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里的阳光

微笑里的阳光

 

1

 

喜欢每天清晨,蹲坐茶几旁边,闭着眼睛,全神贯注地听着水壶煮水的水沸声,哗啦啦的,仿佛是雨声。许久没有下雨了,心里迫切地期待着下雨,就算是下一场毛毛雨,也可以滋润自己已经干涸的内心。

有空时,喜欢去永新茶行坐坐,喝杯茶,歇歇脚。特别是越忙的时候,就越想去永新茶行。

永新茶行在井岸泥湾市场,既在旧城民居群,又是在市场,茶行门口早上人多,但坐在茶行里面喝茶,去是十分的安静。


老板永新是福建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人,客人买茶叶要写收据,就大声叫他老婆过来写,或者请喝茶的人写,就从来没有叫我写。

有一天我问他:你写收据谁都叫,就是不叫我,狗日的,是不是以为我也不认识字?

他嘻嘻笑着说,我真的以为你不认识字。

永新个子不高,一双眼睛整天闪着狡黠的光,见到人满脸的笑容,很亲切,我说他老是用这憨笑来掩盖他的奸诈,他说,就你眼尖,我这笑容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


在茶行喝茶,如果不习惯,会醉茶,坐在茶几旁,看他泡茶,其实也没什么技巧,但每道工序都做得那么精细。跟客人推荐茶叶,每个品种茶叶泡一道,喝了几个来回,满嘴的茶香,回到家里,身上满是茶的味道。


永新的茶叶,贵的有几千元一斤的,我去拿茶叶,他一般不卖贵的给我,大多是中等价格的。他说,差的茶叶不会给你,太贵的茶叶也不会卖给你。我说你看不起老子?他说,茶叶有得喝就好,喝的是心情,不是价格的高低和好差。我拿好一点的茶叶,要了漫天的价,你也会给,但这事我做不出来。我喝了一杯茶,放下茶杯,盯着他胖嘟嘟的脸,说:狗日的,你别跟我套近乎,你是经常做着这样的事的人,却经常把自己说得很高尚,很有情操。


永新满脸的认真:我说的是实话,实实在在地做生意,做生意是靠回头客,你骗了别人一次,就断了自己所有的生意。别看生意小,别小看一个客人,他可以带来很多客源的。

跟永新喝茶,学会了很多,比如说,半茶满酒,茶水倒满了,会溢出来烫到客人的手。也学到一点做生意的巧门,有没有生意,客人来都好声好气招呼。

潮汕人做生意精,福建卖茶叶更有一套。

 

2

 

前些天,去音乐剧院,手机没电了,到地下商场去租街电,买了一瓶矿泉水,走到地下商场出口时,中午的阳光灿烂,有些扎眼,湛蓝的,一尘不染的海和天空,就在出口对面公路。

 感觉有些累了,就到旁边的座位坐下来,这些座位是四张黑色的腾椅,一张黑色铁圆茶几,在出口走廊一字儿摆开。


  休息一会,看墙上的广告,才知道是一家西餐厅的座位,COMMUNE的标志。走出去拍了几张照片,回到座位坐下,来了一个帅哥,端来柠檬水,微弯腰,轻轻地点了点头,脸带微笑,非常有礼貌地说:请慢用。

我解释说:我累了,只是坐坐,休息一下。

帅哥露出阳光般的笑,轻轻地说:没事,坐多久都可以。

喝了微热的柠檬水,疲惫渐散。


一会,帅哥又过来轻声说:先生,给您再添点水。您方便的话,请光临本店,我们店的酒,种类众多,大多是自酿的酒,我们店在珠海有两家,在其它地方都有店的。

 喝完了柠檬水,走进店里,店的另一个大门对着大海,几扇敞开的大窗,大海的蓝,阳光的温度,海风的清凉,在店里都能享受到。


屋顶转着的吊扇,四周围的酒架,堆了琳琅满目的酒,装在透明玻璃樽里的透明液体,引人垂涎。面临这么大屋子的酒,我嘴巴成了“O”形,宛如刘姥姥进大观园。

另一个门口的矮藤椅,坐着许多悠闲的游人,他们喝着茶或是酒,惬意地享受着海风和春日的阳光,还有那片干净湛蓝的海和天空。

 


3

 

回到有书,没有故乡的地方。以前对远方是非常的向往,现在却不想去太远的地方,忽然发现自己,讨厌了旅途。

 高州朋友钟日娟老师推荐了《同志》到高州文艺刊发,非常感谢。收到了杂志,精美的纸质杂志,拿着很充实,看到自己的文字,放在头条,虚荣的心,有了很大的满足。

 斗门大信有个西堤书店,下午偷懒去书店读书,所有的尘土都在书店门口跌落。

 进了书店,自己就超越时空,短暂的时间回到数千年的各个朝代,或其它国家,与古人对话。

 出去时,提了两袋的书,不理它是哪个朝代的,只要是喜欢的书。

 西堤买书,东岸读书,南岸喝茶,北堤骑车。

 想去的地方,最好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