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随记

年初二,感冒一场,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一夜,初三日凌晨,竟然奇迹般痊愈,起来洗个冷水澡,把身上的臭味冲去,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了。

去读书时,无意吵醒家人,家人说:要你安静下来,就只能是大病一场了,眼睛还能动,你都不会消停片刻。

上午去镇文化站,跟回到小城的叔和余老师打了招呼,和骚年等几个朋友打打卫生麻将。

晚上,和叔在小城文化站小聚,叔不顾白天的劳累,写了一幅字送我。并给我的书房起了一个雅号:雨初书屋。

初四日,本来有几处地方吃年例没有去,上午陪琼妹和干女儿一行人喝早茶,下午和朋友阿国、阿文、阿深、骚年打打卫生麻将。

下午收到叔发来书房雅号的配诗。

己亥大年初三赠“雨初书屋”堂主阿哥

张慧谋

新泥雨初歇,细柳读书天。

闲田养春水,黛山出岫云。

平日无要务,博览百家文。

嚼字酿佳句,醉者何留名?

晚上,清源湾茶馆小聚。阿哥、留生、连春、骚年、保全、雨霖、阿国、阿文等。连春赠送一幅画,保全赠送两幅字。

大家海阔天空地闲聊,畅所欲言。聊起陈平原、饶宗颐、黄仁宇,东、西晋南北朝时代的文化,聊竹林七贤,说水浒里的林冲,鲁智深。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的,聊兴不绝,我这个粗人混在真正的读书人群里,也插上几句话,茶馆要打烊了,大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约定明天上午去连春家再聚。

回去路上,小城灯火斑斓,路边电线杆或树上挂着的灯笼,闪烁着浓浓的年味。

转到小巷口,路灯突然熄了,视线暗黑下来后,慢慢又朦胧微亮起来,抬头看小巷的上空,光晕渗透过夜色,小巷的尽头,可以依稀可见。

初三日得见叔这位德高望重的名师,得叔墨宝和为书房起雅号,受益匪浅。初四日粗人阿哥和真正的文人朋友谈读书,得益友指点迷津,等于阿哥前行时有了明月。

记起乡下有句老话:初三得见,初四得光,初五初六照通村。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1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