回去拜祖宗。

母亲有空去外家了,外婆不在了,还有几个老舅父,母亲说,等舅父都老了,她就没外家可回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