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以西的年

   岭南的西边叫粤西,粤西的年真正开始时是年例。年例来了粤西的年味才正浓。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粤西的年路边宫庙门口,铺了一层层厚实的鞭炮纸碎,满地的红。

   粤西的年例,原先只是家里拜拜祖宗祈求一年风调雨顺,早冬六月有个好收成。那时候的乡村年例很静,各家各户端着三牲从家神拜到土地公,至宫庙的大神,这一切都默默地进行。拜了应该拜的祖宗和大神、土地公、灶公、门口公、牛棚鸡窝猪栏以及床头公,炒菜剁鸡一家人加上嫁出去的姑娘,刚好一桌,年味十足。

   八十年代开始,年例开始攀比起来了,你来了多少客人,我家摆了多少桌,谁家的年例没人来,有人躲年例去了,人面广人缘好的人,从新年的初三开始到年二十二,天天都在去吃年例的路上。年例变了味。过一个年,比当总统还忙。

   我家的年例,正月十七,十几年前,虽然搬到小镇里,到年例期也要半夜起来,回村里拜祖宗祭大神,周围的神公逐个拜,拜完了祖宗神公,原是穿着外套的,到最后穿了短袖。年例到了,也要摆几桌宴请亲朋好友们过来聚聚,交流一下感情,这年例本来是好事,吃年例了,好饭好菜好酒,大家畅怀开饮,席中敬酒劝酒,友情亲情浓了起来。喝酒了,坏事就来了。十几年前的一个年例,我的朋友跟五弟的朋友喝多了,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两个人打了起来,大家劝了下来,年例搞得不愉快了。

   本以为他们两个没事了,我们家还在收拾桌椅时,有人跑来我家说:阿哥,刚才打架的两个人各带着一帮又打起来……

   我和五弟出去救了架,并且宣布,从今往后,不再做年例了。

    春天给滨海大地换了新装,风轻轻地落到树的枝桠,吐出嫩芽,海堤的草尖也绿了……

    粤西的年例,演绎成一种文化了,电白、吴川、化州、高州,成了年例文化的重点区,年例一到,百花齐放,万紫千红。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