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访好友金龙

送顺成去酒店后,阿国去取车,我陪兴旺回四中北校区取车。

经过金龙海博美术馆,微凉的夜风拂面吹过,清爽心悦,突然萌生上去金龙的美术馆坐坐。对兴旺说金龙在吗?上去讨杯茶喝。兴旺说,周六周日金龙都在的,上去坐坐吧。


金龙的海博美术馆是租了别人的一层房子,在二楼,从后门的楼梯上去,楼梯的墙上挂着金龙的画,休息平台的墙壁挂着金龙写的字:海博美术馆。

美术馆四间房,一个大厅,三间房间。大厅是学生画画的地方,挂着很多画,摆着一些画架和教材。西边的小房是茶室,东面的两间房,外间也是教室,内间是金龙写字的地方。

金龙是一个帅哥,扎着马尾,是美术培训班的老师,二十七八岁。金龙的书法也不错,去年认识金龙,我和朋友喝茶,兴旺带来金龙,金龙带着一瓶红酒,大约听兴旺说我喜欢喝酒吧。那天晚上没喝酒,那瓶红酒又带回去。


到茶室坐下来,顿感全身散了架,蹲坐沙发不想起来。金龙说,喝杯茶吧。我说,金龙,我想写书了。金龙说,坐一下,喝杯茶再写。


金龙泡茶,简单的茶几,摆着一个简单的茶壶,几个茶杯。一杯茶香,慢慢品尝,茶汤润喉,清沁肺腑,瞬间,感觉整个世界停止下来,时间挂在旁边的旧挂钟上。


我对金龙说,我不会写字的,乱来的。金龙说,写字是靠感觉的,写字要看心态的。

去写书房写字,金龙割宣纸,纸质厚实,非常的好,一张纸切成六块,准备写半天吊式字法时,金龙说,等等,阿哥,我去拿手机拍照片。


写杜牧的《江南春》,涂了两张纸,都不合心意。其中还漏了一个绿字,写第三张时,金龙说,这张不错。自己看了几眼,还是不满意。再写一张,闭目默读: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脑里浮出一幅烟雨江南的画面,找回感觉,一挥而就,一气呵成,不过是半天吊式最差的一幅。


回茶室喝茶,喝了一会,金龙拿出沉香说,忘记点香了。二十四元一根的香。我问,是网上买的?金龙说,沉香老板送的,我哪里买得起。


点了根沉香,插在一块爬山时捡回来的石头上,一丝淡淡的幽香,弥漫整个茶室。金龙点了一支烟,闻到香烟的气味,有了想抽一根的念头。拿过香烟,点起烟,抽一口,忽然之间,心里的杂念和烦事,没了踪迹。

告别金龙时,夜风醉人。


图片来自好友兴旺和阿国,非常感谢两位兄弟当晚作陪和拍摄。

初记2019-3-9(晚22:30)电城旧居三楼静心斋

修编2019-3-17(上午10:09)斗门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2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