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葵树林

那片葵树林

 

 

正月十六日上午,去朋友家吃年例,经过外婆村前村的高脚葵树林,停了车下来,站在葵树林前,初春里的葵树林,虽然葱郁繁盛,和风吹过,树叶稀稀落落地沙沙摇曳着,仿佛在轻轻地叹息着。

很多人搬到路边起新房了。原来周围的房子,塌倒了,成了断垣残壁,野草菲菲。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却成了最萧条的地方。



这些地方,在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小时候曾无数次经过这里。有人说,小时的记忆是最清晰的最深刻的,就像电烙铁,把童年往事烙进脑海里。

我是外婆最疼爱的孙子,外婆走了二十二年了,关于外婆的记忆,一直刻在我的心里。

去外婆家有两条路,一条是乡道,是“红膏耍”路(红土路),直到当时的大队部,外婆家就在大队部旁边。

另一条路,要从我们村的“胶茶”(晒谷场)往西边的小河走,淌过小河,就是一片开阔的田地,高的是坡地,低洼的是水田。

过了河,从田地的任意一条田埂走,沿着一条叫底村的村子的村西边沿的村道走,不到二百米左右就到了外婆家。


底村村西边沿的村道,中间段有一处高脚葵树林,有着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传说,这片葵树林让人望而生畏,以前是非常神秘和诡异莫测的地方,不是万不得已大多时都绕开它而过。

   葵树林里,有女妖精,恶魔,凶鬼恶灵,这些都是听大人说的,每个人描述时生动形象,听者栗栗危惧,胆战心惊。说者信言旦旦,俱说亲眼所见。

我也听了许多人讲述,让我对葵树林更加的恐惧,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和遇到过他们所说的那些东西。

   年少时比较调皮,每次犯错了,母亲追赶我时,那个时候,葵树林是我救命稻草。我逃跑时,一般不选择平坦的乡道,因为那里没什么障碍,几次跑不到一半,就给母亲抓到我这个屡教不改的“逃犯”。

逃跑的路线选择小河那边的路,其一,纵横的田埂有利我逃跑。其二,母亲也畏惧那片葵树林。每次我从葵树林跑过,母亲不敢追了,我拼命地再奔驰一会,也就可以到了外婆家,到了外婆家,就安全了。

后来,葵树林成了人们歇脚的地方,赶路累了,或干农活累了,葵树下,喝口水,歇一会。

过了不久,葵树林成了青年男女约会拍拖的乐园。

再后来,我和几个小伙伴,到葵树林窥探别人拍拖,或到葵树林捡鸡蛋。大多时候,都是玩“捉迷藏”,或是玩打野战的游戏。

外婆夏天时会去砍几枝葵叶回去,放村口的鱼塘里浸泡几天,然后捞起来,用剪刀剪成扇形,再放到门口的平地,搬几块红砖,压在葵扇上面,压了几天后,拿出了的葵扇平直了,从针线箩里拿一块小布条,沿着葵扇的半圆边用针线缝好,一把葵扇就做成了,坐竹林底下,或树荫下,扇几下,风凉凉的。

流浪外面的红尘世界,遇到过比葵树林更加恐惧的地方多了,每次都能险里逃生,渐渐地习惯在险恶中生存了。

这片葵树林,现在看起来,非常的亲切,站着葵树林底下,除了一些野草,没有什可怕的东西,大概大人们所说的那些东西,也耐不住寂寞,跑到别的地方讨生活去了。

 明媚的春光里,几缕清风拂面而过,感到脸颊一阵温暖,我在想,也许这是外婆的手在抚着我的脸吧,忽然间,我看到外婆慈祥的面孔……

                   

初记2019-2-20电城旧居三楼静心斋

修编2019-3-29(晚23:43)雨初堂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4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