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来一场春雨

从博贺回到小城,看到天上的乌云密布,凉风习习,就想到进家桥看雨。

去了家桥农庄,家桥去水东了,没有客人,庄园里除了家桥新养的孔雀咯咯咯啼叫声,偶尔几声鸭子的叫声,更加显得庄园的空旷和寂静。午后的暮晖中,远处的山岭剩下黛蓝色的轮廓线。

乌云虽然把天空压得很低,但完全没有压迫感,心里仿佛看到一场在梦中萦绕了无数次的春雨即将到来。

和好友阿国、老高行走雨塘堤,野草菲菲的仟佰间,庄园里的花和草,随着微风摇曳,它们也跟我一样,等着一场乡野间的雨。

绕着庄园走了一圈,回到入口处时,来了几滴雨珠,下雨了,我心里一阵欣喜,等了几天,终于等来雨了。

开始的雨,疏而稀,只飘了几点,回到喝茶的棚寮,阿国煮开了水,泡了一壶铁观音茶,水滚了,茶香的味儿洋溢整个棚寮间。

棚顶响了,是雨声,先是几滴,稀稀拉拉的,棚寮前的两个水罐面,荡起几朵小水花,棚寮屋檐的水滴,先是一滴滴的,随后成了一条优美的细线。

棚寮的地面,慢慢湿润了,棚顶的雨声,密了,滴滴答答的,好像千军万马奔腾而过。

棚寮檐挂起了千丝万缕的水帘,百香果的藤蔓,雨水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银珠。

从棚寮的这端走到厨房那端,享受着雨声。下雨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家桥农庄都是一幅构思自然秀丽的画轴。有雨的庄园,更加安逸恬静。

从屋里的窗口往外看,雨雾中,菜园葱绿欲滴,生机勃勃,满园春色。

平躺棚寮的大木板长櫈,聆听棚顶的雨声,雨水落地的声音,桑葚园的雨声,天籁般的雨声,有着脱俗的感觉。

悠闲的雨,不急不慢,慢慢洗刷着心里的凡尘俗事,心灵得到了雨声的陶冶,整个庄园都是雨声,整个庄园都是我的心情。

来了几个客人,是来取东西的,雨水把她们的春意撩起:这雨好啊,没了灰尘,农庄洗干净了。

此刻,一杯茶,一罐雨,一束花,一种心里,静。

下雨了,一切都返璞归真了,听雨,读雨,看雨,都有了。

有雨的春天,所有的绿回来了。