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写给父亲的散章断句

清明,写给父亲的散章断句

 1

 

三月里的诗,写一首给清风,写一首给父亲。

三月,父亲带着我梦里的笑容,去了天堂。

从此,父亲是天堂里最有乐趣的人。

三月的街头,我和母亲在等您;

我和母亲带着酒和烟,在您平时回来的路上等您。

三月的街头,满是泪,那是我和兄弟姐妹们想您的泪。

夜的街头,泪水染着霓虹灯的光彩,满街地流淌。

父亲,我们都在等着您从雨雾中归来;

披着一身风尘,依然坚毅挺拔。

父亲,我举着一碗酒,倚着雨幕等您回来。

一直等到夜漫过,等到雨停了。

我的眼睛盯着您要出现的地方,那里就剩下风雨和街灯的光晕。

手里举起的酒,成了三根点燃的香。

父亲,我知道,百花齐放的春天里,您并不寂寞,您不是忘情汉。

您会回来的,回来和我喝一碗酒,喝一碗父子情深的酒。

父亲,三月,我想您!

父亲,三月的雨天里,我思念您。


2

花开了几遍,枝头吐了绿晕。

细雨纷扰,雨声筛过山头的丛林,渗入父亲长眠的地方。

坟头的草绿了,父亲醒了,他起来爬到山的最高处,看着脚下的小城,看着海,看着山,父亲笑了,点了一支烟……


3

很多时候,三月里的梦,父亲成了主角

喝酒,下象棋,看电视,论国事,世间闲话,父亲的音容笑貌,在梦里清晰可见。

父亲,您可知道,您成了我生命剧本里的永恒主角。

您为我挡了无数的风和雨,虽然您走了,遇上风雨时,总感到您的温度还在。


4

半截短铅笔头,伴着父亲去了很远很多的地方,父亲用它改了无数份文件,记下了柴米油盐和经过的风雨。

很短了,短到几乎握不住了,父亲仍然不舍得丢了,去哪里,短的铅笔头跟着父亲,形影不离。

父亲说,花钱,要想到买米的钱,你爷爷说的。

父亲走了,那截短铅笔头,我收藏起来,放在身边,看到它,就看到父亲。


5

父亲随身带两盒烟,一盒五块钱的白沙,一盒二十三元的芙蓉王。白沙自己抽,芙蓉王给客人抽。

父亲喝酒,九江双蒸或是石湾米酒,更喜欢喝的是故乡的自酿米酒。

父亲说,米酒怎么样喝都不会上头,不会醉人。

其实,父亲喝米酒,喝的是故乡的水,米酒医治父亲的乡愁。


6

以前,父亲在远方,爷爷和奶奶在故乡长眠。

每年爷爷和奶奶的忌日,清明,过年过节,父亲都要回来,给爷爷奶奶磕三个头,上三支香,去远方的路途,父亲的脚步虽然蹒跚,但走得稳健,因为父亲有爷爷奶奶在心里,有家在心里。

到我去了远方,爷爷、奶奶、父亲在故乡。

他们成了神佛,成了我的归来的根。

一年里,我不厌其烦地回故乡,因为我的心里,有了爷爷、奶奶、父亲在。


7

 

父亲时常记着故乡的庄山,庄山是父亲心中的神圣灵山,踏上庄山,就等于回到故乡的内核。

现在,父亲一年四季都守着他的圣山,不再漂泊。

父亲,也许不久的将来,我和您一起守着庄山,等着远方归来的亲人。


初记2019-3-15(00:21)珠海雨初堂

修编2019-3-19(01:38)珠海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